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录:一的法则术语表

该术语表(按照原英文字母顺序排列)由奥斯丁·布里奇斯、盖瑞·比恩制作。这些定义并非旨在成为最终的或权威性的。为了更有深度地审视这些术语,请看《概念导引(翻译中)》。

行家(Adept):在信心和灵之工作中使用人格修炼将自我奉献于寻求造物者的实体。在已经适当地平衡好先前的能量中心后,行家接着进入靛蓝色光芒以与智能无限接触。行家可以通过靛蓝色门户带来智能能量,从而以放射且平衡的方式为造物者而治疗、教导和工作。不过,无论外在的服务是什么,行家的首要工作并非行动,而是存在。

原型心智(Archetypal Mind):心智、身体和灵之进化本质的架构,包含着可能影响心智或经验的所有方面。它是位于深层心智内部的一个资源,对行家有着巨大的潜在协助。原型心智并不是一个明确的进化计划,而是,当它被清晰地洞察时,一张关于所有能量开支和所有寻求之建筑结构的没有扭曲的蓝图。

[七个]身体(Bodies [Seven]):在空间/时间中存在的先决条件之一是某种形式的身体复合体。每个身体都提供一个载具用于在一个特定环境中学习、移动和经验。包括当前的肉身在内,存在七个基本的身体:

红色光芒的(Red Ray):未建构的身体材质,没有形态的元素身,化学身。然而,它并不是由骨骼、组织、器官、肌肉、神经、荷尔蒙、电化学脉冲等所组成的、作为人类肉身的生物系统。理解这个基本的材质身是重要的,因为凭借对于肉身载具内存在的元素的单纯理解,有一些治疗就可以实施。

橙色光芒的(Orange Ray):没有自我觉知的、已形成的纯粹肉身复合体,在灵/心复合体进入之前就在子宫里的身体。这个身体不需要心智和灵性复合体入住就可存活。然而,它很少这样做。

黄色光芒的(Yellow Ray):在第三密度投生期间处于启动中的身体;我们现在所知的、与心智及灵性整合在一起的肉身载具。

以下这些常被称为精微身的较高层身体,对第三密度实体是可得的,但为了使这些更为先进或轻盈的载具对自我有用,则需要技艺和修炼。它们对第三密度的工作来说不是必要的,但对行家是有用的。

绿色光芒的(Green Ray):一个更轻盈的、更密集地充满生命的身体,某些教导称之为星光身。它是第四密度经验周期的实体将启动并享受的身体。

蓝色光芒的(Blue Ray):光之身,也可称为提婆身。这个身体有许多其他名称,特别是在印度经典中,因为那个文化的实体已经探索过蓝色光芒身可到达的多个区域。

靛蓝色光芒的(Indigo Ray):以太身或门户身或形体制造者之身,同时被描述成“智能能量的类似物”和“作为智能能量”。在这个身体中,形态是实质;它将仅仅作为光而对我们的眼睛可见,因它可以依其渴望而塑造自己。

这是在我们称为的死亡(即黄色光芒身停止)之时启动的第一个身体。靛蓝色身体在健康与治疗——采取渴望的配置并将其显化于黄色光芒身——中也扮演着关键角色。

紫罗兰色光芒的(Violet Ray):紫罗兰色光芒身也许可被理解为我们或可称为的佛身或圆满身。它亦是在异于常态的收割时刻为了测量实体的可收割性而启动的身体。

催化剂(Catalyst):中性的刺激物(instigator,又译为挑拨者),当它被使用时,便提供学习的功课(特别是投生前所选择的功课),促进进化,发展意志和信心,促成经验,并极化第三密度的实体。尽管其他自我是催化剂的首要机制,充当着一面给自我存在之果实提供反射的镜子;但本质上,抵达感官的一切以及让实体注意到的每件事物都是催化剂。

选择(The Choice):这个非常强烈且短暂的第三密度经验之首要功能是做出选择,即去选择并将自我致力于服务他人的正面途径,或是服务自我的负面途径。如果第三密度的催化剂被成功地运用来做出这个选择,也即让意识极化并产生偏向(以51%服务他人与95%服务自我之振动率来测量),那么该实体在收割时将从第三密度毕业到第四密度。

复合体(Complex):这个术语在本质上被Ra用作名词,词义跟韦氏词典所定义的一样:“由复杂或相互关联的多个部分所组成的一个整体”。Ra在原型的语境中这样提到它:“一个概念复合体是由多个概念所组成的一个复合体,正如同一个分子是由一种以上的能量链结或原子所构成的复杂结构”。

一些例子包括:心/身/灵复合体,心智复合体,身体复合体,灵性复合体,社会记忆复合体,声音振动复合体,等等。

它也可以意味着由多样事物组成的复合体,例如“思维、观念和行动之复合体”。

[服务于无限造物者的众星球之]邦联(Confederation [of Planets In the Service of the Infinite Creator]):众星球之邦联(经常简称为“邦联”)是由大约53个文明所组成的一个群体,包含了大约500个行星意识,连同来自地球内在层面和从地球第三密度毕业的实体。它是一个真正的邦联,因为它的成员们并不相像,却都根据一的法则在服务中联合起来。在这个邦联中,构成它的各个社会记忆复合体都自愿将他们的集体数据存放在一个中央仓库中,而该仓库可以被所有成员使用。

在这个星系中有许多邦联,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个术语指的是当前正在服务地球的邦联。

