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2/12 平衡超心灵致意

团体问题:今天的问题与超心灵致意(psychic greetings)的主题有关。很多人将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任何具有他们所称的负面属性的事情、都视为一种超心灵致意或负面实体干扰他们灵性成长的一种方式。我们想知道,对于如何断定我们的经历是否具有一种超心灵致意的特性,Q’uo是否能给我们一些信息。如果真是超心灵致意,它对我们整体的灵性成长有影响吗?我们是否可以用任何东西,比如一个仪式、程序来平衡超心灵致意呢?

2004/11/14 打破形式

团体问题:今天的问题是关于在似乎合适的时候、打破我们的形式与仪式好让光更好地进入,容我们说。我们想知道,Q’uo是否能给我们一些指导来识别,什么时候适合打破形式,或者当情况似乎是不可避免时,如何逆来顺受,容我们说?我们知道,即使有时候、事情似乎并没有以应该的方式发展,而且似乎完全错位了,一切都是好的,一切都是完美的。我们如何才能看到那点,如何才能找到一条途径:不太恶化我们的旅程、不太损害我们自己呢?在这些陈述中,Q’uo,我确定你们可以找到某些可谈论的事情!

2004/10/10 伴侣关系与性

来自A的问题:在结婚一年以后,我必须承认妻子和我之间有严重的性方面的问题。在不侵犯自由意志的原则的情况下,Q’uo能够对我们当前性方面的困难进行评论吗?它们能否为我确认,我当前的情况是由高我规划的、以便从正面方向引导我吗?除了我们个人的问题之外,想望询问在我们的灵性发展中,有性和无性之间的区别。有许多和尚或尼姑通过禁欲来专注于他们的戒律,圣经也在马太福音19:12中说过:「因为有生来是阉人,也有被人阉的,并有为天国的缘故自阉的。这话谁能领受,就可以领受。」另一方面,Ra教导我们,一次健康的性交会在彼此之间增强我们的生命能量和情绪能量。

Q’uo能不能在这两个概念上进行拓展,并且描述它们对于我们寻求的旅程、有何清楚不同的好处?

2004/10/03 恐怖主义

团体问题:这周的问题跟我们称为「恐怖主义」这个概念的根源有关,恐怖主义是一小群人试图用暴力来获取他们觉得属于自己的东西。我们可以追溯到圣经里萨拉(Sarah)和亚伯拉罕(Abraham)的故事,犹太人亚伯拉罕没有孩子,因为萨拉不生育。他去找萨拉的女佣人夏甲(Hagar),一个埃及人,她为他生了一个儿子以实玛利。十四年后,当亚伯拉罕100岁的时候,萨拉由上帝赐福生了一个孩子,名叫以撒。这两个孩子都是亚伯拉罕的孩子,但只有以撒取得了继承权。以实玛利离开家,到沙漠中流浪,组成了我们现在称为的阿拉伯人部落。今天世界上的战争,最明显的似乎就是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之间的战争,所以我们想知道Q’uo能否为我们提供一个这种能量的哲学背景,以及如何在今天的地球上解决这个问题。

2004/09/19 灵性途径

团体问题:今天,Q’uo,我们的问题是关于我们如何能够确定,或许甚至是定义,每天日常活动中的灵性途径。当我们每天沉浸于所有的作为当中,很容易在细节与浮浮沉沉中迷失。你们有没有什么小窍门或简略的方式,来提醒我们自己是谁以及我们的作为?我们怎么才能找到穿过这个迷宫的路,怎么才能从灵性上来了解这一切呢?

2004/09/05 学习与盖亚共舞

团体问题:我们今天谈了很多关于改变的事情:我们环境中的物理改变、搬到新居、情绪变化、找到更多关于我们更深自我的事物、灵性改变、学习以新方式在新层次上体验周围世界。我们知道,地球也正在经历很多改变。作为走上一条服务途径的生命,我们想知道在地球经历其改变的过程中,我们怎么才能最好地为她服务。

2004/08/30 G男孩的深层疗愈

G的问题:我想要请求你们谈及我的渴望、和疗愈自己与我的过去之寻求过程,具体地发掘我在这方面的搜寻,为了找到我那些未知的、带来创伤的学习、我在少年时期发展出自我排拒的主要起因、我在内心仍旧感觉到的分裂的能量,以及我曾向你们描述过的、在我存有某处的内在洞口。请随意地离开这些主题,接着大胆进入你们觉得可能对我有用的任何其他话题。我信赖你们。然后,在你们和这个器皿允许的时间与能量之范围内,我有很多问题要问。谢谢你们。

2004/08/18 觉醒与转形

T的问题:我想获得一些信息,关于觉醒和自我开展的转形(metamorphoses),以及它对我自己和家人的影响。一个人怎么才能避免伤害持有不同观点的家人,而且在他努力继续维持物质生活的义务和责任时、避免伤害自己呢?