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3 内在与外在工作的纠结

Copyright © 2018 L/L Research

周六冥想 2018年3月3日

团体问题:我们当中有些人在跟随一种呼唤,即从更活跃地参与社会性议题中回撤,取而代之地将注意力聚焦在我们内在的灵性旅程上面,他们在这过程中正体验到一种内在的不和谐。我们认出较少活跃参与(活动)以从事内在工作的价值,但是我们有时候会感觉到一种逐渐增加的、对于活跃工作的需要,有时候甚至会因不更多地牵涉其中而感到内疚。你们能够谈谈这种内在的挣扎与不协调吗?它作为催化剂的角色是什么,我们如何能够与它一同工作呢?

(Jim传讯)

我是Q’uo,和这个器皿同在。今天,我们在爱与光中向你们各位致意。我们对于被请求在这个下午加入你们的团体是十分高兴的,因为你们已经,一如既往,让你们自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来成为一个统合寻求的实体了:很多人如同一个人,一个人如同很多人。在我们开始之前,我们将会请求你们一个惯常的恩惠,那就是你们检查那些我们要跟你们分享的言语与想法,使用那些对你们有意义的部分,并如你们所愿地使用它们,将任何对你们没有意义的言语与想法都丢弃掉,因为我们并不愿意成为在你们寻求的旅程上的一块绊脚石或一个妨碍物。如果你们愿意给我们这个小小的恩惠,我们接下来就会对自由地与你们分享在这个有趣的主题上、一些想法的过程中感到自由。

你们,作为有意识的灵性寻求者,已经在这次的人生中,确实,也在这一次之前的许多世中,走在这条寻求的途径上、有一段漫长的时期了,如你们的度量。你们已经在你们的心智、身体、灵性中累积了那种动量,以寻求理解在你们周围的神秘,因为这个幻象——你们正在其中移动、生活并拥有你们的存在——是充满神秘的。对于大多数人,该神秘并不会超越弄明白谋生的手段、为一家人提供一个家园、以世俗的方式在收集世俗满意品的道路上前进的途径。然而,你们已经发现,这仅仅是一个象征物,一条你们借此领会一个更大实相的途径,那个实相并不存在于你们周围,而是存在于你们的内在,当你们越来越熟练地寻求之际,你们开始对那些周围的人、反映这种内在的领悟:关于爱、光、合一。

我的朋友,你们今天询问的问题,是如何最佳地在这条旅程上行进:寻求与分享你们已经发现为内在真理的事物当你发现自己面对着全都在你周围的,似乎是露骨的不协调、不公平、不公正之际,要做出多大的努力,用什么方式来做到。因为这个幻象拥有许多这样的纠结要提供给灵性的寻求者:如何将自我嵌入,或者是否要将自我嵌入这些纠结与困惑中,攸关如何或是否要去爱这个或那个人、这个或那个团体、观念。这就是你们第三密度幻象的素材,这就是你们为何在这里的原因。要考虑这些要点、就是去成为一个认真负责的有意识之寻求者。

你们正在考虑如何最佳地花费你们的理解能量,若我们可以使用「理解」这个不恰当的词语,因为在你们的幻象中,理解是困难的、如果不是不可能的但是你们寻求开始这个过程:将拼图的各个碎片组合起来,这拼图攸关该适当的方式、为了在你们寻求的旅程上前进,多少能量应该为了寻求那内在太一的内在体验而被保留下来,多少能量应该被花费在外在的努力中以产生出集体性的顺从[容我们说]——对于你们要将什么事物视为是关于合一的、最精要的理解。

在此时,我们将这个接触转移到名晓为Steve的实体。我们是Q’uo。

(Steve传讯)

我是Q’uo,我们和这个器皿同在。我们要透过这个器皿开始通讯,请求你们首先考虑:你已发现自己在第三密度中投生,这有什么意义。现在,要投生就是要开放你自己、朝向并非完全来自内在的催化剂,并且意味着你将会受到大自然原力的支配,你将会以一种有规律的方式、受到具有随机特性的事件的支配,你将会受到与你打交道的其他自我提供的影响的支配,有时候这种打交道是借由一种巨大程度的亲密性进行的,有时候是借由一种远远较少的亲密性程度来进行。

