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10 小说与灵感

Copyright © 2021 L/L Research

中阶传讯圈(Intermediate Channeling Circle)*

*L/L:「经过朋友们的鼓励以及内部的讨论,我们决定将我们的『练习传讯圈』(Practice Channeling Circles)这个标签改为『中阶传讯圈』(Intermediate Channeling Circles),这既是为了表明它们的规律性(在正常情况下,发生在正常的公开通灵传讯圈之间),也是为了表明学生们的进展(不太算新手,也不很老练)。随着这一变化,它们如今正被发布于主要的通灵档案中,并且我们现在正被文字抄本赶上。多亏了新的志愿转录团队——Suzanna、Wen、Indi——我们有了更多新的文字抄本与世界分享!」(2021年5月21日)——编注

2021年3月10日

(Jim传讯)

Q’uo:我是Q’uo,我们在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今天我们很高兴再次被呼唤到你们的圈子。我们被逗笑了,因为这个器皿在等着我们通过另一个器皿发言,同时这个器皿自己多少有些不知所措。我们欣赏等待另一个人发言过程中包含的服务他人面向。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倘若这个器皿对我们在场有更多的觉察,这会更有帮助。我们不以沉重的双脚走路。所以,我们需要被邀请。我们感谢你们每一位今天的邀请,于是我们可以在你们的这个寻求时刻与你们在一起;此时,你们寻求作为器皿而有所服务,担任你们已称呼的星际邦联哲学(Confederation philosophy)的器皿。星际联邦的哲学是合一的哲学,在合一之中有太一造物者,祂创造了一切万有,而一切万有寻求去以某种方式最终返回而成为太一。今天我们很高兴能够在此时、在这个练习传讯艺术的过程中使用每个器皿,我们会寻求通过名为Austin的实体来练习。因此,我们转移这个通讯到这个器皿上。我们是Q’uo群体。

 (Austin传讯)

Q’uo:我们是Q’uo,我们与这个器皿同在。我们感激那份流畅特性——涉及你们团体航行穿越传讯过程之陌生与混淆区域的方式。在这个团队所表现出的奉献精神和意愿中,以及在(你们)接手这项我们与你们一起完成的服务的过程所包含的所有方面中,我们找到了许多安慰。因此,我们提出我们的典型要求:请所有通过这些器皿听到或读到这些话语的人,最大程度地信任自己的内心,因为我们提供的任何思想或观念都可能推翻你最深的自我所知道的真实。

我们不带依恋地提供我们的一些想法,并请求,如果你发现任何想法成为你的道途上的一个障碍物,那么请尽你所能地把它们放在一边,在这样做的同时,你们将允许我们更为自由地发言,并更多地参与这次分享、平等的分享。

在此刻,我们想知道在这个团体中是否有任何我们可以谈论的问题?

Gary:Q’uo,我最近收到一个礼物、Kindle(阅读器),因而重新发现了读小说的乐趣。实际上,通过仅仅每晚睡前的阅读——经常会占用睡眠——我在三十天内已经阅读了2,200页。我处于至福中。在这沉浸式的故事体验中,我找到一个休息的地方、一种焦虑的平息、一种灵魂的慰藉,接着参与我自己的其他部分或更深入的部分。

我的问题是,为什么故事如此引人入胜?我提到的这种阅读的大部分都是史诗奇幻系列。我知道自己正在阅读一个完全虚构的世界,其中有各种虚构的人物,而我开始了解这些角色,我开始看见它们的世界,我的情绪随着它们的命运起伏。讲故事对人类意识拥有怎样的力量呢?

Q‘uo:我们是Q’uo,我们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兄弟。

我们欣赏这个问题被提出时带有的喜悦与热情,我们认为,在这问题背后驱动喜悦的潜在磁力,可以被视为一条联合线,它把个体与这些故事[在想象的领域中发生]绑定起来。

当卷入一个所谓的虚构故事——在其中,「该世界、人物、情境都确实衍生自想象」这一点是清楚明白的——在卷入的过程中,就对于你们可能有些误称为「真实世界」的事物的依恋而言,有一定程度的释放。

如果你们观察这个看上去是你们的客观实相的世界,你们将会看到很多故事包含许多的高点与低点。你们将会看到一份没有想象力能够接近地想出来的演员表。不过,所有这些交织在一起、形成所谓的真实世界之故事的面向,它们是如此天生地复杂,其能量是如此被你们所体验的幻象所束缚,以至于它们对意识的效应时常会是一种负担。因为你们的第三密度幻象确实有意地在你们的意识中承载一定的重量。你们称为真实世界的事物,确实打算要比你提及的故事中的那些想象领域感觉起来更有意义。

