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光研究中心简史

编按:

本文来自《活出一的法则》的前言部分,作者为卡拉·鲁科特。

我从事幽浮研究迄今已超过二十五载。我尝试保持全然开放的心胸去接触这份研究,所以并不认为幽浮的证据太少或太荒谬。尽管这种研究作法的结果可能看起来有点荒诞无稽,但它本来就是收集一连串荒诞无稽的数据而来的。这理论的可取之处在于后来的实验报告结果都逐渐与它一致。有一件事情要记住:如今在科技上,我们视为稀松平常的每件事,在过去一百年间皆被当作既荒谬无理又不可能办到的事情,现在也不晓得幽浮(UFO)超前我们现今的理解可能有几千年以上。*

(*原注:唐‧艾尔金斯1976年写在一张未出版、有待完成的手稿上。)

我献给你们的《活出一的法则》是过去五十年来在爱与光研究机构完成的报告。它始于唐‧艾尔金斯(Don Elkins)在1950年中期的研究。艾尔金斯生于1930年,他是彻头彻尾的科学家,也是物理学家、机械工程师,同时是在路易斯维尔大学的快捷科学学院任教多年的教授。他教过书,担任过地方飞行服务的有照飞行驾驶员,还把零碎时间花在广泛阅读形而上学、新科学、属于边缘地带的超自然研究和不明飞行物体上。

艾尔金斯从令他沉迷数年的研究领域展开调查,那就是转世轮回(reincarnation)。他的研究让他知晓东方世界,包括佛教徒与印度教徒,他们认为灵魂花了长达数千年的时间重复轮回转世来累积经验,并且搜罗他们学习和努力的果实,扩展他们的无限以及永恒的心灵。

他也明白耶稣基督所属的犹太文化相信轮回是人生的真相。的确,早期教堂的神父出于自己的理由,小心翼翼地尝试移除圣经提到轮回的所有部份。然而这却有迹可循。马可福音第六章就有个例子,人们猜测耶稣是谁。有些人说他是施洗约翰,其他人则说他是先知以利亚「死而复生」。

艾尔金斯决定借由让实验对象催眠回溯的方式来探究轮回假说。他催眠引导两百多位实验者,这批实验者有各式各样的年龄层与生活条件,他提出关于这辈子出生前经验的问题来问他们。

实验者的前世经验包罗万象。极少部分的人前世出身于名门。大部分的实验者描述的是身为一般人辛勤工作的前世。他们的前世可能在历史记载的任何时代,不过他们的前世细节绝大多平淡无奇。无论身处哪个年代、甚至是原生星球,其家庭、家族、追寻跟服侍的主题和当事人的情况皆吻合。

其中的特殊案例饶富兴味。在一个值得注意的个案里,实验对象描述他曾是一只跟人类同样大小的白鸟。原来他重温了在亚特兰提斯的经验,亚特兰提斯是柏拉图曾提到过的一座大陆,很久以前便在大西洋沉没了。我们其他的研究则显示,亚特兰提斯人运用水晶科技创造了许多组合式形体,例如半人半鸟、半人半狮等等。像是埃及巨大的狮身人面像和许多幻想出来的神话怪兽都是在史前时代创造的组合式形体。

艾尔金斯完全相信轮回理论确实有依据,他从五十年代中期转而开始研究崭欣领域——接触幽浮(UFO)。他利用闲暇之余和肯尼士‧阿诺德(Kenneth Arnold)、乔治‧亚当斯基(George Adamski)以及乔治‧杭特‧威廉森(George Hunt Williamson)、盖瑞‧巴克尔(Gray Barker)、丹‧弗雷(Dan Fry)、奥尔斐欧‧安伽路奇(Orfeo Angelucci)等人通信,这里仅仅列出在这段期间跟他谈论过幽浮的少数人。

所有幽浮目击者都告诉艾尔金斯外星人主动接触他们的故事。虽然目击者看到的太空船形状与外星人外表不尽相同,但他们的故事仍有共通之处。一位目击者继而补充说地球行星快速地朝伟大转化和意识转换的时间前进,并且将成为一处天堂乐土。他们说意识转换与一个选择有关。一位宾夕法尼亚州的目击者以简单的方式说明他与外星人接触所看到的:「假使人类不觉醒,进而选择用不同的方式生活,末日就近了。」

现在我们无法从官方资源得到关于幽浮或是接触不明飞行物的可靠报告。地球上的政府已经把著名幽浮学学者J.艾伦‧海尼克(J. Allen Hynek)的「嘲弄盖子」盖在UFO资讯上头。一群龙蛇混杂的阴谋论次文化爱好者便在缺乏完整真相的情况下出现,而来自「主流」阴谋论资源的资料则诉说着一个基于黑暗、充满恐惧的故事,这样的故事在某些情况下属实,却又不尽然符合关于幽浮的真相。的确,所谓「好人」与「坏人」的数量是相等的。