所以,既然情况是那样的,你就能够做出一种非常强健的论点来支持那个观点,以便于让你转身离开所有正在提供的这种催化剂,好让你转向内在、并无视在你周围进行的事情,这恰恰是放弃你此刻投生的使命:在这个密度之内、投生在这个星球上。我们将不会否认,在这要点中不仅仅有一定的逻辑,也有一种更为深入的意义。有大量的事物能够使你离开你的中心、而你就曝露其中,这是真实的;这情况能够使得你不舒服,能够煽动你去做出使你吃惊的行动或举止,在不防备的情况下抓住你,并让你感觉到:你并不是你渴望自己成为的那一个人。

在认出了某个类似这样的事情已经临到你身上时,经常会发生的情况是:你受到诱惑去撤退。随之开始反思这个问题的地方,会跟感觉上的音调[容我们说]联系在一起;那种感觉的音调和那种后退的倾向联系在一起。你正在计划撤退、进入一个属于你自己的安全场所吗,因为你们感觉到它会是安全的,因为你们感觉到它会免于那种愤怒的命运之风?你们正在感觉到它会保护你免于感觉到、对于你是一种危险的事物?

如果在你需要撤退的感觉中、(上述)这些是占优势的考虑的话,我们建议你们好好考虑你们励志的人生,因为你们会保护的事物是你们已经构建好的、一个用来穿越这个世界之困难的载具,它可能最后被证明对于你实际的福利是较不重要的,或者对于你更深入的存有是较不重要的、相较于你可能假设的而言。确实,这就是在此生结束之前会发生的情况,你们将会失去一切,你将不会把任何你已在这里收集的东西带入那个在此生之外召叫你的生命,我们会说,没有任何东西,但是,实际上最重要的,那单纯地就是你们已经点滴收集的爱,你们已经学会在回应中给予的爱。

所以,你能够感觉到,你对于撤退的需要是被你的某种感知所驱动:即在这个世界中,没有爱被提供给你们,没有任何具有爱的特性的事物正在来到你们身上,所以,你们后退进入一个内在的密室,在那里、你至少能够拥有隐私来舔你的伤口了。然而,那就是所有你们打算要在这个内在的密室中去做的事情吗?我们会请你们考虑,是否会有某种东西、你们可以在冥想状态中与之连接的、它比一个安全的港湾更大呢——那个事物,实际上,是一种正来到你们身边的事物。我们使用「爱」这个词语,但是,如果你们拥有特定一组的期待、是被放置在你们感觉那个字通常会是的事物上,那个字就能够成为使人误导的,因为它能够用种种的方式,再一次,倾向于把你推出你的中心,并且使得你感觉到迷失了方向,在你的脑海中留下印象。它是一种,你们可能称呼它,能量的强度,这种能量的强度能够来自内在,同样能够来自外部。当它来自内在的时候,它拥有能力让事物搅动[容我们说],这样,那些你已经设置好的、你对于自己的自我感知的架构,就能够实际上如同外部的能量的强度一样容易地、或者来自内部比来自外部更加容易地被逐出了。

因此,如果安全、暂停或休息就是你需要的事物,它能够看起来是双重困难的——如果转向外部,你会发现混淆,你发现那些将不会允许你清楚地看清自己的道路、以清晰参与其中的能量;如果转向内部,你会发现那些你几乎无法认出是自己的能量。即使你们乐于称为爱的能量,它是一种你并不会认出的爱,它是一种会使得你感觉到迷失或失去方向的爱。因此,我们对你们建议,这些考虑,当全部都被带到一起的时候,就会给予一个相当清晰的描述:关于第三密度中的人生像是怎样的。

现在,有个进一步的考虑是我们现在会添加到该混合物之中,那就是对于极性的考虑。那些在这个寻求圈中的人是熟悉极性概念的。它能够被描述为,在你对于周围的其他人提供服务的方式中,在代表你最为内部的寻求的典型取向的方式中,一个人必须要做出的一个选择。我们已经将这个选择描述为一个在服务他人和服务自我之间的选择。如果问题是单纯地就是那样子的,我们感觉到在这个寻求的圈子中的每一个在这里的人,都会有一条清晰的道路、好登录那个选择会是什么。为了清晰的目标,我们将单纯地重述:我们是那些在服务他人的道途上寻求的实体。