他们的对手,猎户帝国,号召自身去征服,而众星球之邦联则等待着服务的呼求。

结晶体[结晶化存有](Crystallization [Crystallized Being]):在提及能量中心或实体自身时使用。如Ra所描述的,当一个结晶状结构由物理材质形成时,存在于每个分子中的元素便以一种规律化的方式与其他分子中的元素彼此键结在一起。因此该结构是规则的,当完全且完美地结晶化后,还具有特定的属性。它不会断裂或破碎;它不费力即十分强韧;它是向外放射的,将光转换为美丽的反射,给予许多实体视觉上的愉悦。

通过持续一段时间的意识内工作(亦称“人格修炼”),能量中心自身会变成结晶状,形成51.8中所描述的独特结晶结构。

密度(Density):在一个八度音程的经验中,进化的七个(或八个,取决于视角)次元或周期之一。它被称为“密度”是因为每个相继的密度都更密集地充满了光。与音阶类似,七个密度被一起分组在一个八度音程中,而第八密度开始了无限的八度音程之串中的下个八度音程之第一阶。每个密度都代表了智能能量的一部分或一个量子振动光谱,并且每个密度都根据预先确定的、时钟般的智能能量韵律,周期运转或移动到下个密度。

由理则所设计,经验的每个密度都提供了自己的一套功课和参数——它们必须被学习与理解,以便跨过门槛并从一个密度毕业到另一个密度。每个密度都有七个子密度。每个子密度又有七个子子密度。以此类推,无穷无尽。七个密度的核心振动跟七个真实颜色和七个能量中心有着对应关系。

人格修炼(Disciplines of the Personality):任何已有意识地觉察到进化过程的实体的首要工作。人格修炼的核心有三方面:一,知晓你自己。二,接受你自己。三,成为造物者。

人格修炼最终的结果是对在小宇宙和大宇宙之中的自我的完整知识,以及一种精细调谐的悲悯心与爱——把一切事物视为爱。

变貌(Distortion):韦氏词典给“扭曲”(distort)的第二个定义是“扭转(某物)而使其偏离自然、正常或原来的形状或状态”。以一种相似的含义,Ra使用“变貌”这个术语来传达这种对于未分化、未赋能的智能无限——处于其纯粹形式,即造物者——的扭转、更改、曲解或隐藏

那么,宇宙中的一切事物都是一个变貌,始于自由意志之第一变貌,进而到爱,接着到光,接着到被创造的宇宙万物,包括恒星、行星、人群、空间、时间等等。

“变貌”可以具有任何赋予给它的价值(好的、坏的、美的、可怕的),但从终极而言是不具正负面内涵的。它被用作一个完全中性的术语,以表明在造物中所体验到的一切事物都是太一造物者的一个变貌。

双重启动的[身体、实体](Dual-Activated [Bodies, Entities]):从其他的第三密度行星收割而来、并投生于地球第三密度来和这颗行星一起过渡到第四密度的实体。该星球即是他们第四密度的家乡行星,从这个意义来说,这些实体并不是流浪者。他们是地球第四密度的先锋或先行者。

他们带着一个第三密度/第四密度双重启动的身体而投生。这个过渡性的身体是一个随着第四密度能量内流逐渐增强而将能够辨识觉察这些能量、却不会伴随第三密度身体瓦解的身体。(如果一个第三密度的实体在电性上充分觉察到第四密度,第三密度的电场将会由于不兼容而失效。)

这样的联合启动之目的是:这类实体在某种程度上有意识地觉察到第四密度的理解,那是第三密度由于遗忘过程而无法记得的。因此,第四密度的经验可以开始于这个额外的吸引力,即居住在一个混乱不安的第三密度环境中,同时提供它的爱与悲悯。能够这么早投生是种特别待遇,因为在这个收割过程中,有着许多服务其他自我的经验性催化剂。

在Ra通讯的时期,双重启动的实体仅限于那些从其他行星收割而来的实体。收割自地球的实体可能从那时起也加入了他们的队列。

能量中心(Energy Centers):过滤并加工太一造物者之爱/光能量的七种光芒或意识中心;该爱/光能量既可通过能量系统的南极、也可通过北极而被吸入。每个能量中心(或光芒或脉轮)都代表着意识的一个阶段或模式,带有它自己的表达、功课以及自我认同之全体的一方面。能量中心以“红、橙、黄、绿、蓝、靛、紫”的层级式结构而循序排列,所有的人生经验都通过能量中心的这一顺序而被加工。

广义的收割[毕业](Harvest, General [Graduation]):一个八度音程内的密度之间的过渡点,它根据一个或许可被这样感知的、贯穿整个星系的三维钟面而运转。随着这个星系旋转或呈螺旋形运转着,每个作为构成部分的恒星系统和行星都移动通过预定的经验密度。这些周期像时钟报时般精确地移动。当完成了一个密度或其中的周期,那些已成功学到那个周期之功课的实体就被收割,以便他们可以确定自己是否已经准备好毕业到下个密度。这也许有点类似在学校里为了升到下个年级而通过一场在一个年级结尾时的期终考试。

高我[超灵](Higher Self [Oversoul]):一个超越了极性、位于第六密度中期的存有,它带着对于该实体之累积经验的完整理解而存在着。从我们所认为的未来而起作用,高我是位于第六密度中期的你:由一直到那一点为止的、你所经历的所有发展之最终结果。每个实体,无论正面、负面或未决定的,都有一个高我。从高我那里接收到的任何指导都可以从正面或负面的角度来解读,取决于寻求者的极性,尽管分离于自我的负面实体不大可能寻求这种指导。