这种重要意义或重量有一个目标,因为「产生[你们可称为的]形而上的摩擦力」是必要的;为了以「使意识朝向服务他人或服务自我而极化」这样一种方式推动你们的意识,这种摩擦力是必要的。

不过,这份重量也会模糊并隐藏那种正在真实世界舞台上演出的潜在能量之更精要的特质。

在第三密度中的一个实体,可理解地,可能会预先倾向于认为:在这个故事中表演的角色、世界、情节,相比于那些在虚构故事中的人、事、物,需要更多的考虑与关注。我们重申,这是有意的。

不过,当一个人能够借由卷入到[你们可称为的]一个想象的世界中而移除这些真实世界的故事的重量,这两个世界共有的能量就变得更清晰了。你们更容易地能够感知那种感动你、感动你周围人的东西,因为重要意义的重量已经减轻了。

我们向你担保,你感知到的、吸引你进入其中的这些能量,确实是非常真实的。故事允许你们以一种方式卷入它们、唤起远远更直接的连接,该连接不会背负真实世界的故事的复杂纠结的负担。

在创造出这个表面上的二分法的过程中,我们并不打算要将「显著重要性」放在这一个或另一个上头。

确实同样也是有意的是:你们——作为在第三密度中被罩纱遮蔽的存有——被赐予能力去想象,去创造世界,去分享所有种类的幻想、情绪、喜悦、绝望以及你们经验的整个光谱[它们分隔于你们周围的共享客观实相],因此创造出一种动态,在其中,一方可以为另一方供能。借由卷入故事以及其中更易于感知的能量,你可以使你对于这个表面上更真实的世界的取向拥有那种连接;而借由以越来越有组织、充满光的方式来参与这个真实世界,你[作为一个讲故事的人]或者你周围的人[作为讲故事的人们]的想象力界限会扩展,并且,通过这种灵感和想象,属于造物者的越来越多的、以更精炼的形式而存在的精要能量会变得可以分享。

有进一步的询问吗,我的兄弟?

Gary:在一个类似的脉络中——(顺带说一句,)那回答是杰出的,Q’uo,谢谢你们——对于那些讲故事的人,它们是从存在中或从宇宙造物的何处而来的呢?这也许类似于提问:创造力或想象力本身来自何处,但尤其是关于故事以及看似虚构的世界、虚构的场景。有可能谈谈这些创意工作的源头吗?

Q’uo:我们是Q’uo,觉察了该询问,我的兄弟。

不可能直接对灵感的源头说话,因为这样做就是对无限的本质说话。不过,我们理解你提问的更基本意图,并可以提供一些关于灵感途径的例子;这些途径为想象式的故事讲述提供着资讯。在这个经验的八度音程、在其最基本与原初的造物层次上,可供灵感使用的能量,是从先前的八度音程收割而来的事物。所有后续的能量显化物、那些被个体的灵感所发现的事物,已经越来越多地是这股原初能量的反复(出现)的例子。

当这个(过程)在这个八度音程演出时,你们辨认为基本原型能量的事物——在你们的世界中可辨识为你们人群的古老故事以及神话当中的一致主题——这些能量变得越来越为复杂,反映出越来越多的造物者的演化,如同它是从你们的观点通过八度音程被看到的一样。

所以,你们可以在所有灵感中看到一条直线通往位于你们八度音程开端的种子,因为那种初始收割的能量存在于宇宙造物的所有方面;位于对第三密度中的你们而言更为相关的层次上。从个人或个人所属集体所收获的经验来看,这种灵感可能有许多来源。当一个讲故事的人描绘一个想象领域的任何方面时,这是一次重复、一次重述、一个来自原型能量前一次迭代的产物。随着每次迭代,某些能量可能会以更复杂的方式被编织,某些则可能会被解开,以揭示在这些能量内更容易识别的模式。

不过,我们重申:在一切之内,都有那股能量——在其之上,这个八度音程诞生了——并且,更深入地,都有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每一个八度音程都从中开展。

有进一步的询问吗,我的兄弟?

