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11/27 与Q’uo对话

Copyright © 2002 L/L Research

特别冥想

2002年11月27日

团体问题: 主题为2003年将会发生什么物质上和形而上方面的事情?为了妥善处理这些事情,灵性导向的人们应该做什么,怎么思考呢?

发问者:第一个问题是,我们说话的对象Q’uo究竟是谁,该通讯过程是如何通过Carla运行的呢?

(Carla 传讯)

我们是你们知晓的Q’uo原则。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我们存在于对祂的服务中。

我们是Q’uo,觉察了你的问题。我们凭借这个器皿在她的能量体之内已经打开的路径而跟它通讯,以便它可以更直接地从宇宙中接收信息,这些宇宙存在于潜意识之外、存在于人类大脑中的内在或形而上世界之外。我们和很多其他的声音都居住在那个宇宙之内,受到你们星球上的人群吸引,前来相助,因为同类相吸,这些人追求真理,而我们可作为一种资源;你们的人群当中有许多管道,他们收到形形色色的这些声音,端看该特殊器皿的[容我们说]调频或能量的静态平衡而定。

今晚这个器皿呼唤我们到这个小组来。她以耶稣·基督之名,邀请她在稳定、清醒的状态下可以收到的最高与最佳的通讯。然后,这个器皿在心里呼唤这种性质的通讯,并在我们以她心中最亲爱、最崇高的名义回应时挑战我们;对这个器皿而言,那名义就是耶稣·基督。

我们是那些能够说耶稣是主的实体,因为这个实体、你们自己以及我们都从无限造物的最开始,就一直保留着单一伟大无限造物者的全息式火花;在演化的进程中,我们最终体验到了名为耶稣·基督或受膏者的意识。我们已经发现,第四密度的无条件之爱的缩影就是救赎的品质,它将在实体们的内在创造出该振动——使得寻求的灵魂聚焦于从第三密度进入第四密度的毕业过程。

在这个时候,容我们说,差不多在你们的十年以后就是毕业日了。因此,这个器皿十分敞开地和我们一起工作,因为该器皿也感觉到宇宙指引的声音,容我们说,对于任何希望体验它的人都是有帮助的,当然在未来十年也是如此。就服务他人和无条件之爱的角度而言,以这种方式尝试帮助那些走在灵性旅途中、走向毕业的人们是很好的。

基督意识的品质就是被称作耶稣的实体——这个人类,在他的无私和为他人奉献全部的过程中,所穿戴和变成的品质。这基督意识等待着那些在寻求灵性答案的道路上走得更远的人。因此,这个器皿能够成功地接触,并使她自己确信,这个接触即是它所陈述的(身份)。

我们可以进一步回答你吗,我的兄弟?

发问者:Q’uo 在穿越宇宙的演化过程中有些什么经验?Q’uo是否也经历过第三密度?

我们是你们认识的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兄弟。Q’uo原则由三个实体所构成:一个属于第四密度,即这个器皿和团体所认识的Hatonn;一个来自第五密度,名为Latwii;一个来自第六密度,名为Ra。这三个社会记忆复合体组成了这个声音。这些实体们属于这个银河系统。其中一个属于金星能量;其他两个在其他的恒星系统经历了第三密度。全体都以独特的方式经历第三密度,每个(成员)都以自己的方式精炼那经验。跟你们这个特别的星球的人们的经验相比,每个(成员)的第三密度经验都显著地容易许多。这是因为你们所在的星球居住着那些留级重读的学生,有些人在七万五千年周期之前就开始这门课了。这是一群特别困惑的实体,他们漫长的经验还没有使他们在从服务他人到服务自我的所有变化中做出一个明确的选择,于是他们随机地、无聚焦地前后摇摆着。在你们人群当中,这种意志上的缺乏可以追溯到许许多多次转世以前的历史,在一些转世中,既没有为正面意义的毕业(资格)加分,也没有为负面意义的毕业加分。

