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08 个人能量场的南极

团体问题:Ra说“南极或阴极是吸引的一端。它将那些受其磁吸的东西拉到它自己上头。” 另外是:“关于能量场要掌握的最重要观念是:较低的那一极或负极会从宇宙汲取寰宇能量进入它自身。” Q’uo,你们能否探讨这个关于我们“吸引体验”或“汲取体验到我们自己身上”的概念吗?我们如何能够更好地理解它,并把它整合到我们的灵性道途上?一些人如何可能能够通过意志力而有意地将某些体验吸引到自己身上呢?

2021/04/14 春季问答集

话题:平衡忙碌与灵性旅程;禁欲、正面道途上的控制;第一密度实体的“转世投生”;大众对社会黑暗面文化的兴趣;诸如慢性偏头痛这样的肉体疼痛的形而上意义;流浪者以及回忆起自身来源的潜能;何为幻象;因故而未出生的孩子,得与失的人生功课。

2004/05/02 催化剂与我

团体问题:我们今天的问题是关于催化剂,以及判定我们的催化剂是什么。我们想要得到一些资讯来帮助我们判断、生活中的催化剂是什么,我们应该把焦点放在哪里。问题的第二部分和处理催化剂的方式有关:当处理成功时,成功似乎是因为我们可以轻松地对待催化剂,能够把它看成催化剂,在和它工作时发展出某种包容与耐心。Ra说过,出了差错的催化剂容易让我们感到挫折和愤怒、产生疑虑和沮丧,所以我们希望Q’uo给我们讲一讲在发展包容和耐心的品质之际,如何保持在正轨上、如何避免挫折与愤怒。

2002/11/03 催化剂的三个层次

团体问题:今天的问题,Q’uo,跟我们感觉的催化剂之强度有关。我们听说,大多数有效的学习是和某种创伤一同发生的。我们想知道,那是为什么。是因为我们想望去学习的课程的强度吗?我们想望去学习的课程是否可以从我们体验的催化剂分辨出来?还是需要看得比体验到的催化剂更深入?我们想要你们给我们一些信息:关于我们如何体验催化剂、以及我们如何才能在使用催化剂的过程中更有效率。我们可以在处理催化剂本身的过程中看出自己试图学的是什么,还是需要用更多的冥想去发现这功课?我们需要和梦境一起工作吗?我们需要写些随笔?除了仅仅观察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可得的催化剂之外,我们需要做某件事吗?

2002/08/09 痛苦与病痛

T1的问题:今天的问题是关于病痛与苦难,因为我腰部右侧的神经很痛,痛得我睡不着觉,我很担心这会不会影响以后的生育能力和健康。为什么真诚追求灵性生活的人,常常遭受痛疼或疾病之类的折磨呢?我知道自己是善良的灵魂,那为什么我或高我会将痛苦包含在人生之中呢?Dalai喇嘛圣座说过,生命的目的就是处在快乐中。我深深同意这点。有些哲学书籍教导我们,病痛可以帮助我们成长。我对于这种思想感到不舒服。我是否应该跟高我沟通一下:「告诉我要做什么才能使得你和我们都快乐呢?饶了我、不要承受这样的事了。」

2002/05/16 关系与催化剂

提问者:Q’uo,这是T1的一个问题。问题有一些宽泛并可能是双重的:我感兴趣的是处理我的婚姻中的催化剂的最佳方式,以及如何在这方面提供服务和爱,而不是增加催化剂或给总的生活方向添麻烦?我感觉到我的内在有一种我能够触及和感觉到的悸动,我似乎正带着灵魂的目的做某件事,在某种程度上类似我在《一的法则》第五册中读到的,你们提到过的“银色微粒”,每个人是如何知晓自己处在正确的轨道上的。是的,有时候我的(知晓),我猜想,可能仅仅是在一些时候的一次脉搏加快、颤抖,你可以称之为微粒。还有在我的胸部较低和较高的位置、有时候是在我的喉部有灼烧感。我认为这是一种「用它、否则失去它」的内心现象,而且我并不想要因为我没有聚焦或聆听正在发生的事情的正确方向而失去它。同时性一直都在我的生活中发生,但是我并不知道它们的意思。我做梦并且每周多次记录我的梦境,但我不知道如何诠释它们,尽管我尝试去诠释。甚至尝试都只在某种程度上混淆我,或者它们是更为复杂的。不管怎样,我知道这是一种上主指引我、指导我的方式。我知道这里有两个大的、巨大的议题,基本上,关于我的婚姻及其催化剂的方面,它也许是同一个议题,如何从催化剂学习,如何有效利用梦境以及充满我人生的同时性来学习,如何指引它们进入到我应该用我的生命来做的事情中,或者抽出一段爱的时间,让我能够从事创造、写作、雕塑等等。

接着,Q’uo,我们也想要知道你们对于进行类似这次的、个人性的集会感觉如何。对你们这次也许会作的评论,我们会很感兴趣。

2001/11/04 911与催化剂

团体问题:今天的问题再一次聚焦在911事件周围。我们想知道你们可否给我们一些资讯,关于在这次事件中直接涉入的人群以及献出生命的人们,他们是不是我们所有人的催化剂,好让我们成为你们可能称为的「祭司国度」——国民都渴望对他人有所服务并跟随和平战士之路,在生命中、在心中找到爱,并和他人分享这条道路。关于这种催化剂能怎么在我们所有人的生活中运作以及我们如何才能成为一个「祭司国度」,你们可以详细描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