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5 流浪者与业力

Copyright © 2020 L/L Research

周六冥想 2020年1月25日

(Jim传讯)

我是Q’uo,此刻和这个器皿同在。我们在爱与光中向你们各位致意。因为我们和你们一样都是通过爱的力量、由光构成。对于已经被呼唤到你们的寻求圈,我们再一次感到荣耀,因为这个圈子充满了大量的经验、奉献以及寻求真理的渴望,该真理是关于一个人在无限造物中的经验特性。而我们希望在今天能够协助你们——在那条和你们共享的寻求旅程上、以某种方式协助你们。我们请求你们拿起那些我们将与你们分享的话语与想法,以不管什么对你有意义的方式来使用它。如果我们分享的任何话语或想法没有意义,请毫不犹疑地将它们放在一旁。以此方式,我们就可以自由地与你们分享,并且有希望提供你们更多服务。因此,在此时,我们会问,是否有一个我们可以开讲的询问。

Lynn:我有一个问题,Q’uo。在团体业力的情况中,一个团体已经涉入一个特殊的事件中,如果那个团体的一个成员寻求去减轻那种业力,但该团体的其他成员对于付出那种努力完全没有兴趣,对于那个寻求者而言,如果要去减轻那种业力,什么会是最佳或最有用的途径呢?

Q’uo: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姐妹。在这个例子中,我们感觉到,你相当觉察到:当你决定尝试去减轻你所提及的情况时,从这个决定中将会展开的局面。在你这边,去走那条复原道路的这种渴望是这样一种渴望——它在你显意识和潜意识的心智中,容我们说,烧出一条小径[其与这些实体有一种连接],于是在你自己努力去弥补的过程中,就有可能分享这条道途给其他行旅者了。

你可以看待自己为一种指路人,这样同时在你的显意识和无意识心智中,你就会建构一种模式、分享在你的存有内生长的爱之潜能。于是,你、你自己,就成为你想望在这因果世界上看到的改变了。你,借由做出这个决定,就踏出千里旅程的第一步,容我们说。这个第一步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它是所有更远脚步的基础。当你继续在这条弥补的道途上前进,你开始建造一种动能,它会被每个更远的脚步所增强你开始找到一种自己先前并未有过的内在气力。这样,当你走出每一步的时候,这种气力就会被加倍、接着再加倍。于是,随着你在这条补偿的旅程上继续,你就比自己过去之所是要大许多倍了。我们觉察到,你有一种业力的感觉,容我们说,那是与一个更大团体相关联的,他们自己也会有一种(业力的)感觉。在你要去停止业力之轮的渴望中,你是不同寻常的,甚至在这个团体中是独特的。看到那点,即使它是一项庞大的任务,现在就是开始那场旅程的时刻了。

我的姐妹,有进一步的询问吗?

Lynn:我只想要问,是否平方法则会在你们刚才说的内容中起作用呢?

Q’uo: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姐妹,这确实是我们正在表达的一个概念:即我们提及每一个后续的脚步都将加倍并再加倍你向着爱与修复而打开门的决心之力量,容我们说。

我的姐妹,有进一步的询问吗?

Lynn:没了,谢谢你们,Q’uo。

Q’uo:我是Q’uo,我们感谢你,我的姐妹。在此刻有另一个询问吗?

Gary:Q’uo,我将要读一些Ra说过的句子。在这个引文中,最后一句甚至使得《Ra接触》最伟大的学者们都感到困惑了,Ra说:「数量最多的流浪者,如你们的称呼,属于第六密度。服务的渴望必须扭转朝向很大的心智纯粹度、以及你们可能称为的愚勇或英勇——取决于你们的判断复合体变貌。流浪者的挑战/危险是它将会忘掉它的使命,变得与业力牵连,(Gary:接下来就是棘手的部分)由此被卷入大漩涡中,而它原本投生的目的是要协助该毁灭。」你们能够对「由此被卷入大漩涡中,而它原本投生的目的是要协助该毁灭」这句话给予任何澄清吗?