我们希望分享这些我们能分享的信息给那些想要听到的人们,以此来增加收割量。在给予你们这些信息的过程中,我们请求你们在文章中清楚地声明我们不是权威,我们毋宁是那些奉太一无限造物者之名前来的实体。我们作为同一条路上的旅伴,可以分享意见,那条路径就是道(Tao)。我们能一边前进、一边分享我们的一些意见,但我们请求每个考虑这些想法的人,只在这些想法中选择那些有深深共鸣的部分,于是,它感觉起来就好像每个人都在忆起、而非学习。对于那些没有共鸣的事物,我们会请你们把它们放在一边然后忘记,因为信息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如果我们所提供的事物暂时不适合你,那么我们请求你抛开它,因为我们不愿成为挡在任何人前方的绊脚石。

我们可以进一步回答你吗,我的兄弟?

发问者:你可否解释你所意指的毕业与收割(harvest)

我们是Q’uo,觉察了你的问题。(在场)所有人都熟悉收割的概念,这个器皿在她长达五十九年的地球经验中,她把注意力聚焦在你们称为的圣经的教导上。在这本特别的书中,收割的意象有一种特殊的意义,因为据说耶稣实体在他的教导中,提供了一则关于收割的故事。确实,这个实体提供了很多关于收割的教导。在这些教导的案例中,所有的教导都是通过故事和意象来提供的,因为这位收割的信使到来的时间,要比这个星球的实际转换(密度)时间早了大约两千年,这个转换即进入到另一个经验的密度,进入到围绕中心太阳的星系大螺旋中的空间/时间之内的另一个区域。

耶稣实体关于收获期比喻的核心是:各个田野满是发白的庄稼,所有的谷物都成熟并准备被收割;但却没有足够的工人来收割;接着便听到一声呼唤,那些追随这位老师的人,被呼唤去承担起荣耀和责任,每个人都以自己的方式尝试增加该可能性:唤醒那些正在绽放、已经成熟的灵魂,他们是七万五千年学习的成果与骄傲;于是他们得以跨出最后一步,跨过终点线,从以胆怯的意志为爱的志业服务,转变为一股热情与火焰,专注又慈爱地为自我周围的人、这个星球的益处来服务。

确实,在另一则关于收割的故事中,这个实体暗示,工人们进入葡萄园收割葡萄,他们工作了大半天,有一些人在当天很晚的时候才来上工,然而,到了收工的时候,所有人都被给予相同的一枚钱币。这点在收割上同样也是真实的。在75,000年的学习过程中,对于自我的真实本质的觉醒与觉悟发生在什么时候并不重要。关于那即将发生的事和部分已发生的事,名为耶稣·基督的实体是第一个信使:那就是,一个无条件之爱的时代——第四密度,即将到来,而无条件的爱也是第三密度课程的真实本质。当心(轮)能够在生命中过半的情况中保持开放,关注他人的福祉、幸福、舒适、安全,并且服务他人,毕业就发生了。心需要被唤醒,被那蕴含于开放之心中、要知晓真理的渴望所点燃。借由保持心的敞开,该寻求者的学习过程变得更有效能许多;借由尝试去服务他人,爱的双眼开始有理由去睁开。

我们可以进一步回答你吗,我的兄弟?

发问者:如果一个人需要示现无条件之爱,好达成收割或毕业,他要如何克服自身之中的那些阻碍他的负面样式?

我们是Q’uo,觉察了你的问题。我们首先建议不要想着“克服”此过程,而毋宁视为平衡、更深入地移动进入真实自我的本质。自我可以被自我看见,如果自我能够客观地(检验)正在接收的数据,自我就可以发现他自己是有帮助的。

第三密度生活方式的真正核心即是全然困惑的体验,这个密度的目标是去创造一个氛围:一个人在其中唯有凭借信心,才能看到当下此刻的健全与适当性。这个困惑的目的是让那个婴儿灵魂戒掉生物性的、做出(日常)选择的大脑,并且进入第四密度的大门,容我们说,也就是人类载具能量系统的第四脉轮,绿色光芒能量中心或心轮。一旦寻求者能够掌握这种开放之心的价值、以及逻辑智力和人格的种种限制,这个寻求者就远远更加有能力保持意识的特定部分致力于精炼其准确性、并减少伴随着接收传入信息而来的情绪上的偏见。