但是在这些爱与不爱、愤怒与忧伤和悲痛的能量的纠结与混淆中,在第三密度中,你们每天都体验这些能量;极性是什么,这问题能够成为最令人混淆的问题,经常会发生的情况是,你发现自己被呼唤到了一种服务的模式上、把你从自己身上拉出来、以一种方式邀请你和世界中的其他人互动、以服务之名进行;而你认为是导向他人的(服务)。然而,在你做出的去让这种服务的道路更进一步的尝试中,你会发现在那条道途上有些障碍、有些绊脚石,还有在路上的分叉导向隐蔽的山谷,有些同行的寻求者,你可能会开始怀疑他们对服务他人的完全投入。

有一些时刻,你可能开始怀疑自己的投入,你可能开始怀疑那原本带着最佳的意图出发的事物,你已经发现那些意图看起来已经转入你一开始想要它们成为的事物的对立面了。也许,你想要在对那些受伤的人,那些已经被边缘化的人,那些已经被不公正对待的人,在爱与援助中伸出手,你已经发现你凭借自己来代表他们、几乎什么都不能做,因此,你已经着手,和其他具有类似心智的人,类似于被导向去帮助那些被驱逐的实体,为了共同的事业联合起来了。但是,接下来你会发现这些其他人可能对于要去前进的正确的道路拥有一种稍稍不同的观点,或者你可能发现,尽管你和自己已经选择一起工作的其他人,是足够协调一致、为了共同的事业而联合起来,但是你们却会被其他势力所反对、它们似乎完全难以对付、跟你们正在进行的倡议完全相反,同时,你们是如此地愚昧无知,以致于假设它们拥有适当的途径来帮助其他人。在这种情况中,诱惑就是拔剑出鞘,侵略性地反对那些被遭遇到的抵抗,将它击退,以便于在已开始出现在你们面前的一场巨大的文化战争当中占上风。

我的朋友们,当那种情况已经发生的时候,你们能够轻易地看到,你们最佳的意图已经转变为它们的对立面了,你们没有成为一个荷光者,却成为了这一个人:已经创造出一种情况,光在其中比较不能够闪耀。爱已经转为愤怒、转为轻蔑,转为憎恨。一个人如何能不仇恨那不讨喜的东西呢?一个人如何能不仇恨那个阻碍你对爱的表达的事物呢?因此,在这星球上,任何阻挠了你去服务他人的本能的事物都无法与你的努力[想要有所帮助]协调一致,对于全体有眼去看的人,这一颗行星是迫切需要帮助的。

那么我们有了第一个指示:关于我们会称为的极性之奥秘,因为极性自身,在一个情况中、它是穿越一座非常深的迷宫的导引性线条;在这迷宫中、一个人仅仅借由一根蜡烛的光来找到它的道路、不稳定地抵御着任何时候可能在任何方向上吹起的风;到了这个程度,我们把这神秘的线条称为「极性的奥秘」,它是在与将拥有显化形式的活动有关的情况中被看见,它需要一次又一次地被映射返回到你身上、好让你在关于它的方面、判明自己的方位。不过,在每一刻,在那映射中都有扭曲的可能性。你真的是在看到你认为自己正看见的事物吗?你真的已经将你认为自己已经投入的努力、投入到那向外延伸的努力之中?如我们说过的,这根小小的蜡烛、你借此指引自己、它是能够轻易地被吹灭,并且必须要持续不断地被重新点燃。与此同时,当你们在苦闷与混淆中搜寻之际,你能够失去了你的方向,你能够失去了你的道路。接下来,你除了后退进入自己的存有区域之外,你还有什么选择呢,那些属于你自己的存有区域仍旧看似相对平静的,仍旧看似拥有它自己的资源,在其中、你们至少拥有足够的安静,以致于你可以尝试去重建在关于极性的方面、你自己的意图,那个极性不仅仅是已选择的极性,同样也是你现在必须再次地,一次又一次选择的极性。

