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05 太一之舞

团体问题:“事实上,没有对或错。没有极性,因为一切将在你们凭借心/身/灵复合体(而进行)的舞蹈中的某一点达成和解[以你们的说法];此时,你们以各式各样的方式扭曲该复合体,借此娱乐自己。”[1] 在这段引文中,就形而上而言,Ra提及的舞蹈是什么呢?

2004/04/18 第三密度的体验

团体问题:我们今天想问问第三密度的目标。在第二密度、实体们以群体心智的方式存在,当它们从第二密度毕业、进入第三密度之后,就有个体化的机会,发展个体化意识;该意识将能够协助自己的进化、借由它做出的选择,自由意志之选择;我们想要Q’uo给我们一些信息,关于这种个体化(过程)是怎样引领到另一种群体心智,即社会记忆复合体;接着,可能讲点第二密度的群体心智和社会记忆复合体有何不同;在第三密度中、我们做出个体选择,共同的结果是朝向社会记忆复合体。所以,Q’uo能不能给我们综述一下,这一切究竟是怎么运作的,选择的本质是什么,该选择背后的意图起什么作用,形而上人格或魔法人格什么时候出现?关于第三密度是如何运作的、不管你们能告诉我们什么东西、我们都会感激的。

2001/11/18 第三密度的战争

团体问题:今天的问题涉及为什么第三密度中——尤其是在地球上——的人类似乎是如此好战。在这个特殊的系统中,我们已经有过火星的经验,它明显是如此好战以致破坏了它们的大气层。马尔戴克(文明)炸掉了它的行星。地球也经历了成千上万年的战争。我们不禁想知道,第三密度有什么东西导致了身在其中的实体们朝着好战行为的方向前进。这是我们在社会团体互动中的意识的性质吗?还是我们的自由意志选择?是我们可相抵的拇指吗?于是我们有能力去制造和使用工具以及由此产生的武器?我们会感激Q’uo跟我们讲讲,是什么给了我们这种战争习性,作为个体、群体、国家,我们怎么朝合作的方向前进,一同工作而非彼此对抗?

2000/02/06 第三密度的困境

团体问题:今天的问题与各样的挫折、愤怒及困难有关,它们周期性地发生在我们的生活中,并且似乎就是我们的催化剂的一部分。什么事情是我们在从催化剂学习的过程中可能智性地、逻辑性地、有意识地去做的,以及什么时候有必要去做不同的事,去放弃它,去接受该情况,去坚信一切应是如此——关于此,Q’uo能告诉我们什么吗?靠智力,接纳,做不同的事,让我们自己休息一会,关于这些不同的途径,Q’uo有什么可以告诉我们吗?在我们生活经历中的任何特定时刻,我们怎么知道做什么事情才是对我们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