Q’uo: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兄弟。在这个引文中提及的大漩涡,就是存在于每个第三密度幻象中的混淆,流浪者通过投生、奉献自己进入这个该幻象中,以减轻在第三密度幻象中混淆大漩涡的效应。对于这个星球人口当中的许多人来说,当处于在达成收割方面遭受相同困难的其他第三密度星球上时,混淆和负面性力量就已经长久地围绕他们;而那种协助降低混淆和负面性力量的渴望,就是那种已经跟随这些实体来到你们地球层面[容我们说]的东西。[1]

([1] 原注:讽刺地或者至少是幽默地,这是和Ra原初的叙述一样混乱的回答。我们邀请你们在应用文法时尽你们最大的努力。)

这些重修的第三密度群体当中的各个群体所已经卷入其中的大漩涡,是一种灾难性的、没有爱的体验,容我们说;它有一种传染性的或传染病的品质,随着每次为了足够极化以毕业到第四密度而增添的努力失败,该品质似乎就对很多人变得更强力了。因此,那些流浪者——他们奉献自己好服务这个星球以及它各式各样的重修人群——会了解到,他们正在投生进入一场暴风雨、一场失败的意识暴风雨、一场报应的暴风雨、一场渴望的暴风雨,那渴望即离开他们发现自己身处其中却几乎不可能在其中移动(出来)的污水沟。

这个大漩涡具有“将这些实体拉入其中”这种[容我们说]污水沟特性的原因,乃是有一种持续的失败——无法使出必要的努力以在灵性道途上进展。这创造出一种内在的混乱,对于每个实体,该混乱都被向外反射出来,这样就有了一种指数级的累积增加,增加了混淆、怀疑、愤怒、恐惧等等,它们就为这样的实体形成了情绪的架构。

流浪者们相当觉察这类负面的磁吸[容我们说]——对于那些已经在该第三密度或其他第三密度体验中如此多次地体验这种暴风雨状况的实体而言,有一种被拉向其中的牵引。因此,流浪者认识到,当他们寻求服务这种动量的受害者时,这种动量会与他们对抗。这个大漩涡长久以来都是他们灵性旅程的一部分。

我的兄弟,是否有进一步的询问?

Gary:谢谢你们。过去的假设是:Ra的句法在传递那个回答的过程中有一点点偏差,你们的回答很可以澄清。另一个问题,也是来自《Ra接触》。发问者问:「这些实体之一能做什么事而变得与业力发生牵连?」Ra回答:如果一个实体有意识地以没爱心的方式与他人互动,就能与业力发生牵连。

你们能够阐述「有意识地没爱心」是什么意思吗?

Q’uo:我是Q’uo,我的兄弟,觉察了你的询问。负面导向实体的通常行为模式,就是没有爱或分离地对待周围实体,以某种方式控制这些实体,这样他们的力量就可以归于那些带有更大力量的负面导向的实体了。对于负面导向的实体,有意识地成为没爱心的,即是其旅程的真实本性。

然而,我们发现,有很多实体,他们十分寻常地被视为正面导向的,而在某些情况中,为了某种原因,可能会对其生活圈中的其他实体表达这类的负面性。已经遭受「作为一名流浪者在第三密度幻象中生活」所产生的许多令人瘫痪的效应,流浪者在很多情况中会对其服务的道途感到困惑。对于这样的一位流浪者而言,这些令人瘫痪的效应可能会有一种(产生)扭曲的特点,于是它可能混淆地觉得,它正在借由以一种负面的方式行动而达成一种正面的任务,同时觉得,最终结果会合理化其手段,容我们说。

这样一个流浪者,对于其服务有了混淆的领会,接下来,就可能对另一个实体施加这样的控制性行为——它觉得那个实体需要这种控制性行为,好从流浪者[被假定有]的智慧中受益。这一种情况会返还到该流浪者的真实存有;它起初渴望投生好有所服务,却发现自己,如我们先前说过的,受制于那种困难与创伤性体验,以致该流浪者很可能在其感知中造成一种扭曲。

在该流浪者从这个幻象移动进入死后世界[容我们说]之际,当它开始评价刚刚完成的人生,它将会发现,它的感知造成自己这样的行为,这些行为(的后果)要求它重新学习那些在先前投生中似乎遗忘的课程。这种课程的重新学习,也就是开放心轮对准无条件之爱,可能需要该实体重复第三密度的整个大师周期(75000年)。因此,流浪者将有希望开始在它自己的存在状态中打造一个更为坚实的基础,以便能够更清晰地领会它在先前投生中曾想望提供的那些服务的性质。

我的兄弟,有进一步的询问吗?