Gary:好极了,非常感谢你们,Q’uo,接着,在类似的脉络中还有一个问题。说一个简短的评论,你们先前的回答——涉及有一条直线通往起初思维的灵感之反复(出现)式的特性,如我对它的诠释——也提醒了我想起所有造物的子理则特性。

现在,来到我的类似问题:我正在沉思,Ra为何称呼第四密度为「爱与理解」[1]的密度,我正在考虑爱与理解这两个术语的相互关联性,若不是同义词的话。我在思考讲故事如何可以(让我们)洞察第四密度,或者更确切地说,洞察爱与理解之间的关系。因为相比一个人在现实世界的幻象中能够获得的其他自我的视窗,此人在故事中可以取得更完整的视窗。多亏了作者提供的这个视窗,你也许能够进入各种角色的思想,看到他们的动机,看到那些帮助形成他们的环境,理解他们的意图。在这理解之光中,一个人会对角色抱有悲悯,即使——或不管——他们有错误行为和可能伤害他人的方式。现在我想知道的是,这个进入角色的作者视窗是否阐明了 Ra 在提到[第四密度中]理解与爱有关时的意思。

[1] Ra:「随着绿色光芒的周期或者爱与理解的第四密度开始成形,你们喜悦舞蹈其中的黄色光芒地球层面将有某段[你们的]空间/时间停止被(实体)栖息..…」(63.8,也请看20.36与26.12) ——原注

Q’uo:我们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兄弟。

我们欣赏通过该问题所提供的洞见,并能确认:在第四密度与这个问题中被称为理解的事物之间的关联,是可以在作者、故事、读者的类比当中来探索的。

如我们稍早谈到的,你们第三密度幻象的重量能在你们对于其他自我及周围环境的感知上创造出特定的障碍物。在最基本的层面上,你可以把这障碍物视为理解的障碍,如你在深思熟虑的询问中所描述的。

甚至在那些正探索绿色光芒脉轮能量的实体当中,下述情况也是很常见的:观察你们的世界,接着按照行动在你们实相[若你愿意这么说]表面上所演出的样子来评估它。用那份对于这样的行动背后之能量或意图的理解,来灌注这个对行动的感知,这是较不常见的。如你已经描述的,在深入洞悉一个想象的世界之过程中——这个世界由一位选择给读者提供各种视角之益处的个人所创作,这些视角通常是第三密度实体在其日常生活中无法获得的——读者可能会对这样的能量有一个更为整全的观点,看见如何会有比一个人在表面上感知的直接行动及结果远远更多的事物。

在爱与理解的第四密度中,一个实体拥有的视野要比一位故事读者所拥有的要大得多。随着罩纱逐渐消失,潜在的行动——我们更正这个器皿——促成那些在表面上演出的行动和后果的潜在能量立即变得明显,于是这两者被视为不可分割地连在一起。

此外,对于第四密度实体来说,每个实体和每个场景的作者特性都是显而易见的。也就是说,无论在该第四密度实体所见证的故事中正在演出什么,一直被理解的是:这个故事的作者是太一无限造物者,而该故事是由造物者向祂的造物提供的爱与光所制成的。

我们感谢你这些深思的问题,我的兄弟。

在此刻,我们离开这个器皿,我们将该通讯转移给名为Trish的实体。我们是Q‘uo。

(Trisha传讯)

Q’uo:我们是Q’uo,我们现在与这个器皿在一起。我们想要在这个器皿的内在提供某种鼓励,借此开始(谈论),我们鼓励该器皿放松,更深入一点地进入接纳,允许我们更清晰地对她讲话。现在和这个器皿在一起,感觉到仿佛她已经强化并扩宽了她与我们的连接、通过我们(而建立)的连接;我们要问,此刻是否有个询问?

Gary:是的,Q’uo,在对于正面途径的描述中,似乎爱自己是有必要的。我想要知道,你们能否详细说明爱自己、支持自己、信任自己、允许自己失败等等的关键是什么?

Q’uo:我们是Q’uo群体,我们理解该询问。

我们,也许是带有歉意地感觉到想要傻笑或咯咯笑的渴望,也许是代表这个器皿和这个问题;我们充分了解这已经是该器皿终身学习的一课。然而,我们非常感谢通过她来谈论这个课题。

就正面途径以及爱自己的关键而言,我们向该器皿呈现了一个容器的图像,以及在正面途径上,作为一个服务他人的实体,该实体如何努力赠礼给有需要或没需要的其他自我;该礼物是他们在自己的心与魂之挚爱容器中所保留的一部分。在这个容器中的东西是爱与悲悯;要把该幻象容器[容我们说]中的爱和悲悯送出去,这是一项多么高贵的任务。

然而,如此频繁地被用于服务他人的这个容器,如果自我没有留心这个容器的定量[若你们愿这样说],则该容器就需要再次装满。这里蕴含着这种时刻:此时,对自我的爱与悲悯得以进入正面道途和服务他人旅程之中。