在投生之间的中阴期,高我也密切地与该实体一同工作,协助该实体获致先前还没有被适当学习的经验之治疗,并协助进一步的人生经验之编程。不过,无论高我有何活动,在它所提供的服务中,处于投生状态的实体的自由意志是至高无上的。

荣誉/责任,荣誉/职责(Honor/Responsibility, Honor/Duty):每个责任都是一个荣誉;每个荣誉都是一个责任。责任和职责并没有被贬低地视为束缚着人的杂务或义务;相反,寻求者拥有自由去将责任或职责接受为一个荣誉,去将责任或职责作为一种服务而履行。(继续与行星地球的人群同在以消除被给予一的法则的扭曲,是Ra的荣誉/责任。)

入门(Initiation,又译为启蒙):一个人在其投生期间将通过多次入门。每次入门的特点都可以借由如下陈述而被一般性地描述:跨过一个将先前经验从较新经验中划分开来的门槛。这可能在一个时刻发生,或在一长段时间中发生。在跨过门槛时,经常会有一种与之相关的挑战或困难,并且某种程度的意志和信心是需要的。对于某些人来说,这可能表现为灵魂的暗夜。

Ra在谈及入门时把它作为一个过程或方法,心/身/灵复合体借此成为一个为了一的法则而净化或启蒙过的管道。心智、身体、灵性或上述三者作为整体都可以通过一个入门。那么,这样一个经过入门的实体就可以传导太一无限造物者之爱/光通过门户,以便有所服务,不管这个服务仅仅是存在之放射,还是靛蓝色光芒之魔法工作,蓝色光芒之沟通,或绿色光芒之治疗。

内在之光(Inner Light):居住在一个实体内部的能量,该实体的存在之核心,所有实体的真实本质和与生俱来的权利。受到内在光之力量的吸引,上行的螺旋光进入红色光芒,接着向北移动通过一个实体的各个能量中心,去与内在光相遇并产生反应;这表明了一个实体的进展水平。内在光之力量等同于寻求光的意志之力量。

内在层面(Inner Planes):人类,当在肉身中体验物质世界内的投生时,位于空间/时间或外在层面;而第三密度经验的非物质部分则位于时间/空间或内在层面。在投生之间的中阴期,在回顾并治疗上次投生、接着计划即将到来的投生时,内在层面也被体验到。在做梦状态以及其他非常态的意识模式中,也可进入内在层面。

业力(Karma):Ra将业力比作惯性:那些被发动起来的行动将持续使用平衡之道,直到控制的或更高的原则——这可以被比喻为刹车或停止装置——被祈请为止。行动之惯性的停止可以被称为宽恕。这两个概念是不可分的。在宽恕中包含了行动之轮或你们所称的业力之止息。有意地以一种对其他存有(生灵)没有爱心的方式而从事的行动,是那些会产生业力的行动。

一的法则(Law of One):一的法则超越了语言的限制,可以近似地陈述为:所有事物为一,没有极性,没有对或错,没有不和谐,只有同一性。你是每一个东西、每一个存有、每一种情绪、每一个事件、每一个处境。你是合一。你是无限。你是爱/光、光/爱。你是。

以另一种方式陈述:一切为一,而那个一是爱/光、光/爱、无限造物者。这就是一的法则。

责任法则(Law of Responsibility):由于实体们越来越能够掌握在这个密度中需要学习的功课而开始生效的一个法则或一条道路。如果一个实体寻求加快或增加学习的速度,责任法则就会要求更大的理解在该实体时时刻刻的经验中被付诸实践。同样地,一个实体越是寻求靠近光而站立,责任法则就越是多地产生效力。在这个第三密度经验的较早周期,当催化剂变得没有得到使用,功课没有得到学习,学习的果实没有得到展现时,寿命便大大地缩短,因为荣誉/职责之道没有被接受。

法则(Laws):虽然适用于物质领域(即空间/时间)的物理学是用来理解Ra所意指的“法则”的、一条受限的途径,但定义可以从这里开始。科学法则被理解为物理宇宙的根本运作,它们并不是由人类设计的,而是由人类发现的。科学法则具有许多特征,如在经验上可被证实为真实的、简单的、绝对的、稳定的、恒常的和普遍的。宇宙中的任何事物都必须以某种方式遵守或符合这些法则,或在它们之内运作。

Ra指出,实际上只存在一个法则,即一的法则。其他所谓的法则都是这个法则的变貌,尽管其中有些是原初的变貌,并且对于进化进程是至为重要的。不过,在提及如法则般的一的法则之变貌时,Ra确实使用“法则”一词,例如混淆法则、爱之法则、光之法则等等。Ra指出,“法则”这个术语与“道路”(way)是可互换的。

学习/教导[教导/学习](Learn/Teaching [Teach/Learning]):学习/教导与教导/学习是一对彼此倒置的术语。老师是教导/学习者;学生是学习/教导者。学习与教导是相同的,除非你没有教导你正在学习的东西;如果是这种情况,你对于你/他们就只有很少或没有益处。一个实体不能替另一个实体学习/教导,而只能教导/学习。

