2009/12/26 负面情绪的价值

Jim:今天晚上的问题与情绪有关。我们将爱与恐惧辨识为相反的对立面,我们想知道是否所有其他的情绪,例如嫉妒、愤怒、疑虑、贪婪、贪食等等,它们都是爱与恐惧的某种程度的混合物吗?我们是否能够正面地使用这些原以为的负面情绪呢?如果我们工作这些情绪,我们是否可以从中获得一些益处呢?当我们观察到我们日常生活中经历的各种情绪时,我们可以使用什么样的灵性原则呢?

2009/02/14 偏见(运用平衡冥想降低扭曲)

来自G的问题:我正在研读《一的法则》并在平衡练习上进行工作,我对该平衡练习的理解是这样的:

当在一天的结束时或独处时,在心智上进行检查,就好像用一个外科医生的手术刀一样,去检查你能够记起来的每一个偏见。尝试去精确地回忆起在经验性空间/时间的清醒状态上被自我持有的偏见与品质。有意识地观想,感觉并再一次成为那个偏见。慢慢地强调那个偏见直到它充满了你的存有。接着,观想相反的极化偏见。不要从心智上去创造这种偏见,而是一直等到它通过自然发现的过程从你自己的内在被唤起。允许这种相反的偏见充满你的存有直到它和你最开始感觉到的偏见以一样的程度被强调。接下来观想一个被两种偏见同时充满的图像。

我的问题是,在这种冥想中,使用的词语「偏见」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