因为你们看,你那由「来自心与魂的爱与悲悯」所构成的容器,随着自我所拥有的每一次「去看待自我为造物者、爱自我并接纳自我」的经验和珍贵机会,被十倍、百倍、千倍地建造起来。因为你们看,当一个人能够看见自我的真实本质是与万物一体时,此人就能够释放掉自己在「爱自己」周围保持的那些禁止标志或障碍物了。

带着挚爱父母见证孩子的成长与学习的眼睛来观看自我,一个人就可以开始看见:温和、宽恕、接纳的观点与特质,对于一个人在这个成长轨道上继续(前进)的能力,是远远更为滋养且——因为缺少一个更好的词语——更有影响力的。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在你们的广大幻象之内——我们更正这个器皿——作为在这个幻象之内、造物者每时每刻都在提供的广大经验当中的一粒微小沙子,一个人能够看到:那些可能预测错误、意料之外或甚至有不利结果的时刻,如何单纯就是承担起「允许造物者状态[那是一切]之体验」这份责任的机会时刻,若你们愿意这么说。

我们知道,在痛苦或困惑的时刻,尤其是当自我也许感到犯错[由于缺少更好的词]的时候,要接受结果是困难的。但是,我们强调,这只是在一出更大的戏剧、一片更大的宇宙织锦中的一瞬间,你只是在每个体验或绳结中的一条小小线头。

我们希望,我们正在通过这个器皿传达:把亲切温柔的手伸向内在自我,这创造了一种环境或条件,在其中,自我可以成长和学习,更充分地打开一个人的心,并沿着正面道途前进随着每一个「接纳」、「爱自我」、「看见自己内在的造物者」、「接受一切可能被视为愚蠢或失足的事情」的时刻,带着温柔的眼睛,一个人的容器会变得更大,而且,更多的对于他人的爱、接纳及悲悯能够被持有于内在,从而向外赠礼。

所以,我们请求每位不时挣扎于自我批评和自我怀疑的寻求者都想象一种紧紧拥抱的温暖,一只亲切温暖的手将脸上的泪水擦去,接着看见你那美丽、独特而又完全包含了一切万有的自我,你是一部分——我们更正这个器皿——不是一部分,而是全部,你是造物者。

我们感觉到这个器皿在说她已经把该奶牛挤干了。我们将尝试另一个询问,如果有的话。

Gary:非常感谢你们,Q’uo,那是杰出的。我并不认为奶牛被挤干了,但是,它是一个非常美丽又完整的回答。另一个有关的问题,如果它不是先前问题的一个延伸的话,来自于Spencer,他问道:「我们如何从一个感觉是无法补救的错误之灰烬中升起呢?」

Q’uo:我们是Q’uo群体,我们再次和这个器皿在一起,感激后续的询问。我们看见,确实,这个器皿并未把这头奶牛挤干,我感激这个谦逊的机会。要开始通过这个器皿谈过——我们更正这个器皿——谈论名为Spencer的实体提出的问题,该器皿对这个特定体验感觉到心痛与熟悉。

我们Q’uo察觉到你们星球上很多人所经历的那种深刻痛苦,它与你们许多人所持有的这种观点有关。我们理解,你们以及在这个幻象中的每一位其他寻求者,都舞蹈于这片认同、关系、分隔[若你们愿意这么说]之海洋中,看见自己与他人分离,或者也许与结果分离,同时又是一个对你的人生行为负有责任的完全参与者。然而,我们要强调,真的没有任何错误

那些感觉起来像是不可挽回的行为或想法,毋宁是照在自我身上的聚光灯,在那里,自我可以倾注爱。我们的意思是,在他人、某种情况或自己身上做了巨大不义之事的感觉,是某种要坐下来与之相处并找到这种感觉背后的真相的东西。问问你自己,这告诉我什么?我需要把自己的爱送到哪里,接着学会温柔地接受我的行动,热忱地追求成长和学习?

正如在这个特殊圈子中许多代的成员先前都说过的,我们全都是在巴士上的笨蛋像这样的时刻就是个机会,退后一小步、带着充满爱又亲切的眼睛看待自己,知道该经历本身就是一个充满潜力的机会。那个….