理则(Logos):理则是一的法则的第二个原初变貌,即“智能无限通过自由意志而聚焦进入智能能量”之焦点,亦即创造性原则,或爱。每个创造性原则、爱或理则设计了它自己的造物或系统。每个理则决定了智能能量的途径,设计了自然法则以及在数学和其他方面表达这些法则的方式。这个能量具有一种有序的性质,以全息式的风格创造了它的形态。

一个心/身/灵复合体或人,一旦充分地觉醒,它自己就是一个理则,或更严格地说,一个子子子理则。

子理则(Sub-logos):创造了这个八度音程(宇宙、造物)的太一伟大理则(原初理则,大中心太阳)是理则。Ra也通常使用“理则”这个术语来指称星系理则,因此使用“子理则”这个术语来指称太阳理则,用“子子理则”来指称心/身/灵复合体。每个层次上的子理则,就像理则一样,都拥有自由意志。在级别较高的理则之道路或指导方针内,级别较低的子理则在没有移除这些道路或对其有所增加的情况下可以找到多种方式来分化与精炼经验。每个存在着的实体,下至任何观测的极限,都是某个次序中的一个子理则,因为整个造物都是活的。每个理则也是一个共同创造者,全息式地包含着整体。

Ra有时会不一致地使用“子”这个前缀,尽管它总是被用来表示理则的一种层级架构。如果这个八度音程的太一原初理则被视为理则层级中的第一层或起初层,并且如果它因此被用作“子”这个前缀的基础,那么子理则就可以指称下一层(星系理则),子子理则就可指称太阳理则,子子子理则就可指称心/身/灵复合体。(99.22可能是这种命名法的一个例子。)

/[/](Love/Light [Light/Love]):在无限的宇宙中,只存在一种能量:爱/光,或光/爱,或智能能量——宇宙是从爱/光、光/爱中创造,并由其构成。它是治疗、建造、移除、破坏、转变的能量,并形成任何特定宇宙的道路或所谓的自然法则。该能量在爱(第二个原初变貌)使用自由意志创造了光(第三个原初变貌)、因此变成爱/光之时开始存在。

爱与光(就像爱与智慧)并非黑白分明的,而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爱/光与光/爱的不同就如同教导/学习与学习/教导的不同。爱/光是致能者,力量(动力),能量的给予者。光/爱是在光被爱所铭印时出现的显化。

魔法(Magic):通过意志在意识内创造改变的能力,或有意识地使用无意识的能力。魔法是行家的工作;它是在门户或靛蓝色光芒层次上被从事的一种圣礼性的连结,由人格修炼所喂养。白魔法(对魔法的正面运用)的核心是体验与造物者合一的喜悦,它使得身体、心智、灵性与太一无限造物者结合,并且这种喜悦可以照耀贯穿一生的经验。

魔法人格(Magical Personality):为了一场工作的目的,当高我被恰当且有效地祈请时,它被称为魔法人格。在祈请之后,一座横跨时间/空间与空间/时间的桥梁便被打造。于是,高我就在这场工作期间直接经验到第三密度的催化剂。并且,第三密度的自我给自己穿上了某种意识人格之礼袍,它给予了魔法感知与力量。

大师周期与主要周期(Master & Major Cycles):第三密度在一个大师周期的跨度中开始并结束,我们的周期的跨度大约是7万5千到7万6千年。在大师周期的结尾,所有实体,不管其进展如何,都要被收割。那些已成功极化的实体将转移到一个极化的第四密度家乡。那些还未做出选择的实体将在他处重复第三密度。在这个大师周期内,有三个约2万5千年的主要周期。

马尔戴克(Maldek):我们所知的小行星带是从前的一颗行星的残留物,该行星过去是活跃的第一、第二及第三密度之居住地。有多个名字曾经被用来识别这颗行星,但在地球历史的特定阶段(也许其中一些已经遗失),它显然有着马尔戴克这个名字。马尔戴克的第三密度人群曾经拥有一个文明,他们获得了许多科技信息,却在运用时没有照顾与保护好他们的行星,而是追随战争与服务自我之道——他们真诚地相信这是在服务他人。不断升级的破坏摧毁了他们的生物圈并造成行星解体。

火星(Mars):曾经是活跃的第一、第二及第三密度振动之居住地。火星本土的第三密度人群朝向战争的倾向,导致了其大气环境在其周期结束前就变得无法居住。7万5千年前,即在地球第三密度经验的开端,邦联借由转移这些实体而协助他们。这个转移是不寻常的,因为他们的遗传材料得到了保留与调整,并通过一种克隆过程被转移到了地球。结果是地球的隔离机制被设立起来,因为守护者们在评估后认为,火星人群的自由意志被删减了。

冥想(Meditation):Ra将冥想描述为灵性寻求者之道路的一个基本的先决条件,因为如果没有这样一种将分析过程反转的方法,一个实体就无法将寻求过程中所得到的许多理解整合为一体。Ra不愿推荐一个最佳的冥想方法,但描述了几个宽泛的类别:

1. 被动式冥想(passive meditation)涉及清理心智以及清空心智混乱。这种混乱是人类心智复合体之特征。对于具有如下目标——即获致内在的静默并将其作为一个基础,于此聆听造物者——的实体而言,这种冥想是灵验的。在与沉思或祈祷相对的冥想类别中,它是一般情况下最为有用的一类冥想。