Gary:两个超级简短的后续问题。所以Q’uo,你们正在说的是,会累积业力的是那种有意识地没爱心的活动,该活动实质上寻求通过控制或操纵而有意侵犯另一个人的自由意志?无论理由是不是混淆的。

Q’uo: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兄弟,(我们)会说:你已经正确地总结了我们所遇到的——我们更正这个器皿——我们刚才正在尝试表达的东西。

Gary:那样的话,好比说……你们也用了负面性这个词语,那就是我正尝试去探索的地方,因为很多正面存有都有各种各样的负面性体验,有时候是被传达的负面性。因此,对于可能对愤怒或挫折或其他形式的负面性有一种本能反应(膝跳反应)的实体而言,那样会落入累积业力的[没爱心]活动范围内吗?

Q’uo: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兄弟。一般而言,我们会说,并不是这种情况。因为必须要有一种属于凌驾另一个自我之上的控制这类负面表达的样式——这就会导致那位展示了这种控制性行为的流浪者或任何其他实体需要去重复第三密度体验的大师周期。你提及的本能反应,是一种催化剂体验,对于勤勉认真的真理寻求者而言就会成为一个机会:在它的存在状态之整体意义上进行平衡。于是当催化剂被体验之际,该愤怒就可以被[在愤怒表达中缺少的]爱所平衡了

我的兄弟,有进一步的询问吗?

Gary:在那条路线上没有了,非常感谢你们,Q’uo。

Q’uo:我是Q’uo,我们感谢你,我的兄弟。在此刻有另一个询问吗?

Lynn:Q’uo,Ra说过,耶稣因为意外地摧毁了另一个自我的身体而累积了业力,那种业力在他死前一刻,在他宽恕了那些摧毁他身体的人的时刻被减轻了[2]。我的问题是,对于(充满)觉察的个体,业力能够通过宽恕在一瞬间被减轻吗?

([2] 原注:一法17.19-20)

Q’uo: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姐妹。确实,我们会建议,如果一个实体已经体验到那种业力或「要减轻该实体对其负有责任的那些困难」这种责任的累积,如果在这样一个实体的存有心中有了对这种责任的纯粹与受启发的承认,那么该实体就有可能减轻业债。那么,该存有的深处就会在其内在带出业力责任的减轻,也就是说,该存有的深处无限地与太一无限造物者以及太一无限造物连接起来,然后通过可被视为魔法的方式善用之,于是,就有机会在该真理寻求者[想望缓解业债]的意识中创造出一种改变。当这种补偿的感觉在该实体的存有中逐渐成长到这样一个音高时,造物与太一造物者消融所有(业力)债务的寰宇能力就被呼唤到这位想望去改善或减轻业债的寻求者意识内部的存有之中。

我的姐妹,有进一步的询问吗?

Lynn:我只想要问,我猜我会说最近在冥想中一直在进行的那种魔法观想,那是否沿着你们正在说的路线呢,是否我和你们正在说的东西的轨道有点接近?

Q’uo: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姐妹。确实,我们发觉,你谈到的练习,就是对这种渴望的迹象的形成之开端,随着这种观想以每日的方式,或者甚至比每日更频繁的周期继续,它能够以一种越来越大的量级被反映出来。然后,该渴望会导致该周期性也被利用,也许是以一种更频繁的方式,也许是以一种更强烈的方式,也许是以一种更复杂的方式,这是由你自己的显意识决定所判定的。这一类型的观想能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被增强,如我们已经提到的。接着,这种观想就能够在增强你减轻业力的渴望上成为相当有建设性的能力。

我的姐妹,有进一步的询问吗?