在这期间,我们在媒体上瞥见的外星人就像是情境喜剧小说中的魔克(Mork)和阿福(ALF)一样,科幻小说和戏剧里的好人或坏人如同《星际之门》(Stargate)连续剧中的亚格斯特(Asgard)与勾奥德,或者是在商场贩售给大众的小绿人商品。如今我们早就习惯把外星人当作无伤大雅的卡通人物。

幽浮的资料是在「外面」的,就某种程度来说,正统的研究应该有充分的证据。例如,海尼克在西北大学搜集的「UFOCat」资料库拥有物理上的降落痕迹资料,包含数百种着陆的痕迹记录。这份资料听起来足可让研究者衡量是飞机着陆还是传说中的幽浮访客留下的印记,不过,与目击者交谈之前,我们靠电脑比对就能知道目击者会如何描述不明飞行物的外观。根据电脑资料的预测准确度非常有说服力,降落在地球上造成的凹洞正可以解释真实存在的飞行器,人们不会误认为是地球上的飞机。某个存有正造访我们,某件事正在发生。

如果你想阅读唐‧艾尔金斯和我对这阶段研究的总结,我们1976年出版的《幽浮的秘密》一书已经详述过了。你可以在书店或在我们的网站:www.llresearch.org购买。

艾尔金斯持续研究、与他人保持联系。1960年他认识了哈洛‧普莱斯(Hal Price),普莱斯是在路易斯维尔市的福特汽车工程师。他从密西根州的底特律搬到路易斯维尔。他在底特律的时候是一个叫做「人类、意识与理解」的玄学组织成员,该组织通称为「底特律小组」。

小组领导者―华特‧罗杰斯(Walter Rogers)与幽浮曾有近距离接触,他在这个经验之后开始接收通灵而来的灵性讯息,并且谨慎地作记录。他把抄下来的资料写在一本褐色笔记本上。艾尔金斯读了这些资料后,发现设计与罗杰斯在密西根一样接收外星讯息的方法。唐决定从他的物理课挑几位学生进行实验。他让十二位年轻人每个礼拜静坐冥想一次。在褐色笔记本里的指导原则要大家尽可能进行团体静坐,将脑海中浮现的想法直接说出来。不过,艾尔金斯却告诉参与者,这只是团体静坐冥想的实验。

我是从念路易斯维尔大学的男友那边得知这个静坐团体的,我十九岁的时候也在那所大学读文学。因为我想参加这团体,我的男友就带着我去见艾尔金斯,他也同意我加入。

我们从1962年开始定期聚会,成员包括艾尔金斯、哈洛‧普莱斯与其妻―乔、十二位年轻男子和我。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艾尔金斯物理课的工程系学生开始产生资讯。这些资料跟底特律小组的玄学资料非常相似。

然而,问题就出在进行这种实验的方式不符合科学。罗杰斯在我们定期聚会的六个月后来到小组,以「通灵」的方式传递外星讯息给小组,讯息本来想透过路易斯维尔小组的成员传达他们的宇宙思维给整个小组。他们想知道冥想者为何没发出讯息。虽然罗杰斯的通灵讯息刺激了年轻的路易斯维尔小组进入下一阶段,却也干扰了这次实验。

之后,我们的团体在冥想状态下开始自动产生讯息,这也就是今日所谓的通灵状态。我们的资料是不被科学所接受的,但艾尔金斯教授认为这些搜集到的资料相当有趣,继续实验下去、尽可能地接收讯息是很有意义的。

艾尔金斯和我在1970年成立爱与光研究机构,在这个领域里,我们一起把这研究变得有模有样,继续艾尔金斯的研究直到今日。我们从九月到五月之间每月都有两周一次的公开通灵聚会,分别是在路易斯维尔区域的第二周与第四周的星期六晚上八点。我们会在 www.bbsradio.com 广播并且每周更新通灵内容。我们邀请大众收听广播或是直接在肯塔基州加入我们。我们至今都还在搜集通灵资料!

我们每个月也有两次开放的静坐冥想,分别是第一周与第三周星期六的晚间八点。

在六十年代,我不是刻意学通灵的,只是单纯喜欢安静、喜欢在其他人通灵时聆听「宇宙布道」。不过,1974年我离婚后,就开始在艾尔金斯底下担任全职的图书管理员与研究员,接着最后一位通灵品质比较好的灵媒由于搬家脱离路易斯维尔小组,艾尔金斯便要求我学习如何通灵。短短几周内我就产生讯息了。

我开始对如何更佳地传讯感兴趣,于是展开一段从内到外的漫长研究,研究什么因素可以造就一场优质的通灵集会。

至于是什么让我通灵功力在短期内进步神速,你也许可以说,那是因为我对传递通灵讯息变得比长期浸淫研究工作还感兴趣。

最后我们团体产生的讯息开始有它自己的特质与力量,所以我和艾尔金斯愈发地关心这份通灵资料。我把这段经历的报告写在爱与光研究机构出版的《通灵手册》里,在我们的网站上可以免费取得或列印。