2. 沉思(contemplation)或在冥想状态中思考一幅鼓舞人心的图像、一段文字或一个灵性原则。

3. 被称为祈祷(praying)的意志机能。它是否确实为有益的活动完全取决于祈祷者的意图与目标。

4. 可被称为具像化(visualization,又译为观想)的冥想类别是行家的工具。当将视觉图像持守在心智中的这个能力在行家里内结晶化,该行家无需外在的行动便可以在意识内极化,而这能够影响行星意识。只有那些想要从事有意识地提升行星振动的实体会觉得具像化是特别令人满意的冥想类别。

心智复合体(Mind Complex):一个实体中包含着感觉、情绪、智力思维、构思、想象、概念化、做梦等功能的那个方面。它反映出灵性的涌入以及身体复合体的上涌。该心智被指称为“复合体”,这是因为罩纱过程分隔了有意识心智与无意识心智。

在Ra的描述中,心智的配置拥有多个层面或深层本质。直觉将这些来自种族心智、行星心智、原型心智、宇宙心智之较深方面的信息传送给个体心智。灵性复合体进而将这些心智的根部注入到与智能无限接触的门户。

//灵复合体(Mind/Body/Spirit Complex):Ra用来指称第三或更高密度的实体(亦称为:人)的一个术语。(第二密度的实体被指称为心/身复合体。)心智、身体和灵性难解难分地被缠绕在一起,并且任何一方缺乏其他两者都无以为继。第三密度的工作通过三个部件的相互作用而完成,而非通过任何一个而完成。

心智、身体和灵性作为复合体(由表面上分离且不同的部件或部分组成),其本质是罩纱过程的一个结果。罩纱之前的实体单纯只是心/身/灵(而非复合体)。

混杂的接触(Mixed Contact):对于正面导向的、却未调谐而充满混淆的管道来说,同时接收到正面与负面通讯是可能的。如果该管道在其混淆的出发点上仍倾向于服务他人,负面源头便会铭印那些讲述着末日、并提供恐惧因素的讯息。许多通灵接触都曾被混淆,且具有自我毁灭性,因为那些管道倾向于服务他人,但渴望得到证据,于是向十字军具欺骗性的信息敞开,十字军便能够抵消该管道的有效性。对于正面导向的管道,调谐与挑战总是被建议的。

八度音程(Octave):在进化中的实体和社会记忆复合体都移动通过一个由密度组成的系统,该系统在一个被知晓为八度音程的更大周期中进行着。每个八度音程都包含七个密度,相随的第八密度是下一个八度音程的第一密度。每个八度音程都是一次心跳,使一个新宇宙诞生,该宇宙始于第一密度,并于第八密度被再次吸收。在一个八度音程内所学到的东西会被向前带到下一个八度音程。Ra承认他们的知识是有限的,假设有无限的八度音程存在着,八度音程之道是没有时间的;也就是说,在每个造物中都有七个密度,无限地(开展)。

因为造物可被视为有着一些分形的特征(译注:分形又称碎形、残形,通常被定义为“一个粗糙或零碎的几何形状,可以分成数个部分,且每一部分都至少近似地是整体缩小后的形状”,即具有自相似的性质),Ra有时会将单个的密度、子密度、甚或某些经验周期称为一个八度音程。八度音程也是“宇宙”和“造物”的同义词。

单一起初思维/起初思维(One Original Thought/Original Thought):所有事物、所有的生命、所有的创造物都是单一起初思维的部分。在每个八度音程中,其起初思维都包含着由造物者从先前八度音程收割而来的造物者之全部经验的成果。举例来说,先前八度音程进入我们当前八度音程的收成是:显化在心智、身体和灵性之中的爱之造物者,以及男/女极性的效率。

猎户(Orion):由已经选择负面途径的实体和社会记忆复合体所组成的一个帝国。基于一切事物之一体性,众星球之邦联被组织为一个分享权力与服务的同盟邦联;而猎户集团则在权力对抗权力的基础上组织它自己,确立了一个啄序(权势等级)——其中较有权力的实体控制着较无权力的实体。邦联教导合一与服务他人;猎户帝国则教导分离与服务自我,他们的做法是号召自己去征服,并试图使用各式各样的操纵与奴役手段来将第三密度的实体与行星纳入到他们的集团当中。这是通过找到并确立一个精英阶层进而促使他人来服务这群精英而完成的。由于权力之互相对抗所固有的问题,灵性熵导致他们持续经验到社会记忆复合体之崩解,因此他们的数量也许在任何时点都是邦联的十分之一。

他们被指称为猎户(集团)是因为来自猎户星座的一些社会记忆复合体居于支配地位,因此统治着其他成员。仍不清楚的是,在猎户星座范围内的某些恒星系统中是否也存在着正面存有。

其他自我(Other-Self):Ra用来指称自我之外的实体的术语,换言之,我是你的其他自我,你是我的其他自我。这也是一个承认万物一体的术语,因为每个存有都是一个自我,每个存有都是对于自我而言的其他自我,每个存有都同属于一个自我:太一无限造物者。

[意识内的]极性(Polarity [In Consciousness]):为了成功地从第三密度毕业,意识可以且必须极化朝向一极或另一极:“服务他人”或“服务自我”。极性的目的是发展做功的潜能。这种功向前驱动着进化,并刺激着意志与信心之发展,创造了正知晓祂自己的造物者之更加生动与强烈的经验。极性的选择被称为“造物在其上转动的轴心”,较高的密度因着在这个选择中获得的极性而做他们的功,直到第六密度当极性被释放为止。