我们暂停以深化与这个器皿的接触。

当一个寻求者正在与内疚打交道,并且也许因为先前体验过的行动或想法而正在贬低自己的想法,我们请求你忆起自己是神圣的,你是一个参与者,参与着这个混乱的、但被完美地制定的、几乎宇宙式的反应,其中包含各种组成部分。我们提醒寻求者回想起,就好像我们正在提醒这个器皿:一切都好;一条服务他人、爱与接纳自我的道途,它可能不会总是容易的或是增强信心的,却是富有成果且是公义的

这个器皿感觉到疲惫不堪,可能会在英语中创造新的单词,她现在将释放我们的接触,并将其转移到名为 Gary的实体身上。我们是Q’uo群体。

 (Gary传讯)

Q’uo:我们是你们认识的Q’uo,我们再次通过这个器皿向这个圈子致意。我们要问,是否有一个我们可以回应的询问?

Austin:是的,Q’uo。第一个询问来自一个不具名的寻求者。这询问包括几个相同话题的小问题。它们是:「Ra已经说过,它们的(社会)复合体中的一些实体已经作为远行流浪者、到另一个理则当中服务,而该体验摇晃其智力与直觉能力。想到这一点,(令人感慨)在宇宙另一边的实体之体验是多么不同,以至于我们太阳的其他行星有小学、交通、银行,然后在我们理则外面的实体们有着惊人不同的文化。太一无限造物者会从每个体验的相同方式而受益吗?一个对众多性的探索,无限地继续下去,这无限地令祂满意吗?我们作为个体,如何能欢庆我们的差异并寻求理解,而非寻求被理解呢?」

Q’uo:我们是你们知晓的Q’uo,我们感激被打包在那个问题中的多样性。我们首先要谈的是抓住注意力的东西,那就是无限造物的多样性和变异性,以致被建立在一个表面的范型(paradigm)内的实体,在进入另一个范型时,可能会发现它们的理解能力受到摇晃,而该范型可能在宇宙其他地方有一个位置。确实,我们可以证实这点,因为我们的感知是由各种规则、物理(法则)、环境边界所铸造的,在这样一个容器中,自我获得了自我觉知,并学到关于自己的东西。确实,自我的身份包含着它们的原生范型的这些方面,因为身份本身就是对于「意识内容、经验及环境之内容」的一种认同。

例如,若一个人要将一种混合气体吸入肺中,好让其身体重新充满生机,并把生命力、能量和供给带入自己,那么,一种身份就将在那方面被塑造,一个神话将以这种方式演化,它包括你们称为的空气。这种空气的呼吸将渗透到这个实体的集体基础中,这样,假如一个如此固定不变[容我们说]的身份要去体验一个表面上完全不同的环境,比如以液体形式来实现它的能量补给以及它显化在空间/时间幻象中的存在状态,[那么]在这个简化例子中,这可能会混淆这样一个实体的原型根部。然而,我们强调,这只是一个简化例子,因为我们无法超越这个器皿的创意想象来发言,难以准确描述在我们八度音程中不同理则系统之间的差异有多么令人吃惊与惊叹。我们愿补充,尽管这些差异令人迷惑,这些心/身/灵复合体的无限适应性与创意能力,以及确实的流动性,是能够根据新环境来校准的——尽管它会考验并挑战自我——而且是只有专家才能从事(的任务),容我们说。

这种多样性是否让造物者满意?满意的品质,如同任何被命名的品质,在你们体验中具有人格化。也就是说,被命名的情感,是通过人类经验的有限容器而被你们认识的。要在这个层次上通过你们语言的限制来谈论太一所体验的事物,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我们能指出,在造物者对祂自己的体验中——跨越无限的八度音阶、无限个实体和场景——有某种程度上的实现[由于缺乏更好的术语]。

若它能够被说成是一种饥渴或需要,那么下述说法可能是合适的,即造物者拥有这样一种渴望:以每一种可能方式去认识祂自己,并把——再次地,仅仅以比喻来述说——那种经由新奇事物而来的发现之兴奋给予祂自己。并且,已被铭印在我们心里的是,这(过程)将会无尽地继续、周期性地进入永恒的当下此刻。

如果这个问题还有一些我们尚未谈论的面向,或有另一个询问,我们再次开放发言。我们是Q’uo群体。

Austin:关于上一个话题,我有一个相关的跟进问题,你们刚才谈到,关于各种各样的经验,你们说造物者有一种去经验的渴望。但是,在我们的八度音程之内,在我们的体验中,根据星际邦联已经告诉我们的——随着理则们持续地修正其实验,好帮助实体们极化——还存在一种对极化效率的渴望。所以,我想要知道,这种对于效率与极化的渴望来自何处?它来自造物者,或者有某种别的东西正在引起那种渴望?

