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05/05 忆起

Copyright © 2002 L/L Research

周日冥想 2002年5月5日

今天的问题涉及到如何把拼图碎片拼在一起,记住我们的生命、知识、祖先,记住我们和彼此的联结以及与这个星球的连接。我们希望Q’uo给我们一些资讯,谈谈灵性旅程对我们有什么作用。不管我们在这旅程上走了多长时间,无论我们多么新近才感觉到新生,我们都需要知道如何记住我们的使命。我们的忆起有不同的阶段吗?我们可以加速这个过程,或者让它与我们的日常活动保持协调吗?上周末我们大家在工作坊中感觉到的那种兴奋,如何才能在日常生活中保持呢?

(Carla传讯)

我们是你们认识的Q’uo原则。我们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在为祂的服务中,我们在今天来到你们这里。我们感谢你们将许多事情放在一边,好挪出时间来形成这个寻求圈。被你们团体呼唤,这对我们是一种极大的祝福,因为这正是我们进入你们行星的能量来提供的服务,它让我们可以透过这个器皿之类的人说话,从而为你们服务,所以我们非常感激这个分享想法的机会。一如既往,请大家在听我们的意见时使用自己的分辨力,因为我们不是权威,也不愿意成为任何人面前的绊脚石。请你们只接纳似乎对你有用的想法,而丢开其他想法,这会让我们处在自己维护自由意志的道德感觉的限度内、可以自由地说话。

谢谢你们问到,如何不断记起越来越多的真理,让它在你心中创造超越理解的平安以及当你了悟到自己是谁、为何在这里时所产生的喜悦。保持那种伴随着启蒙和转变、充满活力热忱的新鲜,这肯定是一个挑战性的事情。觉得自己提升到了某个地方,它的吸引力远远超越共识性实相的表面内容;挑战总是在贯穿每一刻、每一天、每一月及每一年的过程中,都有能力表达这些至福和喜悦的感觉。喜悦的表达是一种自然的状态。跟肉体的任何部位都无关,却与能量体进入平衡的开放位置有关,因为流经你的能量可以自然地流过,却没有这个器皿称为的扭曲。宇宙的固定能量,即你们先前谈到的OM,是一种全然喜悦与至福的振动,很像性高潮中爆发的身体感觉。就更高意识的意义而言,这种状态作为稳定状态而存在,当一个实体在能量体中取得了一定的平衡,就能够在那种全然的信任中、在那种平衡之内开放自己,结果就是:一个人进入R实体如此生动有力地描述的某一种意识状态。

我们觉察到,人的一生中有很多时候,环境和人格的交汇处授予一个机会之窗,打开通往智能无限的大门;(让你)直接体验造物者一次。你绝不可能预测,这种机会将如何出现、在什么情况下出现;没有任何努力、文字、位置或仪式的组合,可以引发意识的这种特定状态。你几乎仿佛从雾里冒出来、进入它;你并没有看到这团雾,不知道自己正身处雾中,直到迷雾突然消散,阳光普照,一切都变得完美,相当完美。这是一种真实的状态,不同于快乐;因为快乐的来到保证其自身的离开,而即使在不幸和个人的艰难时期,这种状态也被允许保留下来,而且很多人已经做到了。这是一种无法被摧毁的状态。这是一座圣殿,任何生与死的能量都毁坏不了。不过,很多人有过的体验,却是在这座圣殿进进出出、来了又走,一会儿身处这种状态,然后又突然被抛弃在共识性实相的海边。

在努力找到把所有生命都看成一体的意识状态并且保持它时,运用辛勤工作和奉献的技巧,自有一定的道理与适当的位置;不过对大多数人来说,要想保持某个日常练习的话,单纯地在一定程度上坚持下去,等同于非常辛勤的工作。这个器皿经常谈到要有一个生活规则,因为她发现规则会帮助自己进入至福的过程,我们肯定会推荐这种简单的辛勤工作,或许是某种具有硬性规定的每日练习,每天在你眼前放置那根在你内心圣坛上点燃的蜡烛,让你在圣坛前花时间,在开放的心中、静默地与太一无限造物者共处至圣所;这个至圣所就是你自己的心,造物者一直都在圣殿里等你;此刻你们星球上有这么多人每天在静默中寻求,确实是一种祝福。在你们人群中越来越多的人正在觉醒,他们觉得需要进入一个地方:可以容纳敬拜、理想、爱慕、梦想;有些宗教机构试图提供这种灵性社区的感觉,但这类地方在你们西方文化中越来越少了。