一的法则既不漠视光明,也不漠视黑暗,而是同时被提供给服务他人与服务自我。在第六密度、合一的密度,正面与负面途径都必须容纳对方,因为现在所有一切都必须被视为爱/光与光/爱。这点对于正面极性的实体并不困难——他们原本就将爱与光传送给所有其他自我。负面极性在某个时点被遗弃,这对于服务自我极化的实体是足够困难的。

可能性/或然率漩涡(Possibility/Probability Vortex):Ra用来描述(如我们所理解的)未来的可能经验或情节的一个术语。有些漩涡或可能性比其他漩涡更强,根据所牵涉的实体们的自由意志选择以及现有的动量与能量形态,拥有着更高的发生概率。由于无限的机会,任何的可能性/或然率复合体都有一席之地。预言可被认为是对于各种可能性/或然率漩涡的一种观看,其中较强的那些漩涡是更容易被感知的。一定要认识到,预言的价值仅只是表达可能性。

[投生]编程(Programming [Incarnational]):在一个实体有意识地觉察灵性进化的道路以前,投生是自动进行的,并且催化剂一般具有随机性。当该实体变得觉察到灵性进化的机制时(即在启动绿色光芒能量中心之际),该实体将自己在投生之前安排并放置其所需的功课与实体,目的是在投生经验中获得最大的成长与极性表达。这样的编程可能包括:遗传倾向,父母与家庭的挑选,生活环境,投生所在的时期,人格特质,极性功课,爱与智慧的平衡状态等等。

心灵致意[心灵攻击](Psychic Greeting [Psychic Attack]):由高密度实体所从事的、对第三密度寻求者早已存在的扭曲的供能。负面的致意(greeting,又译为问候)可能包括:诱惑一个实体或一群实体远离全面的服务他人之极化,转而朝向自我膨胀或该自我所认同的组织的膨胀。取决于该致意的振动性质与目的,第三密度实体可能被供能、阻塞,或者其不平衡的状态被加重。

隔离网(Quarantine Web):大约7万5千年以前,Ra所称为的守护者将第三密度火星人群的遗传材料从他们被毁的家园转移到了地球。这被认为是对自由意志的删减,因此在第三密度7万5千年大师周期的开端,一个隔离网被守护者们安置在了地球周围。这个隔离网可以阻止来自其他密度的实体的干涉,但两种情况除外:一,土星议会准许打破隔离;二,负面实体利用窗户效应。

Ra:在金星上进化并于26亿年前在其上经验第三密度的一个社会记忆复合体,他们早已离开这颗行星,并于当前处在进化的第六密度水平上。他们的首要目的是教导一的法则,回应从地球发出的对于服务的呼求。在历史上,他们曾做出过这方面的一些尝试,包括与埃及人的互动。然而,他们的教导被那个时代的人群所扭曲,因此他们当前的首要目标是治疗这些被给予一的法则的扭曲。

老资格振动(Seniority of Vibration):一种优先待遇,将转世优先权给予那些已觉察到要使心智、身体和灵性专注于达成可收割状态的实体。这可被比拟为放置不同等级的液体在同一个玻璃杯中:有些液体会上升到顶部,其他的则会沉到底部。伴随而来的结果是一层又一层的实体,当收割迫近的时候,那些充满最多光与爱的实体将自然且无需监督地进入投生体验的队伍中。

服务他人[正面途径](Service to Others [Positive Path]):在第三密度经验中被选择的两条极性途径之一。亦称为那本实存的途径;爱、接纳、放射是正面途径的标志。正面途径寻求理解一切事物之合一,聚焦于理解、体验、接纳,并将自我与自我、与其他自我、最终与造物者相融合。在服务他人的渴望中有着根本性的对所有存有之自由意志的尊重,因此正面实体等待着对服务的呼求,仅在自己被需要时而服务。服务他人的最佳方式为,持续地试图寻求分享那份如内在自我所知晓的造物者之爱。这条途径试图打开并平衡能量中心的完整光谱。

服务自我[负面途径](Service to Self [Negative Path]):在第三密度经验中被选择的两条极性途径之一。亦称为那本不存在的途径;控制、操纵、吸收是负面途径的标志。这条途径建基于分离以及为了自我的利益而操纵、侵犯并奴役所有其他自我的自由意志。这就使得省略并否认普世爱或绿色光芒能量中心成为必要。因此,由于缺少共情,服务自我的实体并不等待对服务的呼求,而是号召自己去征服。

性能量转移(Sexual Energy Transfer):一般的能量转移是位能差之释放穿过一个赋能空间。性能量转移是两个在性上极化的实体在性交时的能量转移,它取决于男性/女性原则的比例。正面和负面的性能量转移都是可能的。正面的能量转移要求两个实体都在绿色光芒水平上振动。在正面转移中,男性会把肉身能量释放给女性,女性则释放其储存的心智与情绪能量。该转移使双方都感到振奋且互相增强,还提供着极化与服务的可能性。随着小心地发展,这个转移也拥有开启门户并经验到与造物者的圣礼交融之可能性。

漠不关心的污水沟(Sinkhole of Indifference):灵性道路建基于正面与负面极性之间的选择上,漠不关心的污水沟即是一种仍然未极化的、没有达成由做出选择所提供的蜕变的状态。它是一种较没有意识又缺少力量的状态、一些模式的盲目重复。当两条途径都没被选择时,该实体将继续接收催化剂,直到它形成一个偏向:朝向接纳与爱,或分离与控制。

