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3 内在与外在工作的纠结

团体问题:我们当中有些人在跟随一种呼唤,即从更活跃地参与社会性议题中回撤,取而代之地将注意力聚焦在我们内在的灵性旅程上面,他们在这过程中正体验到一种内在的不和谐。我们认出较少活跃参与(活动)以从事内在工作的价值,但是我们有时候会感觉到一种逐渐增加的、对于活跃工作的需要,有时候甚至会因不更多地牵涉其中而感到内疚。你们能够谈谈这种内在的挣扎与不协调吗?它作为催化剂的角色是什么,我们如何能够与它一同工作呢?

2018/02/03 对沉睡者的服务

团体问题:对于在第三密度中、那些灵性上沉睡的实体,Ra描述它们的指导即是提供被打算用于睡眠的安慰物。虽然并不尝试去单纯地模仿Ra的例子,这看起来就好像是一种在第三密度中、一般合适的服务他人态度。然而,我们现在发现我们自己在地球上处于这样一种情况中,那些沉睡的人在其中能够对这星球造成巨大的伤害,潜在地导引我们全都向下到达一条毁灭的途径。Q’uo能否为我们跟那些似乎处于如此毁灭性的沉睡中的实体建立关系并服务他们,提供一些建议?

2015/11/21 爱与欧洲难民

团体问题:亲爱的Q’uo,这个世界正在被重复出现的严重冲突、不和谐、苦难的故事所包围着。一个最近的例子正在欧洲发生,在那里成千上万的难民已经离开了他们充满困难的母国以寻找安全、稳定、一次人生的新机会。有大量欢迎的能量正等着这些难民,但也有大量的抗拒,在某些地方甚至有仇外的暴力攻击。

我们今天主要的焦点放在这些事件的意义和目的上头。这些催化剂,你可以说,被设计来做为全球催化剂的机制,它会影响到许多人,如果不是影响在幻象中的所有人?也就是说,这些催化剂会唤醒全球的同一性(global identity),帮助我们面对棘手的问题,关于爱和我们是谁?

我们的问题的次要焦点放在服务上。对于那些实体,对于这些困难时刻起反应,接着决定他们想要去服务并想要闪耀爱,他们如何才能照顾这些难民以及所有那些遭受压迫的人?的确,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和在冥想中到底能够做什么事情把平安带给这颗负荷沉重的行星(地球)?

2002/04/07 服务的精细面向

团体问题:今天的问题跟服务的一些比较精细的方面有关。如果我们想望有所服务、以此奉献自己,其中是否有任何这样的风险:由于对自己所做服务的骄傲,由于将其公开,由于不以隐蔽的方式服务,或者以不纯的方式服务,我们可能扭曲该服务或让它达不到应有的水平?我们想要Q’uo跟我们谈谈,真正为他人服务而又不激发自己的小我,怎样是最佳的方式。

2002/03/07 外在的服务

团体问题:我们今天的问题是关于今天下午刚结束的会议,关于如何使一的法则的资讯可以被更多人获取,已经交换了很多想法,对于这种特殊努力的价值,还有这种努力有多大可能为行星地球带来正面效果或任何效果,我们想要知道Q’uo的回应、考虑以及评估。可以请你们就这个问题给我们一些意见和评论吗?

2001/09/02 做自己与服务

团体问题:今天的问题涉及我们地球和所有居民的情况。我们想要Q’uo给我们一些信息,谈谈我们星球上的意识品质,考量到每天都在出现各种战争、疾病、饥荒和危机;而我们每个人作为个体,要在日常生活中处理来自家庭、工作、社区等等不同层次的压力。我们想要知道,身为个体,我们怎么才能找到一个置中点,在此刻找到喜悦?我们怎么才能真正地为彼此服务、同时也帮助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