我们会建议,生物性头脑(mind)的目标是保护有机体的生存,以便适应环境,从第二密度类人猿王国时就开始了,它们就是因为这种适应的特性而兴盛的。一旦这发生了——即心的开放发生了,一旦内在之耳能够开始向作为一个整体的意识暗示:一般而言,它都带着偏见看待收到的信息,那么它就远远更有可能在自己内在侦测到引发困惑的触发之物,而该困惑超过了单单传入信息的必要。

甚至在一个实体出生之前,就开始受到教化作用的影响,甚至在童年时期,这种文化适应的过程,就很快创造出了一种误解的样式,奠基于这些来自父母、朋友、老师以及周围的其他人的信息;这些人围绕着这个穿过出生的大门进入该幻象的年轻灵魂。因此,几乎不可能真的抵销那些产生扭曲的学习经验。我们不会推荐实体们尝试去除扭曲,因为扭曲不是一个贬义词,毋宁是一个描述性词语。无限造物者的第一扭曲(变貌)是自由意志,第二是爱,第三是光,在讨论太一无限造物者之奥秘的系统中,这些是此特定系统的首要的三个原初价值。

这是否回答你的询问,我的兄弟?

发问者:看起来,我们的星球正在进入一个非常困难的负面体验期。一个想望毕业进入第四密度的人,如何才能应付正在发生的事情和2003年将要发生的事情呢?

我们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兄弟。首先,我们会说:政治阴谋、动乱、恐怖主义与战争的物质界显化,就如同它们本来的样子,都是毕业过程的自然外围现象,在其中,那些选择服务自我途径的实体,跟那些尝试走在服务他人途径上的实体一样,怀着相同的热爱与专注来尝试毕业。我们会建议,这些情况掌握在所有那些理解并了悟到他们是永恒的公民的人手中,他们来到这里学习与服务,并想望持续地学习与服务;因为这是每个实体的向上螺旋细胞的渴望,也是存在于物质宇宙和形而上宇宙内部的每个原子的渴望。

我们会建议自我要留心。开放之心的责任是去无条件地爱它所见的每一件事物、每一个人,把它们都看作是自我或自我的一部分。在不安与冲突的时代,实体们被给予一个增强的机会,去观看自身的阴影部分——那只在内心深处撕咬的狼。即将到来的一年或许包含不平静。我们只能鼓励每个人在面对第三密度情形时打开内在与外在天赋的兵器库,在尽其所能地跟随灵感服务他人的过程中,找到合适的方式去回应。

随着这种关注被简化为它的实际本质,即它只能被知晓一切都好的正面所影响,或被焦虑带来的负面所影响,那么,这种关注就能够转变为这个小时、这一年乃至未来十年的真正职责了。那就是协助这个星球、协助自我和每个其他自我获得一种能力,能够享受点亮你们星球的、更高密度的光。那道光的特性正在改变,第三密度的肉体载具要居住在那种光中将变得越来越不可能,不是因为它对肉体会造成伤害,而是因为该能量会用某种方式硬化为一种典型的第三密度心智状态、跟自我保护与生存的概念关联在一起。

要享受第四密度的光取决于(是否)能够进入一种意识状态,在其中,所有其他自我都被视为自我,所有的罪恶与成就都被视为寰宇自我的一部分,并且能够转动180度,直到自我被视为万物和造物者。这种意识的统合以一种方式打开自我去爱和被爱,这种方式如同身体爱自身,而非分离的实体们彼此相爱。

每一个人都是独特的。我们没有假定一种高等的心理状态,我们毋宁建议,在潜意识的层面,(宇宙)造物之内的所有实体早已是一体的,因此,从第三密度移动到第四密度的过程,有部分是由该实体在信仰与感知层面接受一体性所构成的。这使得该觉知的实体在偶尔感知威胁时,偏向于保持无条件之爱的态度,保持存在的光芒四射。据说,圣方济各实体曾经称呼火焰为火姐妹,称呼痛苦为痛苦弟兄,看见一切事物与品质都是太一无限造物者的一部分。在每个文化中都有……