社会记忆复合体(Social Memory Complex):当由相关实体所组成的一个群体——称为社会复合体——达到了同一种导向或同一种寻求时,它将成为一个“社会记忆复合体”。在一个社会记忆复合体中,每个实体的经验对于全体都是可得的,这就形成了一个群体记忆,它对整个社会复合体都是可得的。这通常在第四密度由正面和负面群体所实现。这个复合体的好处是:在理解社会的存在状态上相对较少扭曲,以及在贯彻寻求的方向上相对较少扭曲。

负面的社会记忆复合体是以一种严格基于权力大小的啄序而被组织的,那些较有权力的实体控制并奴役较没有权力的实体。正面的社会记忆复合体是基于合一或在一切事物中的造物者而被组织的。在这个配置中,权力与爱被分享,并且尊重自由意志的服务被自由地给予。

空间/时间和时间/空间(Space/Time and Time/Space):空间/时间是可见的物质领域,是我们,作为处于投生状态的有意识存有,现在所经验到的。这是属于物理学和众所周知的五官感觉的领域。时间/空间是不可见的形而上领域,亦被知晓为内在层面。这是属于意向和无意识的领域。这种命名法很可能是以杜威·拉森的物理学理论为基础的,被唐与Ra用来将这种科学的理解与灵性的理解相整合。

空间/时间与时间/空间是构成我们幻象之根本方面的复杂且完整的系统。由于时间与空间之间的不平等,它们分享一个倒置的关系。在空间/时间中,物质的空间定向导致了一个可触的幻象构架。在时间/空间中,这一不平等则被转移到了时间属性上。

空间/时间与时间/空间的区别,除了在第三密度,并不具有支配性影响。然而,第四、第五以及到某种程度的第六密度,都在某种极化的空间/时间与时间/空间系统中工作。

注:Ra也使用“时间/空间”这个术语来表明如我们所知的时钟和日历时间之推移。

灵性复合体(Spirit Complex):心/身/灵复合体中扭曲最少的力场和意识场(但它能够以许多扭曲和未整合的方式被能量场中的心智与身体复合体所认识到)。当心智与身体的智能能量是平衡的,灵性复合体便充当一个双向的管道、道路、穿梭载具或沟通者——借此,一方面,来自宇宙的、行星的和个人的各式各样的涌入可以被注入到意识的根部;另一方面,意识可以被注入到智能无限的门户。治疗是让心智与身体实现这些灵性内流,并使心智与身体无扭曲地对它们开放。

当第二密度的实体(心/身复合体)变得自我觉察,因而变成心/身/灵复合体并进入第三密度亦灵性意识的第一密度时,灵性复合体之表面上的增加便发生了。这个增加是表面上的,而非真实的,因为这仅仅是对于在赋能状态中总是可得的灵性复合体的实现。

灵性熵(Spiritual Entropy):极性和凝聚力的一种损失。这尤其被负面社会记忆复合体所经验到,因为他们倾向于没有能力完全作为一个存有而行动,因此导致他们经验到其社会记忆复合体的不断崩解。

塔罗(Tarot):一个由22张图像(大奥秘牌)组成的系统,最初由Ra在他们的第三密度经验期间开发出来,随后由Ra传递给了埃及人。它被用作研读原型心智与发展魔法人格的一个工具。Ra建议不要把大奥秘牌当作一种占卜方法来使用,而是要把它当作一种研读原型心智、并由自我获得自我知识的方法,目的是进入一个更为深刻、敏锐地被了悟的当下此刻。

思想形态(Thought Form):思想的样式或思想的持续存在;它在某些情况下会表现出分离于起初思考者的、持久的形而上或物理特征。物理特征可能包括可见的或物质的存在性。思想形态可以被实体们(以高密度的存有为典型)有意识地创造或(尤其是被集体无意识心智)无意识地创造。

出神状态/通灵(Trance State/Channel):在Ra接触的语境中,是指器皿的心/身/灵复合体离开肉身、并允许Ra通过它而说话的状态。据推测,以此方式传讯就不会被器皿自身的偏向之在场所扭曲。在此状态中,器皿是无意识的,而且醒来时并不记得通过她而传递的信息。

短暂信息(Transient Information):在Ra接触的语境中,是指具有特定性质并缺少形而上原则或相关性的信息,或者并不直接与心智、身体和灵性之进化有关联的信息。通讯之水平与纯度取决于所寻求的信息之水平与纯度。短暂的或特定的信息,尤其是当它被强调时,对于所进行的工作是有害的。

真实颜色(True Color):作为每个密度之基础的频率。每个颜色在空间/时间与时间/空间中都拥有特定的振动特征。它是一个密度的基础振动,然后被该密度内的不同振动水平以及下一个真实颜色密度之振动的吸引力所套叠或轻微染色。

调谐(Tuning):带入和谐中,类似于给一件乐器调音。它包括一些活动,诸如将各个能量中心带入到一个和谐的平衡中,或将自我调谐,以便与一个通灵接触的振动相匹配。

无意识(Unconscious):在实体的有意识觉知之感知范围外的心智复合体部分。它有着范围从个人心智到宇宙心智的各种水平与深度,并可能包含着不同于有意识心智的配置、觉知或意志。无意识的本质具有概念而非言语的性质。它与女性原型能量相对应,由高等女祭司原型所表征,并且是意识的赋能者。Ra对“穿透罩纱进入无意识心智”之本质的描述为:“可被比喻为一段太过丰富和奇特、而无法从中沉思出适当描述的旅程”。

