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的法则第八场集会

1981年1月26日

8.0 Ra我是Ra。我在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我现在开始通讯。

8.1 发问者:关于我称为的邦联之广告,我有一个问题。它跟自由意志有关。就我的理解,已经有些特定的接触被议会允许,但由于有些人的自由意志,这被限制了;他们并不想要这类的接触。我们现在制作的这份资料将被散布,散布的成果将仰赖于该行星上相对少数的人群的需求。该行星上现在有许多人想要这份资料,但纵使我们将它传播出去,也会有许多人不知道它是可取得的。是否有可能制造某种我称之为广告的效果,或者这样做违反自由意志的原则?

Ra我是Ra。如果你愿意,考虑你的生活经验复合体已经采取的路径。考虑那些巧合以及奇特的情形,一件事借此流动到下一件事。好好地考虑这点。每个实体都将接收到各自所需要的机会。

对于你们人群当中的那些寻求者而言,这份信息的来源存在性并非在每一位的生活经验复合体中都有一些用处。因此,该广告是一般性的,而不是被设计来指示(人们)寻找任何特定的资料,而只是暗示幻象的本体面。

8.2 发问者:这里有昨天的一部分材料,我将朗读一下,你说:“有一定数量的降落事件发生。其中有些降落属于你们的人群。有些属于你们知晓为猎户集团的实体们。”我首先的问题是,当提到“有些降落属于你们的人群”,你意指什么?

Ra我是Ra。在这个时间/空间的当下,你们的人群有些科技上的成就[如果你愿那么称呼],有能力制造并驾驶这种形状和类型的飞行器——即为你们所知的不明飞行物。这对于你们人群的社会记忆复合体的振动率是不幸的:这些装置不是被用来服务人类的,而是用于潜在的破坏。这进一步搅乱你们社会记忆复合体的振动链结,导致服务他人者和服务自我者都不能为该社会记忆复合体获得开启通往智能无限的大门的能量/力量。接着,这导致收割量是少的。

8.3 发问者:我们人群的这些飞行器是否来自那些我们称为的此时不具肉身的层面? 他们的基地在哪里?

Ra我是Ra。我们说到的这些属于第三密度,它们是你们人群中各式各样的社会部门或结构的所谓军事复合体的一部分。

基地是各式各样的。有些基地[如你对它们的称呼]在海面下,位于你们南方、靠近巴哈马的水域中,也位于你们太平洋海域、靠近智利的海上边界的几个地方。有些基地在你们的月球[如你们对这个卫星的称呼]上,此时正在整修。有些基地在你们地面上四处移动。有些基地[如果你愿那样称呼它们]位于你们的天空。这些是你们人群的基地,为数众多,并且如我们先前所说,具有潜在的破坏性。

8.4 发问者:运转这些飞行器的人群是从哪里来的? 他们是否与地球上的任何国家结盟? 他们的来源是什么?

Ra这些人群,如同你或我,来自同样的地方。他们来自造物者

依照你想问的问题,就其比较浅薄的层面,这些人群是负责[你们称为的]国家安全的、你们及诸个其他自我的政府中的那些实体。

8.5 发问者:那么,就我的理解,合众国拥有这些停放在海底基地中的飞行器?

Ra我是Ra。你是正确的。

8.6 发问者:合众国是如何学习到建造这些地上[听不清][1]的科技的?

Ra我是Ra。过去有一个心/身/灵复合体,被你们人群知晓为尼古拉(Nikola)这个振动声音复合体。这个实体离开该幻象了,其论文包含着必要的理解,一些心/身/灵复合体——他们服务于你们国家分部复合体的安全机构——取走了这些文件。因此,你们人群私密地拥有该基本科技。

在你们称为俄罗斯人的那些心/身/灵复合体的案例中,大约在你们的二十七年前,一个(星际)邦联成员给予他们该科技,它试图分享信息并给你们人群带来和平。这些实体给出这份信息是个差错,但我们在这周期的末尾做了很多事情,试图协助你们的收割;我们从中学习到,某些协助类型是愚蠢的。那点促使我们在这个时日采取更谨慎的措施,纵使该需求是一个比一个大的力量,并且你们人群的呼求也越来越大。

8.7 发问者:我对这些飞行器——我们为此建造水下基地——感到困惑。它们是[听不清]。这个科技是否足以使所有其他军备相形失色? 我们有能力驾驶这种飞行器吗,或者是否有任何武器像是…它们是被给予我们[听不清],或者它们只是用于运输的飞行器? 它们[听不清][2]的基本机制是什么? 我真的难以相信我正在说的这些话。

Ra:我是Ra。该飞行器在某些例子中或许不该被这么称呼。把它们看成武器会是更恰当的。所使用的能量属于极化地球圈的电磁能量场。该武器有两种基本类型:你们人群所称为的灵子(武器),以及你们人群所称为的粒子光束。这种科技蕴含的破坏力是相当可观的,并且这种武器已在很多案例中被用来改变气候模式,和增进此时正吞噬你们行星的振动改变。

8.8 发问者:他们是怎样保守这个秘密的? 为什么这些飞行器不被用在运输上?