Lynn:我不知道你们是否能够回答这题,但是,那种观想——我假定你们能够读取我对此的想法——连同我正在设想的金字塔观想,那样会以任何方式增强这个过程吗?

Q’uo: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姐妹。我们发觉在回应这个询问上有一条特定的线是我们不可以跨越的。因为我们并不想望冒犯你的自由意志,但我们愿建议,你正在正确的思考路线上。你正在使用的那种观想是一个好的开始。如我们已经说过的,在这方面还有附加的东西,那是你早已觉察且可以整合的。

我的姐妹,有进一步的询问吗?

Lynn:没了,感谢你们,Q’uo。

Q’uo:我是Q’uo,我们感谢你,我的姐妹。在此刻有另一个询问吗?

Gary:是的。我很高兴Lynn提出耶稣的例子。因为根据Ra的报告,耶稣对一个玩伴感到愤怒、接着结束了那个玩伴的生命。在这样做之后,他发现自己内在拥有一种可怕的力量,这刺激他纠正错误,并学会它的正面用途。所以,看起来耶稣毁灭他的玩伴是某种具有一种本能反应(膝跳反应)的事情。他带着愤怒反应,杀死了他的朋友。在那个情况中,名为耶稣的实体如何累积业力了?

Q’uo: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兄弟。在你们第三密度幻象中,大多数实体的通常类型的本能反应要比结束一次人生的行为小很多。要将耶稣在结束玩伴的生命中所利用的力量的可怕效应描述为一种本能反应,这在本能反应的定义上会是缺少清晰度或纯粹度的。

因为在任何幻象、尤其是在第三密度幻象[遗忘罩纱在其中扮演了这样一个重要的角色]之内的每个实体之投生,是把一整个投生经验都从该实体身上移除的行为,也就是[容我们说]杀害;要是那股以可怕方式被使用的力量未曾被那样使用,(那位玩伴的)投生经验可能持续很多很多年。[3]

([3] 原注:另一个并未良好传输的段落。)

耶稣实体内在的力量即是接触智能无限的能力,就其自身是没有用任何特定的途径或方式被染色的,容我们说。利用这样一股力量可以被描述为可怕的,或有益的,或受启发的,如此等等。因此,对这些术语的定义握有此处概念化能力的关键。

本能反应是有参与「将一个巨大(时间)跨度的体验从该玩伴身上移除」这件事。然而,我们会建议,在这个特殊情况中,该玩伴就投生前的意义而言也是这个过程的一部分;所以,曾有过协议,这个体验会以一种正面方式同时被两个实体所利用。到最后,容我们说,耶稣实体被驱策去用他此生的剩下部分探索这种力量的正面用途,确实,这力量能够以很多激励人心的方式被利用,疗愈瞎眼的人、治好病患、复活死者,如此等等。由于耶稣实体,该年幼的实体离开了肉身,为了耶稣实体的这个体验而献出它的生命,所以,就终极的意义,它是能够从这个体验受益的。然而,在第三密度的投生中,耶稣实体或那个年幼的实体都不会知道这情况,于是,对于该年幼实体的生命的剥夺,就是潜在地能够移除多年有帮助的体验的事物了。

我的兄弟,有进一步的询问吗?

Gary:夺取另一人生命的行为是第三密度体验中最严重的行为之一。在那个层次上,我能理解为什么它会累积业力。但我猜自己在本能反应与有意识地寻求去控制和操纵之间感到模糊不清。

当我想到膝跳(反应)的时候,我想到一种反应的模式,它被触发并引起该实体的无意识回应。你知道的,一个实体可能会脱口而出某件事,说某个东西,或者在耶稣的情况中,使用可怕的力量来杀死他的朋友。反之,有意识的意图是一种在自我之内被明确制定的意图,接下来会被执行、被行使,而非成为一个反应点。

我不认为耶稣会有意识地打算对他的玩伴做出没爱心的行动,但毋宁遇到了被触发的膝跳、无意识的反应。你们能澄清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吗?