未显化的自我(Unmanifested Self):不需要其他自我来显化或作用的自我;也即不参考其他自我或不依靠其他自我的协助而存在并做它的工作的那个存有。冥想、沉思以及对思维与反应的内在平衡都是未显化自我的活动,同时诸如疼痛或疾病这样的事物也是未显化自我的催化剂。在魔法中,一个实体跟在身体、心智和灵性中的未显化自我一起工作;其混合比例取决于这场工作的性质。

上行的螺旋光(Upward Spiraling Light):通常被称为“普拉那”(prana),这种光是从空间中所有的位点向外放射的、造物者之永远存在的能量。“上行”这个用语并非表示方向,而是表示“朝向爱与光之源头(造物者)探求”的概念。正是通过这种光,我们在进化中朝着造物者而进展;并且借由使用寻求光的意志,它可以被呼求与吸引。不同的几何形状,例如金字塔,可以为了各式各样的目的而利用这种光。

罩纱(Veil):意识和经验的一个方面,可以被描述为有意识心智与无意识心智的分离,它导致造物者的真实本质被遮蔽起来,使得我们无法觉察。该罩纱作为子理则的早期造物的实验结果而存在。这被称为“延伸自由意志”,其结果是如此显著地增加了自由意志,以至于没有罩纱的实体被视为不具有自由意志。在这被实施之前,没有罩纱的实体们非常缓慢地沿着灵性进化的道路而进展,这种没有罩纱的条件对于极化来说是没有助益的。罩纱对于增加极化是如此有效,以至于随后的所有子理则都采用了罩纱。由罩纱创造的这种条件,促成了Ra称为的“选择”,即第三密度经验的中心目的。

罩纱是半可渗透的,虽然逐步揭开罩纱是第三密度的工作,完全揭开罩纱则不是。

振动(Vibration):这个术语被用来指称:密度或子密度;声音或言语或名字;心智状态;通灵接触;一个实体的总体存在性,或行为模式,或变貌样式,或灵性进化之进展,或思维过程;一个场所的形而上状态;一颗行星及其上人群的形而上状态;物理学、尤其是杜威·拉森的倒数理论(Reciprocal Theory)中的振动或运动。Ra指出,显化中的每一事物都是一个振动,始于光子本身。

振动声音复合体[声音振动复合体](Vibratory Sound Complex [Sound Vibration Complex]):偶尔被Ra用来指称“单词”,经常在涉及名字时被用到。

生命能(Vital Energy):心智、身体和灵性之能量水平的复合体。与肉身能量不同,它需要整合的复合体以有用的方式振动。它可以被视为那种对于生命的深沉热爱,对于造物之美和其他自我的欣赏。没有这股生命能,扭曲最少的肉身复合体也将失效与毁灭。拥有这股爱或生命能或活力(élan,又译为冲劲或热忱),则该实体得以继续存活,即便其肉身复合体是非常扭曲的。生命能可以被使用或保留,被耗尽或增加。

流浪者[忧伤的兄弟姐妹](Wanderer [Brothers and Sisters of Sorrow]):来自第四、第五和第六密度的实体;他们借由投生进入一个第三密度的环境而回应忧伤的呼求,目的是借由放射对他人的爱而服务他人。在履行这种服务时,流浪者完全成为了第三密度的生物,因此受制于遗忘罩纱——唯有通过有纪律的冥想与工作才能穿透它。这个决定承载着风险,即流浪者可能会忘记其使命,并与业力发生牵连,因此需要继续在第三密度中轮回转世以平衡业力。

白魔法(White Magic):一般的魔法是致力于跟未显化存有一起工作的仪式,而白魔法是引导这场工作通往一种体验,即体验跟造物者合一的爱与喜悦,目的是服务他人。这种爱或喜悦接着就可以成为保护,也可成为通向智能无限的门户的钥匙,并且将照耀正面行家的一生经验。白魔法最好在一个团体中进行,但它也可以由一个个体所执行,只要该个体在以下这种认识下执行白魔法:协助自我极化朝向爱与光即是协助行星的振动。

意志(Will):纯碎的渴望;当被引向服务与灵性寻求时,变得觉醒并得到利用的个体内在之动机或动力。意志也可以被视为受到上行螺旋光线吸引的程度;该光线指导着灵性进化。它是对于各个能量中心启动与平衡之速率与严谨性的唯一度量。意志可以是有意识的或无意识的,无意识地利用意志可能致使个体在其寻求过程中失去极性。意志的机能已经被罩纱过程大大地增强。寻求者的意志,连同信心,是服务与寻求之许多方面——从为了进化而单纯地利用催化剂,到开启智能无限的门户——中至关重要的一方面。

功或工作(Work):这个术语一般指称,所完成的就灵性意义而言具有重要性或有效性的行动、经验或服务。这样的工作需要意识内的极性,因此当一个实体持续地做出选择、在服务他人或服务自我中极化时,该工作便被更富有效率地完成——带着更大的纯度、强度和多样性。例子的范围很广,可以是心智平衡的精微工作,也可以是作为医者在服务中提供自己生命的伟大工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