(磁带第一面结束。)

(Carla传讯)

我们是Q’uo,再次和这个器皿在一起。刚才我们从形而上的角度,谈到你们对明年的关切,接着我们指出那些忆起混淆机制的人,他们的能力会提高;因为混淆机制覆盖了在无限的意识游戏中发生的事物的更深层次的本质。

我们会建议,在即将到来的一年中,在那种不断发展的合一性之中有一种持续发生的、周期性的事件,仿佛你们人群当中有些人此刻实际体验到了密度在逐渐增强。这些运动很早以前就开始了,随着这个星球的顺时针运动,螺旋进入第四密度的时间/空间和空间/时间的振动,运动的频率还在不断增加。在第四密度的空间/时间,与生活在第三密度的、做决定的大脑中的人之间,振动的不匹配正在逐渐增加,要感觉舒适变得越来越困难。那些确实服务自我的人(制作)的玩具及小玩意儿,又明显增加了这种不舒服体验。这些玩具包括你们的大众媒体以及你们的服务自我的人群的各种阴谋诡计的产物。这两个因素综合起来,提供第三密度实体一种显著增强的匆忙、压力、焦虑、甚至沮丧的体验。

对于那些觉醒的实体,这不匹配有种不一样的效果。在投生中尝试去保持第三密度的心敞开、肯定会是不完美的尝试。无论如何,全然渴望保持无限的爱流经能量体,这渴望对于时间/空间的宇宙,而非空间/时间,有一种可观的冲击力。在时间/空间宇宙中,意图与理想是具体的东西。因此,即使该实体在保持心开放的方面一直是彻底不完美的,不知疲倦地、一再重复这意图、好返回心胸开放的状态,这就允许这个寻求的实体回应第四密度的振动,在这样做的过程中,这个实体进入它需要的、下个疗愈的紧要关头。在很多时候,这些紧要关头是情绪性的,通过情绪性的状况[如该器皿所称]而表达。在很多其他的时候,会存在身体载具上的实际困难,或者存在其他的效应——这些效应随着那个实体对于增强的光密度以及那个实体的能量系统之内的不平衡的反应而各有不同。

因此,目标并不是完美,毋宁是不屈不挠地返回、记起无条件的爱。无条件的爱就是太一无限造物者的本质,那本质弥漫并充满整个你所觉察的宇宙、以及所有你尚不能够量度的宇宙。确实,这个长久以来被认为是一种真空的太空,的确密密塞满了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比起你感知为物质的原子还要远远更加密集。

这是否回答了你的询问,我的兄弟?

发问者:关于实际可能发生的事件,Q’uo可否给出任何的预言,好让人们可以在心理与灵性上准备好自己去处理它?

(我是Q’uo。)我们会建议,预言式资讯将使得这个通讯失去调音(detune),到了某个程度我们就不能够通过这器皿说话。因此在回应之前,我们要指出,我们也不认为有可能具体地在此类的主题发言而不冒犯自由意志。我们再次单纯地请求每一位都觉察到,可能会有服务的机会,这些服务的方式现在并非显而易见的。借由聚焦在「一切都好、一切将是好的」这份坚定信心上,这情况随着其发展将远远得到更好的服务。

我们要问每个兄弟姐妹,当每个人所关注的事物的本身都会帮助塑造未来的时候,在恐惧中对任何事情都念念不忘,这是好的吗?那么,甚至是以做好准备的方式而对危险念念不忘,这是好的吗?或者居住在一个没有危险、从而认可你所想望和渴望的事物的宇宙中,这样是不是更好?实体们如何在内心跟自己对话,加总起来就在你们所称的共识性实相中,创造出联合的未来;所以对生存的任何关注,如果超出了类似你们为断电所做的通常准备,都是以某种方式在表达恐惧。