我和艾尔金斯于1980年邀请吉姆‧麦卡提(Jim McCarty)加入,他出生于1947年,拥有教育学与社会学的学位,他长期参与我们的冥想,并且格外地和我们相处融洽,他也参加了研究小组。他同意爱与光研究机构由合伙的关系转型为非营利慈善机构,以麦可卡提的非营利公司―岩溪实验室股份有限公司作为我们合并组织后的实体。我们保留爱与光研究机构当作出版刊物的名字,因为我和艾尔金斯在1980年以前就使用这名称写作与出版,人们已经习惯这个称呼了。

麦卡提加入我们三周之后,我在一个「密集」或者是进阶教导的时段里进入出神状态,那时我已经接受与自称为Ra的团体存有接触。有鉴于先前所有的资料都是有意识地制造出来的,接下来一切的资料也都是保持觉知状态来接收,当我在每场通灵集会成为Ra的管道,一开始便会进入昏睡或是出神的状态,反而是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接收讯息。

Ra的资料具有深刻的洞见与内在的一致性。这份资料呈现了一幅人类也置身其中的惊人宇宙图,这张图就位于研究报告的核心。

在电视科幻影集《星际之门》里还有埃及的神话,Ra是以鹰首形象为名的太阳神。Ra的团体谨慎地消弥任何神话与自身之间的相关概念。他们形容自己是来自地球之外「一的法则谦卑的使者」。他们提到一位有名的法老―易肯纳顿(Akhenaton)想要与他们的教导兼容并蓄,然而,这教导的哲学性胜过宗教性。正如你所见到的「一的法则」这个名称,他们的哲学理念就是,万物皆为一体。宇宙和万物都在同一个系统里。只有造物主与一个合一的生命存在。

易肯纳顿的一神教导是场革命。在基督与穆罕默德的数千年前,埃及人与世上其他区域的人都是多神信仰,因此他们自己的领地皆是如此。但是易肯纳顿是拥有至高权力的法老,他在一生中成功地将多神信仰改为一神信仰。当祭司阶级开始恢复埃及传统的多神信仰之前,他的肉身甚至没被制作为木乃伊。

同时,根据Ra的讯息,他们曾经以肉体的形态出现在埃及人面前并协助建造大金字塔。他们自称建造古代世界的七大奇迹之一的金字塔是靠意念,但却让金字塔看似出于人类之手建造。他们希望创造一个点化与疗愈的地方。他们想让所有进入金字塔的人不分贵贱都能运用金字塔的力量。可是,在易卡纳顿过世之后,他的继承者出于财富与权势的考量,只有贵族精英阶级、朝臣与祭司才能使用金字塔。这已经背离了Ra的初衷。他们了解到自己的介入已经造成了意外的结果,于是他们的肉身便离开地球,转而以其他方式协助人类。

为什么Ra想要帮助地球呢?在西元前1350年——也就是3300年前——埃及的第十八王朝,身为服务无限造物主的星际邦联成员,Ra的团体已经预见我们几乎抵达76,000年的轮回循环终点了。他们看出我们在前72,000年时期尚未开始真正地互相友爱。他们晓得,即使人类还没办到,地球几乎准备好收割了。时光稍纵即逝。

1981年当Ra的团体跟我们的研究小组接触时,他们十分感激有机会能分享自己的故事和想法。唐、吉姆和我投注所有的精力与Ra通讯,我们甚至在当时就把这件事情当作非比寻常。

与Ra的通讯在1984年终止,那时唐‧艾尔金斯去世了。我和麦克卡提还是维持固定集会,提供通灵与教导的机会,并且继续我们古怪的研究。我们知道这项研究具有可信度,也对我们有帮助。于是集结成《一的法则》第一册到第五册,有些人也称这套书为「Ra资料」(The Ra Material)。除了这些特殊的出神记录,这些年来我们还不断搜罗了超过1500笔有意识的通灵记录,直到今天。

在我们的网站可以获得这份资料的内容,这份资料也让我的人生变得更好。四十几年来,我全神贯注地研究、思索和尝试活用其原则。Ra资料提供了宇宙奥秘的诸多解答。它将今生的生活置于一个更大、更令人满意的情境。并且提供一幅也囊括我们的宇宙图像,生气勃勃却又充满无穷潜能。这毋须要求我放弃自己的基督教信仰、或者要任何人放弃自己的信念或信仰体系——不论他们有无信仰。与其让这些宗教信仰作废,Ra的团体和其余星际邦联的团体反而将这些信仰放进在一个更大的情境中,并且予以极大的尊重。

这比较像是,你终其一生以为自己身处于镇上唯一的商店,然后发现一张「你在这里」的地图,这张地图却显示,你只是在一个非常大的商城里其中一个商店罢了。于是你感到释然,心情振奋地开始获得这张较大的拼图、接着开始把许多片段概念拼凑起来。

你可以随时停止阅读本书来参照本书概述的原始资料,《一的法则》的记录资料还有我们有意识的通灵记录都可以免费在我们的网站获得:www.llresearch.org。

由于原始的资料是如此难以理解,许多人便要我写一本书,更为直接了当地解释其中道理。因此我写这本书的目的在于消弥隔阂。我希望你能充分享受这趟阅读之旅!

卡拉‧莉丝贝‧鲁科特

(Carla Lisbeth Rueckert)

于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市

2008年11月1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