Q’uo: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兄弟。对于本能反应与有意识决定以负面方式而行动这两者,由于个体诠释,我们发觉在澄清上存在一些困难。本能反应可能确实是持续的无意识思考模式的一种反映,这种无意识的思考模式倾向于时不时地自我重复。因此,如果该实体如此体验到负面行为的无意识重复,它会发现自己在某个点上能够在其人生中识别出该模式,并寻求去平衡这种行为模式。

负面导向实体的行为确实是有意识地渴望去控制周围的其他人或造成负面效应。有意识地决定控制他人属于负面极性。因此,我们会认为,耶稣实体不是在回应在自己存有内的负面样式、进而需要经过一段更长的时间去平衡该行为。耶稣实体更能够看见他在玩伴身上造成的效应,以致他让自己担负起一种业力的责任、以平衡夺取生命(这件事)。在十字架上说出这些话语:「父,宽恕他们,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是耶稣实体促成或渴望寻求对其业债的补偿或平衡、在此达到顶峰。

我的兄弟,有进一步的询问吗?

Gary:一个快速的问题。在耶稣解除他的业债的方面,是他的……毋宁说,乐意献出他的生命以及随后在十字架上失去生命,那是显著重要的要素吗?或者,一个显著重要的因素是对于那些已经把他钉上十字架的人表达宽恕?

Q’uo: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兄弟。显著重要的因素,如我们在这个情况中能够确定的,是耶稣实体渴望在十字架上说出这些话语,于是他就可以借由说出这些话而为那些见证十字架受难的人们,容我们说,带来更多益处;这些话语是他毕生渴望的顶峰,渴望平衡那夺取该玩伴的业债。与此同时,借由说出这些话,让那些观察十字架受难的人知道,宽恕就是疗愈的道途。

我的兄弟,有进一步的询问吗?

Gary:在那条路线上没有了。非常感谢你们,Q’uo。

Q’uo:我是Q’uo。我们再次感谢你,我的兄弟。在此刻有另一个询问吗?

Gary:Ra的另一段话。Ra说:「在你们的幻象中,没有外在的避难所可免于快速又残酷的催化剂之强风、骤雨和暴风雪。然而,对于纯粹者,所有的遭遇都述说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最残酷的打击被视为提供一种挑战的氛围、即将到来的机会。于是,光之伟大帐顶被高举在这样一个实体头上,以致于所有诠释都被视为受到光的保护。(95.24)」Q’uo,你们可否阐述「光之帐顶被高举在这样一个实体头上」的意思?

Q’uo: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兄弟。一个实体若能够清晰地看到第三密度幻象的目标,就能够看到,无论遭遇到什么体验,每一个体验的潜能都是启蒙。在这样或那样一个程度上,所有的体验、所有的催化剂然后可以在这道光中被观察到,看见各种机会去成长、服务,爱、超越。这些机会然后就会变得很类似于胸中的宝石、为第三密度的幻象展现一种巨大的价值。

然后,这样一个带有清晰视野的实体就拥有一种指路人的品质。该品质就会以智慧之光灌注该实体、从而看见第三密度幻象的目标。这道光会成长得越来越明亮,因为这个实体或这类的实体能够继续在正面意义上极化、借由利用其他人可能视为极其创伤性且悲剧的催化剂。

然而,当这样一个实体可以看穿催化剂,看穿创伤、到达内含的机会时,那么这光之帐顶就开始越来越明亮地照耀在该实体周围,并被那些有眼去看的人看见该高于实体的光之帐顶;以相同的方式,某些人能够看见被称为光晕、灵光的东西——它指出一个人穿过各个能量中心、向上移动抵达靛蓝色与紫罗兰光芒的运动,于是所有的催化剂都能够从红色一直到紫罗兰光芒,以一种会产出爱之光、存有之光以及合一之光的方式获得处理,并且向一切有眼去看的人指出:这个实体已经看到它的全部、使用它的全部,并从它之中全然成长,现在和万物是一体的。

我的兄弟,有进一步的询问吗?