Ra:你们社会部门幻象的各个政府都渴望避免公众注意,这样一旦你们人群所称为的敌人展开敌对行动,还保有一个惊奇。

8.9 发问者:合众国目前拥有多少架这样的飞行器?

Ra我是Ra。合众国此时拥有五百七十三、(或者说)五七三架。他们正处于增加这个数目的过程中。

8.10 发问者:这些飞行器的最大速度是多少?

Ra:我是Ra。这些飞行器的最大速度等于地球能量的平方。这个场是多变的。极限大约为光速[如你所称]的一半。这是由于设计的不完善。

8.11 发问者:难道这类飞行器不是可以完全解决,或很靠近地解决交通运输衍生的大量能源问题? 我们用来运输[听不清]…运输[听不清]。

Ra我是Ra。你们人群此时拥有的科技,能够解决每一个限制,即在目前的经验链结中折磨你们社会记忆复合体的限制。然而,你们当中的一些存有怀有朝向[你们会称为的]权力能量的变貌,他们(对权力)的关切造成这些解决方案被扣留,直到人们迫切需要这些解决方案,怀有该变貌的这些存有便可以进一步朝权力的方向扭曲。

8.12 发问者:你提到有些降落属于我们的人群,与此同时,你也提到有些则属于猎户集团。我们过去谈到一点关于猎户集团的事,但猎户集团为何在这里登陆呢? 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Ra我是Ra。他们的目的是征服。不像那些等候呼叫的邦联实体,所谓的猎户集团呼叫自身去征服。

8.13 发问者:具体地说,当他们登陆时,他们要做什么?

Ra有两种类型的登陆。第一种类型,你们人群当中的实体被带到他们的飞行器上,并被编程以供未来使用。这里有二或三种层级的编程:首先,将由那些做研究的实体所发现的层级;其次,一种触发程式;第三,另一种且最深层的触发程式——结晶化该实体,借此使它成为无生命的,并用作一种信号灯。这是一种登陆形式。

第二种形式是从水里降落到地壳底下。再次地,大体上位于你们南美洲与加勒比海的数个地区,以及靠近所谓的北极。这些族群的基地在地底下。

8.14 发问者:猎户集团有什么…关于猎户集团的征服,其目标是什么?

Ra我是Ra。如我们先前说过的,他们的目标是要找出特定的心/身/灵复合体——(这些实体)跟他们自己的振动复合体有共鸣——然后(一起)去奴役非精英分子[如你可能对那些不属于猎户振动的实体的称呼]。

8.15 发问者:在1973年的帕斯卡古拉登陆事件,查理·希克森(Charlie Hixson)被带到飞船上,该事件是这类型的降落吗?

Ra我是Ra。你所说的这个降落事件是你们会称为的一个异常事件。它既不是来自猎户势力,也不是我们族群的思想形态,而是一个属于你们自己的振动(层级)的属地实体天真地突破了隔离状态,随机地降落。

8.16 发问:当他们把查理·希克森带上飞船之后,他们对他做了什么?

Ra我是Ra。他们使用了他的心/身/灵复合体的人生经验,专注于你们称为的战争的复合体之经验。

8.17 发问者:他们如何使用那些经验?

Ra我是Ra。经验的用途是学习。考虑一个种族在看一场电影。它体验这个故事,并认同于该英雄的感觉、认知和经验。

8.18 发问者:查理·希克森是否原来就跟那些带他上飞船的实体一样、属于相同的社会记忆复合体?

Ra我是Ra。具有该振动声音复合体的这个实体跟那些使用他的实体没有关联。

8.19 发问者:那些使用他的实体是否使用他的战争经验来更多地学习一的法则?

Ra我是Ra。这是正确的。

8.20 发问者:这些带他上去的实体是否…那是这些实体的正常配置吗? 他们[听不清]相当不寻常。

Ra我是Ra。他们的存在之配置是他们的正常配置。不寻常的地方并不显著。当我们过去选择一个在你们人群当中(执行)的任务时,我们自己就需要研读你们的人群,因为假如我们不以其他形态、而以自己的形态降临,我们会被感知为光。

8.21 发问者:嗯,这些把查理·希克森带上飞船的实体来自哪个密度? 他们的密度是什么?

Ra我是Ra。这些你对其表现出如此兴趣的实体,是第三密度中属于相当高阶的存有。我们应该向你表达一个理解:要不是因为查理这个实体在投生前就决心有所服务,这些实体不会使用该心/身/灵复合体。

8.22 发问者:这些带着查理(上飞船)的实体的家乡或起源在哪里?

Ra我是Ra。这些实体属于天狼星系。

8.23 发问者:在你已经给我的信息当中,这是最令人吃惊的,我必须承认我难以相信这点,即合众国拥有五百七十三架你所描述的飞行器。在我们的政府中,有多少人觉察我们拥有这些? 包括那些操作该飞行器的实体,总共有多少合众国任命的人觉察此事?