Q’uo:我们是你们认识的Q’uo,我们感激这个知觉敏锐的问题,因为,在造物者舞台上的角色们、正在演出「造物者认识祂自己之伟大故事」的造物者的代理者们,确实致力于增加这种效率或对准该效率;并且,如果演化的过程展开之际[容我们说]偏离了效率,在它们的目标上落后了[你们或许会说失败了],或者没有完成任务或实现在前方的设计,那么,各种齿轮就会被启动以帮助这样的实体,如果可能的话,鼓励它们在其任务与使命中前进。

在高层,容我们说,有一种对于实验本身——其设计、其输入、那些造成催化剂与经验的使用是高效或低效的事物——持续不断的回顾。这种对于效率的渴望从何处升起呢?我们给予该器皿下述见解:它是「起初渴望」——即实体们寻求并成为一体[2]——的一个表达。

[2] Ra:「起初的渴望是众实体寻求并成为一。」(20.27)——原注

遍及一切造物,甚至是那些对你们而言看似无生命且无活力的东西,其核心都活着这种渴望,因为所有事物都是太一的活跃表达,并且所有事物在其显化的虚幻状态中都寻求返回太一。确实,它们有——我们更正这个器皿——它们有一条内建的轨道,该轨道以蓝图模式被深埋在它们的存有之中,好帮助它们在旅程上继续;这样,若它们无法完成对那个意识层次而言合适的任务,该失败——我们不带评判或贬义地使用这个词——确实就会把「那种将帮助创造出某种反向平衡的机制的事物」踢入齿轮中,好推动或鼓励效率。

造物者,在「祂变得觉察并设计该宇宙」的最早阶段[若我们可以使用这个误称的话],确实渴望向上的运动。祂确实有一种设计或冲动、一种意图的设定,如你们可能感知的。然而,祂渴望那些实——即在认识自己的游戏之玩耍中向前旅行的、已显化的实体们——将依照自由意志机能而这样做;就这一点而论,(那些实体)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有自由去偏离那个「起初渴望」——借由阻碍它、拒绝它或妨碍它的经验。当然,那同样是设计的一部分。但是,容我们说,它也就类似于阻碍河水的流动或者阻碍自然而然寻求去移动、延伸、上升的事物,这样,那种阻碍物将会发动那种寻求去消除阻碍物的事物,即使——由于投生状态的自由意志——这个比喻性的阻碍物可能会留存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如你们所感知的]

请问在此刻是否有最后一个较小的询问?

Austin:我认为这是较小的询问,如果不是,抱歉。Paul写道:「在(一法)60.16中,Ra说,『我们的观察是,由于在这个空间/时间的链结点上,在你们星球的人群当中,作用于未显化存有上的影响是复杂的,心/身/灵复合体的进程最好在没有[如你对它们的称呼]训练辅助物的情况下发生。』此刻在我们未显化的存有上,这些复杂的影响是什么呢?」

Q’uo:我们是你们认识的Q’uo,我们欣赏名为Paul的实体所提出的这个问题。我们给了该器皿一个图像或观念,关于一种——相对于带有更多输入与变数的生活——带有较少输入或变数的简单生活;这图像可以被认为是你们称为的原始人群,或也许是那些在第三密度的自我觉察中处于早期体验的人。

他们在复杂社会形成之前的日常生活体验,尽管并非没有社会性的体验,可以将中心放在比你们当前体验所可能包含的、要少得多的考虑上——对于食物与庇护所的获取,对生育的需要,保护免受危险或威胁——也许是依靠神话的考虑来完成这些工作,以帮助他们在智力上掌握他们的情况以及周围的自然过程。我们鼓励发问者花些时间来考虑,对于在这个情况中的第三密度实体,刺激物、(资讯)输入、伦理道德的考虑是怎样远远较少的,接下来将那个情况与你们当前的体验相比较;你们当前的体验是不可能完全盘点清楚的,但是,我们可以借由请求名为Paul的实体考虑下述事物而做出某种前进,这些事物包括:对于周遭世界之诸多话语的不断增加的觉察——同时为了已显化的和未显化的自我——所创造的声音或[甚至是]杂音。来自各种文化、原型主旨、世界观、偏见的多样性与范围,是突出且具有压倒性的,(产生出)一个社会,它长期难以统合为一个星球,更不用说将其本身统合为同质的文化。

每一天,甚至在未显化的层次上,都充满了多得多的考虑、纷乱和困难,甚至是与未显化存有同在,因为在一个人周围的那些影响——当它们从一个到另一个、快速地连续发生——倾向于完全占据注意力,使得此人很难将注意力保持在未显化的存有上。

该器皿期待我们在释放接触之前稍稍多说一点。

也许我们能够说,在一个更单纯的社会、一个比较和谐且统合的社会中,未显化的自我拥有着[容我们说]更大的存在空间,还有更大的能力取得一个统合的、较少挑战的焦点。在此刻,我们感谢这圈子,并将这个通讯转移给名为Jim的实体。我们是Q’uo群体。

(Jim传讯)

我是Q’uo,我此刻与这个器皿同在。我们现在可接收询问,让这个器皿可以与那些在场者分享我们的回应。在此刻有一个询问吗?