此刻也许可以说,灵性社区最擅于在成员中维护的,是爱的清新。我们不愿批评或指责你们的教堂、庙宇、各种圣地,除了说有些建筑物想靠自己的名声成为灵性社区,而正在觉醒的实体会越来越多地发现,他们的家园不在这些著名建筑物里。我们发现,灵性寻求的生动清新跟人群有关、跟机构无关,这历来如此,至今也没变。希望靠创建机构来起灵性社区的作用,让人们可以利用它,这希望实质上是对机构的拟人化,以为灵性实体可以在这里设法重建恒定不变的家庭;实际上随着家中成员离开这层空间、别的实体出生到这层空间,每个家庭都在不断更新自身。因此,那些受感动而成为牧师、教长和祭司的人,很可能有开放的心,于是为想望一同寻求的人创造出慈爱的氛围和安全的地方,你有可能在教堂或任何宗教习俗中找到这种地方;但是,重点是从一个团体移动到另一个团体,直到你不仅找到了吸引你的敬拜方式,还在领袖和该群体的成员中找到了某种能量,你个人觉得它很舒服,而且支持你、鼓励你。

我们发现,在家中聚集的非正式自发性群体,比如这个团队,可能更具有新鲜的能量,因为人们不会到诸如这个小组来表达社会、经济、政治之类的感觉或存在状态;毋宁说,来此的唯一原因是那种灵性家庭的感觉,也就是觉得与自己单独寻求相比,大家一起寻求也许更有效率、更有效用。我们会说,这一点太真实了,而且大大地有助于记住你是谁,因为此刻在大地层面中,有很多很多人为了一起服务而结成大型团体投生。灵性社区的快乐很大程度上在于:重新联系那些你在过去花了许多次转世一同服务、一同学习的实体。每次你与这些挚爱的陌生人——他们真的是你生命能量的一部分——重新联结之际,环绕地球的爱之网里就增加了一条金色缕线,这个爱之网闪耀的光辉,也一天比一天更明亮。看到新近觉醒的人数暴涨,我们欢欣不已。此刻正在觉醒的人口有着,容我们说,惊人的爆炸。看到人们第一次掌握自己的生命、认识自己、认识自己的力量,真让我们感到十分蒙福。

随着你们每个人进入开放之心的觉知,越来越渴望住在那儿、表达光中的爱,每一次你在这上面付出的努力,都会让下一次更加容易。为了对这个器皿会称为的圣灵保持开放,每个不懈的努力都在创造出一种气氛,让别人也发现自己的努力更加容易,于是你们每个人都变成放置在山丘上的光,再也不藏在升斗底下,不隐藏自己,而是在发光、让所有人都看见;不是用自己的能量,而是流经自我的能量,所以这不是件累人或费力的事,毋宁是人在最安详时的表现。

这个器皿有好一段时间都觉得,她生活在一个非常关键、很有意思的时代,我们也偏向于那种感觉,即现在是你们星球周期中非常珍贵、非常强力的时代。第四密度的新天和新地现在已接近完工;可以被称为泰拉(Terra)或盖娅(Gaia)的地球实体,分娩过程已经大部分完成。但她还在分娩,你们每个人都可以强健地帮助她熬过这些分娩的痛苦。练习走进大自然、这个器皿喜欢称为天父的王国,对于稳定并深化你的平衡与开放之心所具有的能量很有好处,因为每一朵花、每一棵树、每一阵吹拂的微风、每一个存在的元素,都存在于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完全觉知之内。岩石、火焰、风儿、青草、花朵都不会说话,不会一举一动都以自我觉察的方式,选择进入和谐或离开和谐。天父的造物没有如何变得不和谐的知识;相反地,一切事物都在为了帮助整个地球而工作。

侵略、贪婪和其他激烈情绪状态的感觉,已经扭曲了大自然的能量,并且伤害了它;这些情绪状态不是倾向于和平,而是倾向于不明智地使用力量;不管是靠金钱、影响,还是靠你们的文明在穿越历史数千年中发展出的各种途径,去搜集似乎美好的资源,试图造出安全;但这从来都是华而不实的安全,因为你们为这次投生选取的载具,在任何情况下都摆脱不了生死的局限。随之而来的是,你们地球内部此刻有一股强大的能量,它往往分解协调的能量、招致混乱,这就是不明智地使用力量的后果。