Gary:那(回答)是美丽的。在那个相同的句子中,Ra说:「光之伟大帐顶被高举,以致于所有诠释都被视为受到光的保护」。这里有一种保护正面道途的概念,而该保护在负面道途上是无法取得的。我一直在和这句话搏斗:在正面道途上受保护是什么意思。那个意思是,举例来说,如果你错误地走到一辆巴士前面,一股无形的力量可以给你一个轻推、离开那条路吗?或者,某个其他的负面情况,你可能必须取消你的房屋抵押权,而某个事物干预了、好帮助拯救你?或者说保存,或以用某种方式协助?你们能不能详述:在正面道途上接收保护是什么意思?

Q’uo: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兄弟。我们发现:给予这种保护(的程度)是跟寻求正面道途的纯粹度成正比。因为有着各种类型的渴望、各种信心的表达、各种意志的表达,不同程度的服务他人之纯度。刚才谈及的保护,即那个引文的内容,是一种以可变程度给予的保护,如你已经提到的这些程度中的一些。真理寻求者如此热烈地寻求执行太一无限造物者的意志,它首先寻求天堂王国,容我们说,它最终将会发觉,所有其他东西都添加在其上了,于是,在这样纯粹寻求服务他人的终极意义上,它就可以发现,比喻地说,造物者的手臂带着一件光之长袍包裹着它,以保护它隔绝所有负面导向的影响。

无论如何,任何真理寻求者都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参与到该真正相同的保护中,于是,根据它那寻求服务在全体之中的太一的渴望及意志,它就能够接收或实现在其寻求旅程中不同种类的保护。

在今天这个寻求圈中,每个实体都觉察到,在他自己于不同时间的个人体验中,似乎有一种突然压倒一个人的困难,不过在最后一刻,以某种方式,会有无形力量的插手、导致即将发生的困难得以解决。每个实体都将继续走在寻求真理的道途上,体验这样的、协助寻求旅程的无形之手,因为每一个人都在无形的领域中拥有好些指导灵、朋友、老师,它们会细心看顾你,容我们说。当时间是对的,并且心是纯净的,就会发觉保护被提供了。

在此刻,有最后一个询问吗?

Gary:为那个回应而感谢你们。你们会不会说,虽然有着各种层次的保护是与环境情况连接在一起,并向具肉身的实体提供能量与支援,但最深的保护是投生的实体如何构建此刻并理解此刻?如Ra所说的:「光之伟大帐顶被高举在这样一个实体头上,以致于所有诠释都被视为受到光的保护。」

Q’uo: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兄弟。确实,一个人用来架构对任何种类催化剂的诠释的手段,就是那个反映着内心在无条件之爱中开放的要素。因为,正是一个人在其存有内在对周围的所有实体和经验而感受到的无条件爱、悲悯,允许了一个人以正面方式诠释这些实体与体验。这样的诠释,然后,借由这位纯净地开放心(轮)的实体,就会把所有其他实体都视为自我、造物者,向自我显现通往太一之道途,无条件之爱给这条道途添加了燃料,于是就不会有阻碍在这样一条道途上,因为一切万物都被视为太一——祂在所有生命之内、在自我之内、在宇宙造物之内、在所有其他实体之内。因此,一个能带着开放之心、纯粹地去看的人就看见太一。

在此时,我们将离开这个器皿与团体。我们在爱与光中找到你们、也在爱与光中离开你们各位,因为那就是一切万有,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在我们寻求的道途上指引我们每一位。我们感到荣耀、和你们一起走在那条道途上。我们感谢你们今天邀请我们在此加入你们。我们是你们认识的Q’uo群体。Adonai,Vasu borragus。

***

编注-延伸阅读:第五福音

https://soultw.com/TLOO/gospel5th.pdf

Translated by T.S.

(V) 2020 Reviewed by cT.

翻译出处:

https://soultw.com/TLOO/2020_0125b.htm

英文出处:

https://llresearch.org/transcripts/issues/2020/2020_0125.aspx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