每一次、你做出那个选择,你都增强了那个选择自身。因为,我的朋友们,即使实情是:不完美地做出选择、其中包含了不纯粹的要素、大量的混淆仍旧留存;我们向你们担保,即使这些事物在这里,如我们说它们将会是如此,带着一颗开放之心来选择服务他人,该行动会产生出比你们有可能想象到的、更大的作用,因为如果你能够在此刻中找到爱,它会在一瞬间就改变所有事物。在此刻中找到爱会把你放置在一个成为爱的傻子的位置上,因为你并不知道这种爱将带你到何处。所有你能够做的事情就是从头到尾跟随它它会将你带到这样的地方,在那里你并不会认出你已经来到的地方,你如何已经到达那里的,或者作为一个在那里的人、你是谁。所有这些考虑都可能构建你认为是一种处于困难的世界中的稳定的方法,而所有这些考虑都将会受这样的错位影响,最终,你拥有的唯一指引、就是你继续在爱中前进的决心。

所以,让我们说,你已经承诺一种服务的模式,它已经将你与其他人联系起来,你会在某个点发现,情况就是如此,以致于一种在爱中开始的行动、已经到达一个苦恼的点,在这个点上,爱几乎不再可以被辨识为一种支持性的能量了,它已经因为挫折或愤怒的感觉而已经如此地被蹂躏,以致于你无法找到一条向前的道路了。你无法看见你的通道如何能够被清空。就是在那个时候,一种进入冥想的位置的撤退总是合适的,但是同样会发生的情况是:你能够和那些你已经为了共同目标联合起来的人、一起在服务中继续,假设你做好准备去允许这些在你自己个人的内在、在你已经进行的关系内在中的、变化无常的爱的预料不到的显化物,于是这些体验就可以催化你取得一种更有说服力的关系:联结你爱的本能、你充满爱的努力、以向外伸出援手、补给这一个急切需要爱的世界。

现在,我们相当地觉察到,(以上)那些并不会对于这问题给予你们一个清楚的答案:你们应该在街上示威,还是要找到一个你们可以退入的、迷人的隐修地。我们,从我们的观点,无法给予你们任何清晰的指示、好补给你们做出那个选择需要的东西。你们已经前来服务。服务的途径是多重的,服务的途径是多种多样的,服务的途径在它伴随的、折磨人的道路中、总是令人吃惊的。要对你们关闭那个将它自己向你建议的服务,就是用一种方式失败了。要带着一种对于「只会有一种正确的服务方式」的坚持而出发进入服务中,就是使你自己完全关闭了另一种方式。

所以,要在爱中服务、首先且首要的:去爱。爱就是进入一个关系的世界中,在其中、你们也在请求某种事情作为回报:你正在请求被爱。你请求被爱,甚至同时知晓,这可能是不会发生的。你让自己向着你在爱的失败中、体验到的易受伤状态开放了,作为一个致力于服务他人、而非服务自我的极性的人,你致力于首要的重要性,为了跟你带来的、要提供给世界的爱联系在一起。那意味着你准备好离开空洞、不足、受伤,以及你自己的那个情不自禁想要被爱的部分。你乐于允许自己的那个想要被爱的部分完全不被展现任何爱。那就是你同意在第三密度中投生时、你做出的牺牲了。你已经同意,你几乎肯定将会在你去服务的努力中体验到的那种对爱的渴望,将会是你的命运,那种对爱的渴望将会被深深带入你的存有中,在那里你可能会发现,不管所有格格不入的期待,不管所有相悖的证据,你确实一直都在一个内在深邃的、蕴藏各种资源的场所向上冒泡,而这些资源恰好能够疗愈你已经吸收到的无爱之伤口。

你能够接受越多的(泡泡)而被疗愈,你将来对这个星球执行的服务就会越多。如果我们想要从一种与世界结合的立场来检查这个情况,我们能够说,你们不必完全地置身于那种结合之外、好让这个过程在你内在之中进行工作。举个例子,如果你发现自己在和其他自我互动,这些其他自我已经发现你是不胜任的,或者具有一种不令人愉快的属性,在回应这种非常经常地会攻击性地评判你的时候,你把接纳、爱映射回去。我的朋友们,那就是业力循环的伟大破坏器了,该循环是:行动与反应、反应、反应。那就是你可以提供的礼物了。