你们每个人都有惊人的能力去改变这幅图像;不是因为你可以用物质方式改变它,而是因为信念是感知的真相。你选择接受为真实的东西,可以严重影响你对自己讲的故事;而你对自己讲的故事,在你的内心建造安全所,你可以从那儿去爱、接纳、拥抱那些似乎像你的人和似乎明显不像你的人,那些似乎正面的人、和似乎被较暗黑的阴影世界吸引的人。对于那个必须在第三密度中度过一次人生的自我而言,每一个可以被分辨出来的不同都是对自我有帮助的。然而,在灵魂之间进行区分,则对灵性生活没有好处。当然,运用智力和分析力是好的,它们是你用来面对这世界的一部分资源;不过,超越智力及其有限的能力、以进入真实的情况或自我的真相,你的内在有一个远为通晓的观点。你可以称之为高我,可以称之为指导(灵),这个器皿把它称为圣灵;但是,无论你个人在多大程度上觉得为自己描绘那个指导——祂来自于你的内在深处,并且在这次投生之前就是你的(指导)、在这次投生之后也将是你的——是有用、有成效的,这都是你可以依赖的。这都是你可以真正歇息的基础。

随着你在灵性上变得更为成熟,你将经历失去平衡、接着重获平衡的周期,这会自然地发生;很少有人可以终其一生都不经历这些光明与黑暗的灵性季节。当然,这个器皿有过灵魂暗夜的体验,我们相信这个小组的每个成员都承受过意义重大的苦难。本来就该如此,因为尽管很难理解,这是一个简单的真相:你们每个人都选择了一个投生计划,有些人说它是一份合约,你们在这合约中选择了要学的特定课程,选择了那些挚爱的实体——在投生前就达成协议,和他们一起分享学习——另外,还有那些你希望提供的服务。

所有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中心服务项目,那就是菁华的职事。每个人的首要工作都是单纯地做自己。为了有所服务,一个人似乎总是必须做点什么事;可是正如我们透过该器皿多次说过的,重点是你自己内在是怎样的(状态),那是你可以提供的最大服务,因为你们每个人都如同水晶,从无限造物者那里接收光,转换、接着传送出去。你们每个人都是独特的水晶,然后能允许光以某种你独有的方式流入地球层面。当你的心是开放的时候,接着光正流过你、而你感觉到自己对这种能量是通透的,接下来,所有的色彩中最美丽的光——取决于涉及的人格——就能够进入那网格了,该器皿有时称之为基督网格,而其他人称之为无条件爱的网格或佛陀网格。这个网格是光之网络、爱的样式,正在开始稳定你们星球上的第四密度。每个人都在为后来的人做可观的工作,播撒光的种子、爱的种子;你看不到这些种子开花,因为你将继续前进,但是在你走后接手的人就有工作可做,因为他们可以收获你的庄稼,也就是你现在以每个友爱的想法、在爱与光中缔造每个合约。

我们可以说,就像T实体说过的,觉察到有很多对无条件之爱感到不舒服的人,这觉察是好的。如果你周围的人似乎不接纳你的光,不要感到灰心,表面上的东西就是幻象。你做的能量工作如其所是,没有必要让任何人觉察到你在做这项工作,你周围的人不必用你希望的方式来回应你或接纳你。唯一必须的就是你做这工作:使你的身体、心智、灵性保持足够的平衡,好让能量可以流过你、而不会在这个或那个位置被阻塞或被过度刺激,因为过度刺激的狂热能量会造成扭曲。要了解灵性道途是一条贯穿整个人生的路,由一刻又一刻、一个接着一个的平凡杂务组成;没有哪个人生只有假日和峰顶时刻的灿烂光辉。也了解到,借由跟周围思想相似的人联结,你不只在帮助他们,你也在允许他们向你提供爱的献礼。

但是,在那些似乎并不充满爱的情境中,要保持坚定。允许自己成为带入那次集会、那个时刻、那个情境的爱。如果由于某种原因,你萎靡不振、情绪起伏、感到疲倦,那就尝试着跟别人联系,并允许别人为你提供你经常给予别人的东西。因为幻象中的每个灵魂都有疲倦的时候,一个人有时候会遇到似乎十分艰难的情况。每个人都为这次的幻象式人生体验,仔细带入了某些顽固的性格特质,目的正是为了撞你的头、让你感到糊涂、觉得自己似乎被压扁了,这样你就可以站在[地球所是的]灵性精炼厂的精炼火焰中,努力平衡你为这次投生选择的那些性格特质。

