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12/26 双生火焰

S的问题:今天的第一个问题是,我感觉自己好像同时活在两个世界里,两者都有爱和服务的机会,也都认同恐惧以及「万一……怎么办」的想法。我感觉正好身处在两个世界的中间,并越来越多地被拉扯,而无法作出分辨。在每个世界中,我的犹豫不决与中立性看起来似乎都在用不同的方式造成其他人的某种痛苦和不幸。我一直在想R,她是怎么跟随N走的;「你们的人民将成为我的人民,你们的神将成为我的神。」[1]以及有可能对我丈夫有益处的事情和象征性地对即将成形的第四密度地球有益处的事情——源自于那种无条件的决定,甚至到了强烈牺牲的地步,同时坚定地立足于开放之心的无条件接纳。我一直有意识地通过我的手和心送出爱与光——不是我的爱与光,而是造物者的爱与光——我不知道这是否有帮助。我想要知道,是否有什么更多的事情是可以被有意识地完成、有助于服务的。

所以我的问题是:你们能够尽可能具体地评论我在这种情况中正在体验的分裂吗?借由怎样的过程,我可以使得两个世界合一,接着荣耀一颗当下开放的心呢?我自己有没有任何显著的扭曲是在妨碍这种决定呢?

2002/11/24 内在层面的居民

团体问题:我们今天的问题,Q’uo,容我们说,是跟提婆(devas)有关,它们位于星光(astral)世界、提婆领域中。我们想要你们给我们一些信息、关于那里的居民。我们多少觉察到,有属于非常高级别的天使,有与大自然世界关联的一般灵,有火、水、土、风的(元素)灵,我们肯定同样还有其他的灵。我们想要你们给我们讲一讲:居住在提婆领域的实体们有哪些种类。

2002/11/03 催化剂的三个层次

团体问题:今天的问题,Q’uo,跟我们感觉的催化剂之强度有关。我们听说,大多数有效的学习是和某种创伤一同发生的。我们想知道,那是为什么。是因为我们想望去学习的课程的强度吗?我们想望去学习的课程是否可以从我们体验的催化剂分辨出来?还是需要看得比体验到的催化剂更深入?我们想要你们给我们一些信息:关于我们如何体验催化剂、以及我们如何才能在使用催化剂的过程中更有效率。我们可以在处理催化剂本身的过程中看出自己试图学的是什么,还是需要用更多的冥想去发现这功课?我们需要和梦境一起工作吗?我们需要写些随笔?除了仅仅观察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可得的催化剂之外,我们需要做某件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