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03/11 问答集

话题:在绝望时刻的行动如何影响一个人的总体极性?如何修补一颗破碎的心;声疗和频率治疗;多重时间线,以及如何让一条时间线影响现实;地球上的密度历史;Q’uo与地球上各种团体的接触;平衡练习,平衡能量中心;在一个社会记忆复合体中的服务他人;直觉上感知到大灾难,如何整合这些感知;如何最大化地球人群的呼求;如何帮助地球及其人口进入第四密度;为聚会和共享的寻求创造空间;在一个社会记忆复合体中的分歧。

2023/02/15 灵性复合体与喜悦的关系

小组问题:Ra所说的灵性复合体是否与喜悦有关——不是实现预期结果或情况如愿以偿的喜悦,而是存在的喜悦——以至于喜悦越真实,灵场就越强?灵性通路是否也与对当下的觉察有关,以至于一个人在当下越是充满觉察,这个场就越强?你们能谈谈灵性复合体的体验吗?

2022/12/14 何谓灵性寻求?如何服务而不侵犯他人?

团体问题:Ra谈到过它们沉睡的第三密度弟兄:“对于那些想要沉睡的实体,我们只能提供为沉睡设计的安慰。服务只在其被请求的范围内才是可能的。我们准备好以任何可行的方式去服务。作为与第三密度中的其他自我打交道的一种方式,这似乎仍是令人满意的。我们的感觉是,成为一个实体所尝试去服务的各个实体可以简化这个领会:什么服务是必需的或可能的。”

而Ra也描述了借由下述过程而在道途上操练一种强烈水平的真实性:成为自我之所是,没有伪装,放射自己的灵性或菁华给他人,毫不犹豫地向其他自我开放。对那些可能没在进行灵性寻求的人,作为灵性寻求者的我们如何在“我们是谁、我们如何看待这世界”等方面保持真实性,同时又不侵犯他们的现实或自由意志呢?我们甚至如何感知一个人是否在进行“灵性寻求”?我们如何与那种感知相联系呢?

2022/07/21 爱与光的保护

团体问题:今天我们想要谈论光与爱作为保护者的特性。你们能否告诉我们,我们如何才能为了保护和服务而祈请光与爱;以及,对于我们的灵性发展,它是不是某种自然的东西,或者它是某种必须被有意识祈请的东西?

2022/04/28 臣服与责任

团体问题:今天我们想要讨论在臣服与责任之间的张力。我们已经了解到,在某些情况中,我们感到一种巨大责任要行动并尝试以某种身份而服务,但又发现自己无法这样做,或者受到这样做的挑战。我们知道,有些时候,某些灵性系统已经鼓励我们臣服,而且你们也曾鼓励我们单纯地爱它而不去尝试修理它。我们想要探索在“感到责任”与“臣服于此刻”之间的这股张力。

2021/12/13 纯粹

团体问题:星际邦联的源头谈到纯粹(pure)的寻求者、纯净的管道、纯净的渴望、纯净的爱与智慧,以及某种关于净化过程的事情。变得纯粹(纯净)是什么意思?以任何特定的方式,变得纯粹的价值是什么呢?寻求者借由什么方法净化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