当这个过程将你带入自己的阴影面时,感到灰心丧气是很容易的,接着你发现自己正在与阻塞或过度启动或其他种类的不平衡打交道,它们似乎损伤并削弱了你的能力,让你难以成为向着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稳定地开放的水晶。当你遇到这些时刻时,不要灰心,不要因为没有处于至福的状态而斥责自己。要知道,你对那个时刻的记忆是完美的,有凭据的,它们是你的真相;要知道,在荣耀那种记忆之中,在忆起那些峰顶时刻之中,你允许自己再次升起到那个峰顶了,那里的一切都好、所有人群都是一体的。

在开放大家提问之前,我们愿在这个主题上再多谈一点点,仅仅是重申一下冥想的效用潜藏在你的存在中心的喜悦要由静默来邀请。它是一股顽皮的能量、充满了光与舞,而你们每个人都想要成为穿越这个幻象的舞者。(当时,)你们每个人站在投生的边缘,凝视着即将到来的投生,想着:「这将是很好玩的,这将是如此简单的。我怎么可能只因为在这个幻象里出生,就忘掉我认识的任何真理呢?我将会记得。我将会记得。」不过(你)诞生以后,地球的空气撞到脸上,你必须呼吸才能活下来,突然之间,环境完全变了,你是一个无助的婴儿,绝对得依赖别人来满足你的每一个需要。

这就创造出一个情境,这个新出生的小小孩首次有了易受伤(脆弱)的体验、缺乏情绪安全的体验。在你的儿童体验中,几乎可以保证你重复地遇到过这种时刻,届时恐慌和不幸的感觉变得几乎无法忍受,因为环境好像不安全,不是一个在情绪与灵性上让人感到安心的地方。你周围的其他人似乎缺少理解;你的出生家庭、父母等等施加的压力和扭曲,几乎总是在你内心制造这些偏见,让你像负重似的背着它们;直到有一天你再次给这些偏见命名,问候它们,面对它们,拥抱它们,原谅它们,把它们放在心里治疗,然后让它们从此加入你的实力;而你在穿过了许多水域之后,依然跟你在最年轻的时代一样清新、年轻、强壮。

这是每个实体的永久状态,它没有年纪、也不会失去强健的气力。正是从这个视野,你可以最有益地凝视这个大千世界。不管是在冥想、静默、沉思中,还是在大自然中散步,或者采用别的方式来摆脱你们文明的[容我们说]有毒害的想法结构,(如此)理解这个世界是远为容易的。你们用来开始这次冥想的那首歌,是关于文明郊区的生活,我们建议你们以这种方式思考自己,不是指身体上——就身体而言,人群住在所有的地方是有帮助的,尤其是在如此哭喊正面能量的城市地区——相反,我们指的是待在这个世界里,但不属于这个世界。

把自己看成局外人,可以让你准备好自己、成为走在通往第四密度的路上的居民,而不只是一个困在第三密度的人。R实体说天堂就在这里。天堂就是现在,他说得对。确实如此:每一次当你开始觉察到自我就像一只点燃的蜡烛,并鼓励那道光——它靠开放的心供氧、它是易受伤的永生之光——你就看到了天堂。吸进爱与光、透过你的存有呼出爱与光,因为它真的在进进出出;而你给它的祝福,会在它里面创造出无限的明亮。

这个器皿告诉我们,我们已经超过时限,所以我们谢谢你们的问题,现在把这次通讯转给Jim实体,让你们可以问更多特定的问题。感谢这个器皿,我们在爱与光中离开她。我们是Q’uo群体。

(Jim传讯)

我是Q’uo,再一次地,通过这个器皿在爱与光中向各位致意。此刻,我们有幸请问:是否有任何我们可以谈论的较简短询问。此刻有另一个询问吗?