Ra我是Ra。你们的人数是变化的,因为在这个特定的时间/空间链结有通讯的需要,以致该数目此时正在扩大。大约的数目是一五零零(即一千五百)。它只是大约的估计,因为在这个链结,随着你们的时间/空间连续体幻象从当下移动到当下,许多实体正在学习。

8.24 发问者:这些飞行器是在哪里建造的?

Ra这些飞行器在两个地方一架一架地被建造:在你们所称的新墨西哥州的沙漠或干燥地区,以及你们所称的墨西哥的沙漠或干燥地区,这两处的设施都在地面下。

8.25 发问者:你说合众国确实有个制造工厂在墨西哥境内?

Ra我是Ra。我是这样讲的。此时,容我重申,跟研读一的法则相比,这类信息是非常浅薄的,而且没有特殊的重要性。无论如何,我们谨慎地观看这些发展,希望你们人群能够在和平中被收割。

8.26 发问者:我完全知道这条发问路线是根本不重要的,但这一特定的信息是如此令我吃惊,以致我质疑你在这方面的正确性。直到这一点之前,我同意(你说的)每一件事。这是非常令人吃惊的,并且在我看来,这个秘密不大可能被隐藏二十七年,我们也不大可能正操作这些飞行器。我为我的态度道歉,但我想我必须对此十分诚实。我无法相信我们会在合众国境外的墨西哥运转一个工厂以制造这些飞行器。可能我弄错了。这些飞行器是由我们物质界的人群所制造的物质界飞行器吗? 我可以走进一架飞行器,然后驾驶它? 那是否正确?

Ra我是Ra。这是不正确的。你不能驾驶它。合众国[如你对你们社会分部复合体的称呼]创造这些东西作为一种武器。

8.27 发问者:那么没有乘客? 没有飞行员,我该这么说吗?

Ra我是Ra。这是正确的。

8.28 发问者:它们是怎样被操控的?

Ra我是Ra。它们是被电脑从一个远端的数据源所控制的。

8.29 发问者:我们为何在墨西哥有一座工厂?

Ra我是Ra。地面的干燥性以及附近几乎没有人烟,这两方面都是必要的。所以,你们所谓的政府以及你们地理上邻接的所谓的政府筹备了一个地下设施。同意这个安排的政府官员们并不知道他们的土地会被如何使用,只认为它是一个用于你们称为的细菌战的政府研究设施。

8.30 发问者:丹·弗莱(Dan Frye)曾被传送进入这种飞行器吗?

Ra我是Ra。被知晓为丹尼尔(Daniel)的实体是在思想形态中、由邦联的思想形态载具幻象所传送,为了给这个心/身/灵复合体一些资料,好让我们看看:这类接触可以如何协助你们人群揭露在具有诸多限制的幻象背后的智能无限。

8.31 发问者:我们当中是否有人可能以更直接的方式跟邦联有某种类型的接触?

Ra我是Ra。经过观察那些经历过这类经验性序列的实体之扭曲,我们决定逐渐退出[容我说]思想形态中的直接接触。最少的扭曲似乎存在于心智对心智的沟通。所以,这个被带上(飞船)的要求并不是我们想要去遵从的。你们在你们目前的定向中是最珍贵的。

8.32 发问者:针对你所说的合众国政府在操作的飞行器,我这样地质疑你是因为:如果我们把这部分放在书里,它将制造出很多麻烦。我正考虑要从书中完全删去这部分,否则我将不得不向你询问些可观的细节。在这个领域,即使发问都很难,但我想要多问一些这方面的问题,同时仍保留把这部分从书中删去的可能选项。合众国[听不清]的这些飞行器的直径是多少?

Ra我是Ra。我建议这是此次集会的最后一个问题。我们将在往后的集会、当你认为合适的时候再讲,请求你只被你自己的辨别力引导。

考虑到几种模型的变化,大约的直径是如你们所度量的二十三英尺。

此时,容我们问,在我们结束这次集会前,你有没有必要的简短询问?

8.33 发问者:有没有我们可以做的任何事,好使该器皿更舒适?

Ra我是Ra。该器皿处在良好的平衡中。在器皿的脊椎配置中做一些小的更正是可能的,以使它更直一些。继续谨慎地监控各种被使用的象征物之摆设与方向。在这次集会中,馨香稍微偏离了,所以这个器皿将体验到轻微的不适。

8.34 发问者:馨香的偏移跟角度有关,或跟横向位移有关?

Ra以适当的垂直度为基准,大约偏移三度。 我是Ra。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所以,向前去吧,在太一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庆。Adonai。


[1] 译注:在1984年的商业版中,这里的“地上[听不清]”被编辑为“飞行器”。

[2] 译注:在1984年的商业版中,这里的“[听不清]”被编辑为“动力来源”。

《一的法则第八场集会》有1条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