Austin:我自己确实有一个。我们目前处于春季、正在体验一场季节的改变,它使得我思考,这种季节的特性如何能与我们的灵性旅程及其不同的周期联系起来。我想要知道,你们能否谈谈那种与我们星球环境的季节改变的关联,也许甚至谈谈我们如何能利用那些改变,好在我们的灵性道途上对我们有益。

Q’uo: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兄弟。确实,在所有宇宙造物中的每个实体,都受到太阳、月亮、群星、天气、光明、黑暗的运动所影响。所有这些宇宙原力,在所有时间,以不同程度的强度而流入你们的环境,所以在一个季节中,比如这个正在你们星球上结束的冬季[3],此时,光是缺少的、黑暗是主要的,这对于第三密度实体们有一种效应。他们更有可能退隐休息——如同花草会在冬季休眠一样——并发现自己是更为沉思的、冥想的,更能够了解到自己作为心/身/灵复合体的局限,因为天气可能要求他们留在室内,找到一些有限的活动来从事。

[3] 对于那些处于北半球的人来说。——原注

然后春天来了,光开始增加,温度开始升高,花朵、树木、灌木恢复生机,并且,来自该存有内部,有那种(想要)成长、拓展、表达的感觉,这被季节改变所支撑、鼓舞、支持,于是有了一种新生命、新的可能性、新方向的感觉,在其中——随着光之河流开始在存有里面与外面移动——(可以)移动并拓展一个人的活动,移动进入外部的氛围、院子和花园中,进入一个人周围的更大世界中,进进出出。

对于一位对这类改变比较敏感的实体,(上述)这些是关于季节天气与时期如何改变的两个极端例子。因为也有其他的改变,它们是以宇宙智能能量的流入形式进行的,这些智能能量来自遥远的恒星与星系,它们与地球上的季节一样会有一种效应。

如同银河系的时钟面必定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提供关于宇宙造物之一体性、宇宙造物之特殊化的灵感,你们星球上的实体会使这些宇宙韵律开始在灵性中脉动,而灵性接着会移动进入到心智与身体中,接着启发一定种类的感觉以及这些感觉之表达——与地球本身的季节变化相对应。因为所有事物都是伟大宇宙一体性的一部分、属于全体造物,并且每个部分都有自身对其他部分产生的一种作用,于是,所有部分都可以对合一的伟大谜题与奥秘做出贡献了。

我的兄弟,有另一个询问吗?

Austin:我有一个多少是相关的问题,因为在这个地区,人们正在开辟其花园。Ra曾谈到第三密度实体如何能够与在宠物形体中的第二密度实体互动,宠物如何可能从那种关系受益——借由被灌注爱、被赋予灵性。我想要知道,在一个人类与其照料的植物之间是否有种类似的关系,以及这种关系跟一个人与宠物之间的关系是如何相同或有区别的?然后,我们如何才能培养与植物的那种关系呢?

Q’uo: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兄弟。属于植物与动物的第二密度生物是具简单觉察的实例,这种简单觉察有能力被第三密度实体的爱所灌注,该第三密度实体要么是主人,要么是园丁,容我们说。

这种能够接收爱的能力,同时在植物与动物的内在,正在结出果实:那种由这些第二密度生物给予爱的能力。这种在园丁或主人与动植物之间的互动反映着一种更大的概观:每个第三密度实体是如何被太一造物者的爱所灌注,这种爱在该实体人生每一天都活跃了其存在的每一根纤维。所以,如果心是开放的,并且爱是自由地流淌,那么这份爱就可以在任何它被需要的地方、任何被呼唤的地方被给出。

动物和植物,拥有着这种简单的有意识的觉知,都呼唤着能给它们提供一种内在感觉的事物[让它们感觉到被「那种被称为爱、被它们视为一种食物的东西」所灌注],因为它们的存在的本质——动物通过心智,通过心的开端来感知,植物通过园丁的照料、浇水、施肥、关注、意图来感知——会感知到你们称为爱的东西。