J:我今天的问题是关于红色光芒中的一个阻塞,我会感激你们的建议:关于如何优雅而轻松地清理这个脉轮。非常感谢你们。

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姐妹。我们会推荐,在你结束一天的时候,或者在一天里你可以放松和反思的时刻,进入冥想状态,查看你在日常活动中体验到的阻塞;然后在冥想状态中,注视该体验,它向你展示了红色光芒能量中心的阻塞。重现那个体验,允许它充满你;然后允许那个影象自然地消散,允许它的反面进入你的意识,并用你看最初的阻塞时的强度,来看这个反面。只要你感觉自在,允许这个形象持续得越长越好。然后看见该阻塞和它的平衡(反面),都是造物者用来从你这儿认识祂自己的手段;接纳你自己,为了让造物者在你存有之中的部分认识自己、提供了这两者。只要还有必须解决的阻塞,你就每天重复这个练习。

有进一步的询问吗,我的姐妹?

J:没了,非常感谢你们。

我是Q’uo,我们感谢你,我的姐妹。此刻有另一个询问吗?

S:有时候我不禁想知道:我的狗有多痛、是否处于比我所觉察到的、更大的痛苦之中,或者你们能否评论:和他相处的正确途径呢?

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姐妹。我们检查了这个实体。接着我们能建议:你给这个实体的爱,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它感到的痛;这个实体感觉到的任何疼痛,都值得在你爱的沐浴下继续存在,因为它得到的爱和给出的爱,可以让它最好地学习。那么,以这种方式,容我们说,这个实体就能够变得有灵性,从而增强其意识,增强它的能力去感知太一造物者的爱与光。

有进一步的询问吗,我的姐妹?

S:我理解了。谢谢你们。

我是Q’uo,我们感谢你,我的姐妹。此刻有另一个询问吗?

Carla:我在思考使用一个咨询技巧,借由把人引入相当深层的集中状态,就是催眠的菁华,好帮助这个人聚焦;我想知道,你们会不会推荐有道德的人用这种方式帮助别人?我还想知道,我的调频是不是足以在整个体验过程中,确保这个人的安全?

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姐妹。我们也觉察到,试图评论你尚未用自由意志选取的东西,有可能会侵犯你的自由意志。我们可以建议,对于易受影响、容易进入催眠状态的人,你称为催眠的工具确实有威力。你的调频够不够提供安全所是不确定的,因为每个人在多大程度上易受影响,差异程度很大。我们建议你继续在这个主题上冥想,考虑有没有别的途径来允许一个人达成聚焦。

我的姐妹,有进一步的询问吗?

Carla:没,谢谢你们。我将会那样做的。

我是Q’uo,我们再次感谢你,我的姐妹。此刻有另一个询问吗?

T:跟进Carla的问题,如果Carla对某人提供咨询,而这个人也带着想得到咨询的意图来找她,这难道不是各自的选择,我们难道不该允许各自来决定,要不要使用这类方式,因为它也许可以产生某种效果吗?

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兄弟。确实,每个进入咨询关系的实体都是按自己的自由意志这么做的。无论如何,很多实体并没有觉察到自己容易受到催眠等技巧的影响;由于没能力评估自己易受影响的程度,就不能够给出一个自由意志的选择。是故,必须谨慎(行事)。我的兄弟,有另一个询问吗?

T:没有。我理解了。谢谢你们。

我是Q’uo,我们感谢你,我的兄弟,在此刻有另一个询问吗?

R:我有一些医学上的问题,我想它跟我的情绪阻塞有关的。我已选择用一种另类疗法来治疗它。这方法对我好吗?

我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姐妹。再次地,我们想望回答你提的询问并有所服务,不过我们恐怕,如果我们讲得太清楚,或者提倡一种疗法而不提倡另一种疗法,就有可能侵犯你的自由意志。因为通过无论什么治疗方式来寻求治疗,无论它是传统疗法、替代疗法或任何其他治疗,对于寻求者的灵性道途都是一个根本的选择。因为任何你称为的医学问题,都是对催化剂的反射;这些催化剂是为寻求者的成长提供的,寻求者对此有一定程度的重视,但在另一角度上却看不穿它,所以这种对催化剂理解的缺乏,就把它自己移转到肉体或灵性领域,为了在体验的这个层面上受到注意,因为催化剂从寻求者的心理层面开始其旅程,并跟寻求者一同质变,但在那里没有受到重视。

我们可以建议,你所选取的、凭借自由意志选取的行动方案在这方面是有帮助的,因为你用显意识和潜意识的能力,以如此这般的方式评估过你的情况,才选择了另类疗法。我们建议你继续选取感觉对自己最合适的疗法。寻求治疗有很多方式;那么,那个对你内在的声音和内心说话的事物,就医学上的解决方案而言,即是最有成效的事物了,容我们说。我们抱歉,因为似乎无法更直接地谈论这个询问,但是我们希望你赏识这点:我们渴望维护你的自由意志。我的姐妹,有另一个询问吗?