现在,我们已经谈及一个情况,在我们对它的特征描述中,这个情况已经被给予了多少有些理想化的形式,因为你是在自己的存有中如此被配置,以致于你能够做出这个我们刚刚描述过的行动,情况将不会总是这样的。你将会处于这样的情景,以致于你能够对愤怒回报爱,对仇恨回报爱,对侵犯回报爱,情况不总是这样子的。接下来,你拥有良好的感官来了解到,你撞到了自己的限度的场合,在那些场合,就在那个时候,撤退到属于你自己的过程的安全之中,这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事实上,这是高度推荐的,因为在那里,你对谁都没好处,至少,你理应不造成伤害。

我们发现这些必得要提供的贫乏言语、无法给予你们任何类似于一条在你用一种日常的方式面对困难的情况中、前进的通常道路。所有它能够做的事情也许就是给予一条线索,这样在一或两个场合中,你们能够跟随它,如果那对你们是很有用处的,我们的服务就已经成功了。

我们是Q’uo,在此时,我们会离开这个器皿并回到名为Jim的实体、来探索我们是否可讲述那些可能仍旧留下的问题,好借此进一步地服务。Adonai,我的朋友们,Adonai。

(Jim传讯)

我是Q’uo,再一次和这个器皿同在。我们欢喜地问,是否在此时有任何进一步的询问,于是我们可以谈论它?

Fox:Q’uo,我想要问:Ra群体告诉我们,1981年在地球上有大约6千万个流浪者。在上一次传讯的集会中,那些属于Q’uo的实体说:你们很多人来自于其他地方、以协助这个星球转换进入第四密度,Q’uo群体拥有这种类型的体验的知识,因为你们很多人都是我们自己存有的一部分,并且已经穿越了遗忘的罩纱、加入其他具有类似心智和种类的实体,为了服务在地球层面中很多人内在的太一。若你们能够,告诉我们,现在地球的人口中有多少流浪者呢?

Q’uo: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姐妹。在此时,大约有3亿5千万个实体已经在你们的地球层面上投生,以便于对这个星球上那些需要它们的服务的实体、提供这样的服务。

很多近期已经来到这里的实体、同样来自于其他第三密度的行星,它们已经在那里完成了毕业,并且正在投生到你们可称为「双重激活的身体」中,以便于有所服务、帮助这个星球完成它进入爱与理解的第四密度的转换过程。这些实体的数量超过了流浪者的数量,几乎将近5亿个实体。

我的姐妹,是否有进一步的询问?

Fox:是的。若你们能够告诉我:此刻生活在地球上的那些流浪者中,你可否告诉我,有多少比例属于星际邦联之内的社会记忆复合体成员呢,尤其是那些我们十分经常交流的成员?

Q’uo: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姐妹。我们可以说,已经在这个星球的范围中投生的每个流浪者,确实都是服务于太一无限造物者的星际邦联的成员,因为这个行星实体、你们称之为地球,其他实体指称为Terra,是在这个邦联的管辖范围或责任范围之内 [容我们说]。

我的姐妹,是否有进一步的询问?

Fox:在那个问题上没有了。我有几个其他的问题,但是我将要保留那些问题并看看是否任何其他人有一个问题。

Steve:我确实有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关于在这个星球上投生的那些心/身/灵复合体、带着似乎是严重的限制、尤其是具有一种精神的或心智特性的限制,我尤其正在想到那些经常会被归类为「自闭症谱系」的实体、他们的情绪性方式被削弱了。我想要知道,你们是否可以告诉我,是否有一组投生前的原因是跟这类型的投生体验关联在一起?

Q’uo: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弟兄。确实,我们发现,有一个特定的机会被提供给这些,容我们说,正在表达你们人群知晓为「自闭症」的实体,因为这个特定的症状、使得这样一个实体要参与和他靠近的其他实体之间、一种亲近或衷心的交换情绪与智能的体验,这似乎是非常困难的。这是为了这些实体可以发展一种更大的能力去那样做,因为当有渴望在一个实体中创造特定的能力之际,这个实体非常频繁地会在投生前决定规划这样一种能力的缺少,以便于产生或显化并增强这样的能力的需要会从它表面上的对立面提供出来。

我的弟兄,是否有进一步的询问?