(宇宙)造物中没有一个部分可以被贴上安全的标签;而就意识的持续性、兴旺繁茂、发展进程的方面而言,也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被贴上不安全的标签。危险并不存在,物质幻象就是一个幻象。只有在考虑到收割期对你们星球表面的影响时,收割才是物质性的,因为第三密度人群在振动上确实落后了,这对即将到来的密度形成阻力。地球,作为一个星球,作为盖娅,承受生产阵痛已经很久了,它需要光倾注到这个实体称为的基督网格、而其他人称为第四密度网格或扬升网格中。

这是真实的紧急时刻。在这个全球的情况中,我们的焦点,也许任何形而上的思考,都在于减轻行星地球在其收割中的阵痛,接着从这个重复许多次的贪婪、掠夺、战争的循环中,增加灵魂的收割量。容我们说,这种防御与扩张的总和方针是恐惧与痛苦的产物。这些情绪就如同给了第五密度、负面实体们食物一般,这些负面实体从第五密度的层面正在激发和激活(人们)朝向极端主义的信仰以及关于正义的「以眼还眼」观点的倾向。那些愿在此时服务的人们大可尝试去改善第三密度的共识性实相,我们鼓励那些尝试去帮助的人。拯救自我的尝试是一种源于恐惧的尝试,我们会建议,这不是一个可从中取得真理的位置。追随真理会通往自我之心,在自我之心中,一个实体与那为万物赋予生命的存在合一、而不会过度关切其肉体载具。我们并不建议实体们漫不经心,毋宁是适当地随着事件的发展做出回应,同时拒绝用以恐惧为基础的担忧给心智的途径造成负担。

你会从许多信使那里收到信息:看到的、读到的、听到的东西,进入视线的鸟兽、风雨。把真实知晓的过程带到你身边的是你自己的指引系统,它居住的世界,位于你大脑细胞的阴影海洋;它打开一扇通往无限宇宙的大门,那是每个实体生活的真实处所。

如果你愿意的话,想象一个看电视的人,他观察的是一个虚拟的实相。造物者的无限爱与光有种种变貌,第三密度的肉体频道接收到它们时,就被转译到这个特定的生活频道中;与此同时,每个实体却居住在对应的形而上宇宙里。肉体的死亡是从一个厚重的化学性幻象,移动到一个较少扭曲的非物质宇宙;生命不会中止(存在)。无论如何,每个实体在此刻进入投生,不是为了拯救自我,而是为了伸手帮助别人;随着一只只手伸出来,手跟手开始相连,实体们开始希望以专注又和谐的方式,加入变化的韵律和流动,这些非常合适而且必要的变化正在你们星球上发生。

在此刻收割量真的可以大幅增加,因为在这里的如此多的实体距离觉醒只有一小步,所以我们感觉,好比你们这个团体以及所有正面导向的光中心[都在你们星球上],随着它们工作的不断增强的协调一致,它们开始看起来较不像是孤立的灯塔,而更像是(闪亮的)大都市。第四密度的网格可以看作是由所有正面人群手牵手、心连心而形成的在帮助你们的星球的方面,寻求中的实体可以看着全球,看着许多生命原力虚弱的地方,看着那些贫瘠而荒芜的地方。这个器皿所称的网格在这些地方,需要得到强化或调整。

单凭打算这么做、接着进入冥想状态,实体们就可以在任何时候选择变成放射器,向这个网格发送无条件之爱。送出这种光的过程,是一个发出意愿的过程。在这个为一些人送出光的过程中,某些观想是有帮助的,好比观想紫色的光正在被送出或者观想这个星球,有光流入网格、接着网格亮起来了。我们愿指出,你们科学家已经发现这个网格、还发现其他东西,因此实体们可以找到的有关资料琳琅满目,这些资料用线性的方式描述具体的网格入口和节点,而这个实体缺乏(科学)语言做更深的讨论。不过,当自我在开放的心(轮)之中协助时,并不需要知晓网格的组成。

我们可以进一步回答你吗,我的兄弟?

发问者:将一个人的能量中心群与基督网格对齐的最佳方式是什么?我们如何观想它,以便于向它发送能量呢?