R:你们能对我的灵性发展给予任何忠告吗?

我是Q’uo,再次地,我们发现自己碰到侵犯自由意志、得完全停下来;因为以这种一般性方式给出忠告,似乎是在评判,而我们不想望评判任何实体或任何实体跟随的道途。我们确实支持每个实体的选择;我们能再次建议,你在灵性寻求中跟随的道途,它必须对你的心说话、而非别人建议的路,不管这个人有多大的名声威望、似乎有很多知识,或者只是你在街上遇到的普通人。因为有多少实体在万物和自我内在寻求太一,就有多少条通向太一无限造物者的道途。那么,跟随你心中的事物吧。跟随对你的心说话的事物,始终愿意增加你寻求的强度、渴望的强度,以及我们总是为每条道途、每个寻求者推荐的冥想,因为冥想是我们所知道的最确切的手段,第三密度中的任何寻求者都可以借此接近无限造物者。

有另一个询问吗,我的姐妹?

R:没有。谢谢你们。

我是Q’uo,我们请问此刻是否有最后一个问题?

Carla:在照镜子的时候,我想起一个问题。有时候我在镜子里只是看入我的双眼,而我总是感到冲击、有一种大于我的品质,我真的看得到活在内心的永恒公民。眼睛有这种揭示灵魂的能力吗?有什么方式可鼓励那种能力?

我是Q’uo,我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姐妹。你刚刚描述的眼睛是个光学仪器,在你们的幻象中,实体们用来欣赏刺激物的主要手段就是它,因为大多数人不能用心来观看经验的大全景,尽管每个人在此生的每一刻都可获得这个大全景;不过,有些打开了内在之眼的人,有可能用这种看见的方式。因此,观看的能力被降级给了肉体的光学仪器,而内视能力必然需要[容我们说]被转译,才可以让实体在开始不光用外在眼睛去看的时候,有能力理解更多的自我品质和生活体验的品质,比起用肉眼通常可以获得的内容要多。因此,如果一个人在灵性旅途上有意识地寻求,拿取机会像你那样看入镜子,其感知就会开始扩展,超越首先看到的影像。有可能观看目前投生中的其他品质、其他的共鸣,容我们说,所以在这种感觉/基调中,以这种方法来观看的经验就扩大了,其感知到的就比镜中的影像要多。然后就可以把这种扩大视野范围和深度的能力外推,于是先前转世的特征可以开始在外在和内在之眼前闪现。从而,一个人可以开始看到自我的其他方面,不仅涉及这次投生,还涉及某些前世,因为它们对当前的人生有显著重要的意义。因此,在照镜子时,集中心神在眼睛上的体验,确实可以开始更多地显现该实体的灵魂层面;还可以开始引发某些记忆,虽然它们是关于某些前世的人生体验,却在当前的人生中扮演了一个角色。

有进一步的询问吗,我的姐妹?

Carla:没有。谢谢你们。

我是Q’uo,我们感谢你,我的姐妹。因为我们觉察到已经在这次寻求集会上说了过久,我们要结束这场集会,同时再一次感谢各位做出必要的牺牲,好加入今天的寻求圈。受邀加入你们的冥想,总是让我们感到十分荣幸。为了增强对于灵性旅程的理解,你们诚心地提出了各种询问,我们再怎么感谢都不够。

我们向各位保证,你不会孤独地走过这条灵性路上的任何一部分,因为每个人都有肉眼看不见的老师和指导,你在路上所走的每一步,都肯定有祂们的陪伴。你在旅途上不会有误会,我的朋友们;会有很多的巧合,旅途上的每个体验都可以为双眼睁开的寻求者提供很多东西。我们感谢你们,感谢你们的勤奋、感谢你们渴望的强度和每颗心中的爱;那种爱在这些时候、在你们日常生活的许多时候,都像泉水一样涌出。

我们是你们认识的Q’uo群体。此刻我们离开这个器皿和团体。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和难以言喻的光中,我们离开各位。Adonai,我的朋友们。Adonai。

Translated by T.S.

(V) 2019 Reviewed by Sunny & cT.

翻译出处:https://soultw.com/TLOO/2002_0505b.htm

英文出处:https://llresearch.org/transcripts/issues/2002/2002_0505.aspx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