Steve:是的,我想要知道,是否这个过程有一种镜射效应会发生在那些爱该实体[讨论的焦点]的人那儿?

Q’uo: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弟兄。在大多数情况中,一个表达了人格自闭症的显化的实体、那些与他亲近的实体是在投生前就和这样一个实体联系在一起,并属于,容我们说,相同的灵性家族,且拥有相反的需要,也就是说,比起在这个情况中、通常会要求大多数人给予的、更多给予的能力,那情况也许是成为这样一个孩子的父母,或者这样一个孩子的兄弟姐妹。因此,双方,即照顾自闭症孩子的父母与这个孩子,同时都从这种相互关系取得了大量的增长,因为你们看,在你们的幻象之内,确实没有错误,仅仅有学习或多或少是困难事物的机会当困难遭遇一种完全的努力,也许带着某种成功的程度被面对,该困难的程度也可能会增加极化的程度

我的弟兄,有另一个询问吗?

Steve:没有了,非常感谢你们。

Q’uo:我是Q’uo,我们感谢你,我的弟兄。

在此刻有另一个询问吗?

Z:我有一个询问。当一个人拥有一种昆达里尼(kundalini)升起的体验,那是他的第四密度能量体的激活吗?

Q’uo: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弟兄。昆达里尼升起到达靛蓝色光芒能量中心,这是你们可以确实描述为对第四密度的身体、即绿色光芒能量中心的激活,绿色光芒的能量中心接下来就会被充分充能、于是能够体验到现在正在席卷你们星球的更高振动,然后这些振动就可以被分享或被传导,接着被传递到那些在该实体[体验到所谓的昆达里尼经验]周围的人们。因为尽管是一种在特质上看似孤单的体验,确实是用这种方式被体验到的;对于那个体验者将会接触的其他人、就提供了机会给他们扩展意识。

我的弟兄,是否有进一步的询问?

Z:没有了。

Q’uo:我是Q’uo,我们为你的询问而感谢你,我的弟兄。

此时有最后一个询问吗?

Fox:如果其他人没有问题的话,我还有一个问题。Ra谈到在做爱期间、在一对伴侣身上发生的相互增强性的能量转移,它会在身体的方面为女性恢复活力、并且提供灵感来喂养男性的灵性。它们陈述说,这种能量的途径对于女性是通过脉轮上升的,但是该途径对于男性是相同的吗,还是也许在两个实体之间会有一种圆形的路线呢?

Q’uo: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姐妹。当性能量转移是在男性和女性实体之间,或者是在那些表达男性和女性原则的实体之间被完成的话,能量交换是从红色到红色、从橙色到橙色、从黄色到黄色、从绿色到绿色。如果每一个实体都有能力去体验更高能量中心之交换,这种交换同样将会用类似的方式行进。因为要有这一种能量交换,就必须至少有绿色光芒能量中心的激活。我的姐妹,是否有个后续的询问?

Fox:没有了,非常感谢你们。

Q’uo:我们是你们知晓为Q’uo的实体,我的姐妹,我们感谢你。我们在此刻会感谢在这个团体中的每一个人邀请我们在今天加入你们。这样做一直是我们巨大的荣耀。一如既往,你们启发了我们,我们希望已经用类似的方式启发并鼓舞了你们,因为确实,我们全都一起在这条道路上行旅,我们一起寻求并分享太一无限造物者。在平安中歇息吧,我的朋友,同时知晓一切都好,一切都将是好的。你们与太一造物者是合一的,你们在日常生活的活动中、在每一天、都越来越多地发现这一点,因为这就是有意识的真理寻求者的自然发展了。我们是你们知晓的Q’uo。现在,我们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Adonai,我的朋友们,Adonai vasu borragus。

Translated by T.S.

(V) 2018 Reviewed by cT.

翻译出处:https://soultw.com/TLOO/2018_0303b.htm

英文出处:http://llresearch.org/transcripts/issues/2018/2018_0303.aspx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