我们发觉这个器皿越来越疲倦。我们是Q’uo,我们将这个问题作为此次集会的最后一个完整询问。

这个器皿熟悉德隆瓦洛·默基瑟德(Drunvalo Melchizedek)实体的作品,我们会说,尝试去跟随那本特定的、跟激活梅尔卡巴有关的书里面的练习,这会构建一个系统,一个实体可以由此在仪式性的心智活动中驾驭并锻炼漫游的心智,这会有助于开启能量体。有多少种鼓舞人心的体验,就有多少种开启能量体的方式。好比德隆瓦洛实体的方法,以机械性方式打开心轮;该方法的负担是其外在形式:必须从头到尾,循序渐进,一步一步地走程序。

这类开启心轮的仪式有很多种建议,我们鼓励感兴趣的实体搜寻有关的可得资讯。对于我们自己,我们建议更多地沿着那条路线:那种对于喜悦和感恩的无可言喻且自发性的表达——这是每个人在狂喜时刻体验过的。我们给这个器皿的头脑带来一个男人和女人在爱中连接起来的体验,友谊缔结的体验,发现自己热爱一己的工作的体验。这些感觉用它们的真实本性开启了心轮。当美丽以纯粹的方式被感知的时候,它完全地开启心轮。

因此,什么事物将开启心轮,这对于每个寻求者而言都是独特的。对于这个器皿,它是一再一再地返回耶稣·基督的餐桌,好将这个实体视为无条件爱的化身吸收到她自己的内在。当这个实体听到核心话语:「这样做以纪念我」,她处于狂喜之中,这个器皿在心里回答:「主,我会记得。」对于另一个人而言,心轮的开放可能涉及一首歌曲的美好,小鸟的飞舞,玫瑰的香味,或者和深思一个抽象观念有关。每一个实体的平衡位置都是不同的。

无论如何,开放心轮是所有人的共同需要,但不是从一个粗心或毫无准备的位置来开放。在你要求自己的心开放之前,首先我们请每个人要求自己的能量体进入平衡、开放、畅通的状态。单纯地向心智要求让自我照料这一点会有助于进入那种意识的状态,进入爱的灵感与正确生活的热情,坚守自己心目中最高、最佳的原则。这些感觉攸关领悟到自我的本质和周围大自然的本质,对于打通心轮大大有帮助。当然,任何你觉得令人鼓舞的、有共鸣的东西,都值得你信任。

我们用来结尾的建议是:我们请求各位记得,灵性的演化是一个改变的过程。改变的本质就是把意识推向不舒适的状态。一个实体在一天中、在意识中做的工作越多,其意识的新陈代谢就攀升得越快。这就好像一个实体锻炼肌肉一样。寻求每天定时冥想,这是好的,尤其是,如果这样的练习是独自一人完成的话。在团体中冥想更长的时间,这肯定是更为安全的,我们肯定地建议实体们在团体中冥想,这要比自己独自冥想在磁力的方面会更加强大。

我们建议温柔地对待自己,因为要爱人如己,第一个必须被爱的自我就是你自己,而这是所有「自我」中最难爱的,因为你自己的所有秘密想法都是你知道的。我们请大家尽量保持轻松:一方面像恋人一般、充满炽热的激情、追寻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真相、追寻深层自我的真相,同时跟幻象表面保持轻柔的碰触,并非不尊重或侮辱它的重要性,而是认识到,你在这过程中接收的信息,本身就牵涉到幻象。

我们感谢名为W的实体、以及这个群体的其他成员,在这次多少有些不寻常的集会*呼唤我们出席。我们享受这次的冥想以及和你们自己的振动分享我们的振动,我们感谢每个成员牺牲时间与能量,以便于拿出这段沉思与发问的时间。我们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每一位。我们是你们知晓的Q’uo原则。Adonai。Adonai Vasu。

(*编注: 发问者住在巴西, 通过越洋电话提出问题。)

Translated by T.S.

(V) 2004, 2019 reviewed by Sunny & cT.

翻译出处:

https://soultw.com/TLOO/2002_1127b.htm

英文出处:

https://llresearch.org/transcripts/issues/2002/2002_1127.aspx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