爱是植物的一种肥料,帮助植物生长事实上,爱甚至比水或肥料更加有效,因为水或肥料在使植物生长的能力上是非常基本的;而园丁的爱会让植物被灌注一种觉知:它正在接收到某个更多的东西、某个更大的东西、某种激励的东西、某个如此支持其存在之最基本层次的东西,以致它希望移向那个园丁和它激励植物生长的能力,成为那个超越自身的东西,不仅转向光,如同每个植物都会接受阳光的滋养,还会转向园丁,以接受从心移动到植物的爱之养分。

所有的一切都是伟大的宇宙之舞的一部分,在其中,一种形式的生命,用一种对于爱的基本品质的更大表达,激发并灌注给另一种形式的生命;爱已经创造出每个实体周围的世界,在其中,每个实体都能以一种更具体的方式从宠物主人、从园丁那里感知到爱。以这种方式,所有人都参与了造物之舞、意识的运动、感知的扩展、心的开放——无论它采取什么形式——于是,太一造物者的无限爱与光流经所有实体,并把太一造物者的更大体验给予全体。

在此时,我们将要问,是否可能有来自这个团体任何成员的其他询问,有关于他们今天在传讯我们话语与想法的过程中的体验?

Gary:感谢这个机会,Q’uo,我认为我有,但让我看看我能否把它阐述出来。

因为我如此沉浸于一的法则之哲学中,我对它有一种相当像样的掌握。因此,当我在传讯时,我的一部分时不时会分析正在传导的内容。有时候我发现自己对于正在被传讯的内容不满意,也许甚至偶尔担心,它并非与它原本能成为的那样同等准确或正确。所以,我猜想,我只想要问,是否有可能谈谈那个经验,如果你们有任何建议的话。

Q’uo: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兄弟。每个器皿,事实上,在第三密度中的每个实体,都有一个见证者,这个见证者就是「评论家」,容我们说。每个实体都是舞台上的表演者,它在观众席观看,它写下表演成绩和观众的接受度。你是在这里的所有事物。在这种情况中,目击者或评论家最好等到表演完成后再提供见解,因为(传讯时)提供的见解会建议什么东西没有达到被渴望的演出标准,这些见解很可能会成为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那么,最好是等到通灵完成,然后回头看看它,就像你在纸上看到的那样,也许会发现你已经表现得比你了解到的要远远好得多。

此时是否有最后一个询问?

Gary:Q’uo,这个问题来自Lou,她问道:「亲爱的Q’uo,我想要知道一个普遍的概观,当我们推进到更高的振动中,地球母亲和她宝贵的居民如何在持续的动荡中生存另外,从和谐的有利位置来看,目前是否有任何值得分享的显著进展?

Q’uo: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姐妹。我们注视着你们第三密度幻象的景色,看到有着大量的不和谐、分离、混乱在世界舞台上蔓延。如果那些在你们星球表面上的实体能够采用一个更大的观点、眼界超越自我的个人感——这种个人感是如此忙碌于获得自我的需要、渴望、意见、自我的正确性——那么我们将这些(不和谐)要素视为潜在有帮助的。催化剂是厚厚地铺在地面上的,容我们说。

如果它能够被越来越成功地处理——于是每个独特的实体采取一个越来越大的视野、超越个别自我、家庭、社区、民族、世界,并开始将每个实体都视为神圣的、圣洁的,属于太一无限造物者[存在于所有实体之中]的一种表达——那么,混淆、愤怒、分离、幻灭就有可能在爱的精炼火焰中熔化了。

因为这就是此刻提供给你们星球上人群的机会。如果该催化剂是巨大的,并被直接面对,就有可能越来越深入地进入爱与理解的第四密度,因为还剩下一小段时间来做出这种运动有大量的催化剂必须要被处理,好做出这种运动。大量的催化剂存在,让这样的运动能被完成,因为所有人在投生前都知晓,这种情况是能出现的,这会是所有人能向前运动的方式。我们巨大的希望是:这一步将会迈出,舞蹈将会完成,第四密度将会成为实相。

在此时,我们将离开这个团体和器皿。我们感谢各位,因着你们认真尽责地努力以改善(自己)担当器皿的能力。每一位都已向前迈出大步。无论你们认为自己做了什么,你们都已经做得更好。我们是你们认识的Q’uo群体。现在,我们把你们留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Adonai vasu borragus。

Translated by T.S.   

(V) 2021 Reviewed by cT.

原始翻译:

http://soultw.com/TLOO/2021_0310b.htm

英文出处:

https://www.llresearch.org/transcripts/issues/2021/2021_0310.aspx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